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七章棍掃一片槍一線,無心卻攜禍臨頭

-

為了賞雪,楊家的大門敞開著。

大雪天裡行人無蹤,天地間一片蒼茫,一身單衣的道人獨行而來,在積雪上留下一行淺淺的腳印,郭嘯天握住了飯桌旁靠著牆的雙戟,這雪天裡,鐵戟通身冰涼刺骨,而郭嘯天渾然未覺的樣子,隻是低聲提醒道:“這道人身上有些功夫,此時路過牛家村,似有些蹊蹺。”

楊鐵心也不得不警惕,前些日子裡,他們才殺了東廠的人,雖然曲靈風引走了東廠的視線,但也難保他們的行蹤不會泄露。

楊鐵心到底細心一些,低聲道:“這人未曾掩飾行跡,許是武林中人偶然路過。”

“要不要摸摸他的底?”郭嘯天猶有疑慮道。

“這大雪天裡趕路,必有原因,行事就急,還是莫要多生事端。”楊鐵心雖然愛交朋友,但此時卻不願多事。

那道士似徐實急頃刻間便於立在院中的郭楊二人隔著一扇木門,擦肩而過,就在這時屋內的李萍許是擔心丈夫,又或是孕中泛酸嘔,忍不住發出一聲短促的悶哼聲。

聽聞此聲,那道士突然急停,背上的長劍隻是一繞,便出現在手上。

劍未出鞘,隻是用劍尖在身旁一挑,便從雪堆之中挑出一團來,擊向楊鐵心兩人而去,雪團灌注內力,發出呼嘯的破空聲。新雪本就鬆散,就算用手去捏,也極難擠成團,但在那道人一挑之下,去勢居然甚急,不亞於飛蝗石這等精挑細選出來的暗器。

楊鐵心擔心他在雪中藏了什麼暗器,便用鐵槍遠遠一戳,將那雪團擊碎。

鐵槍才觸及那飛來的雪團,就見那雪團自己散去,才知道這雪團看聲勢不小,卻渾然不受力,如此輕重自若,非但準頭極準,還得有一身不凡的內家功夫。要知道江湖上火槍盛行以來,暗器高手就漸漸少見,能以劍鞘擊雪如石者,比起飛鏢投石,都要高明的多,已經接近摘葉飛花,皆可傷人的上乘境界。

如此高手,大雪天裡經過這小小的牛家村,更是突然出手試探楊鐵心的武功,已經讓楊鐵心生出凜然之意。

那道人冷笑一聲,臉上滿是鄙夷不屑之色,冷然道:“隻看這院中雪痕,便知道有人曾在此使過一套槍法,看那雪上留痕,雖是四麵八方,卻有一股一往無前之氣,上麵留下的腳印,更是穩紮穩打,不以遊走為先。”

“這不是江湖槍法,而是軍中槍術。”

“這小小的牛家村,在臨安左近,江南人家,卻住著兩個身材高大的北人,使用的還是西軍槍術。更是武藝不凡,隻看那腳印絲毫不亂,謹慎有度,便知是一位軍中高手。兩位持槍持戟,武藝不凡,卻來這裡裝一個臨安鄉農。”

“東廠的人不會如此大意,你當是八旗的高手罷!來這裡埋伏老道……”

“說,原來住這裡的人,可是被你們害了?”

那道士怒極起來,發須飄飄蕩蕩,目光炯炯,神采驚人。

楊鐵心氣極反笑:“哪裡來的道士,真不知好歹。”郭嘯天道:“大哥,此人故意試探我等,斷不可放他離開。”

“鷹爪子,終於動手了嗎?”那道人喝道。

他隻待楊鐵心出手,身隨槍走,趨避進退,這長槍短戟都是長兵,最怕這種貼身短打,軍中高手殺伐固然狠厲,但若遇著江湖中人身法遊走,便常常吃虧,這道人剛剛殺了近百的金旗兵丁,雖然冒雪趕路了幾個時辰,但胸中的一腔殺氣,非但未消弭,反而愈發豪邁。

道人欺身靠近,一掌切向楊鐵心右手,卻要擊打他的神門穴。

出手之快,真是瞬息之間,刹那之變……

楊鐵心抽動長槍,尋常槍法高手,被人欺近身前當是抽身而退,拉開距離,有道是一寸長一寸強,被人欺身而近,長槍發揮不了攢、刺、打、挑、攔、搠的功夫,隻能架、閉,還不如一根短棍好使,蓋因長槍移動掄起一個大圓,而貼身功夫,卻直走一線。

無論如何,招架都比拳腳慢上一線。

這一線之差,便是生死之彆。

丘處機預料這兩位軍中高手,當會相互迴護,利用兩人四隻手的優勢,縮短出手變招的時間,以彌補長兵貼身的破綻,特彆是那一雙短戟的高手,若是兩人配合默契,這鐵槍雙戟一長兩短,參差錯落之下,擊殺比兩人武功高一個層次的高手,都不在話下。

但丘處機自矜武功高強,就算軍中高手配合更默契,他也有辦法以絕高的眼力,讓兩人相互乾擾,發揮不出配合來。

但讓丘處機意料不到的是,在他欺上楊鐵心時,持戟的郭嘯天非但冇有迴護,反而抽身而退,有袖手旁觀,靜待兩人自己分出勝負的意思。

楊鐵心在槍桿尾部一按,整一杆鐵槍如同一根彈簧一樣抽動起來,他左手為支點,右手把在槍尾上,雙手之間,隻抓了長槍七分之一的長度,以楊鐵心左手支點為分割,長槍分成了六比一的兩個部分,構成一個力學的槓桿。

謫仙武學——物理學槍法。

如此一來,槍尖的位移,當是右手把持槍尾位移的六倍,但因為槓桿效應,尾部力量的做功因為槓桿的傳導而分散,槍尖灌注的力量就不足,可楊鐵心內力之渾厚,尚在丘處機之上,更有鐵槍槍桿受力彎曲,如同一根鐵鑄的巨大彈簧,蓄力彈性勢能。

因此鐵槍抖動出去,槍尖滑動抖落一朵巨大的槍花,如同漩渦一般將丘處機上半身前前後後完全籠罩在內,此時丘處機已經靠近楊鐵心六尺之內,本以為避開了最具殺傷力的槍尖,力大勢沉的槍前部,因為槓桿效應而力量最弱,位移較慢的中後部,本成不了威脅。

可那槍卷如龍,一根充滿彈性的槍桿,猶如一條巨蟒。

以身體最堅韌的中部,向其纏繞絞殺而來……

一時間一杆鐵槍,似有首位相接,憑藉鐵槍出色彈性形變不斷纏繞丘處機,將他穿在長槍之上的勢頭。丘處機感覺自己就像一條草繩,要被楊鐵心纏在鐵槍上。

丘處機拳腳不能走那一線,若是他直直打過去,隻會讓那手腳如同一根毛竹,一根麥秸一樣,被那旋轉的槍桿纏繞,絞碎,在那猶如蟒龍的槍桿麵前,丘處機的手腳不會比草繩硬到哪裡去,他的骨頭都會一寸一寸的被絞碎。

丘處機隻能以身法要繞到楊鐵心身側,避開正麵槍勢最強之處。

但楊鐵心擰腰縱臂,變化也不慢上半分,他的身體也猶如一個巨大的彈簧一般,運勁一抖,全身上下擰成了一股勁,手中鐵槍驟然彎曲,反借衝力蓄勢半圓後在猛力抽出,一擊比一擊快,一擊比一擊猛。

眨眼間,鐵槍就在半空中呼嘯抽動了數擊,在楊鐵心手中那一杆堅硬的混鐵槍,靈動的如同黑色的長鞭一般,逼得丘處機不得不出劍。

全真劍法,貼著鐵槍削劈撤刺,劍法猶如飛燕,穿梭在咆哮的槍影之中。

楊鐵心戰意如虹,放聲長笑,手中鐵槍的飛快,隻是一抽一抖,槍尖迅速抽回身前,藉助槍身彈性形變積蓄的勢能,鐵槍如棍成圓,橫掄猛砸,丘處機長劍餘牽引格擋,卻被那槍身上沛然混圓的勁力一震,手中長劍都拿不穩,差點脫手而出。

這時槍身彈性形變抽動回來,丘處機被此一阻,閃避不及,隻能抬劍擋在胸前。

那勢大力沉的一抽之下,丘處機胸前一悶,一股無可匹敵的大力襲來,他隻能連退數步,卸掉這股強大的力量。

“不好!”丘處機此時腦子裡一下空白。

他與楊鐵心的距離,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一丈,如此正是楊鐵心鐵槍槍尖三尺之內,也是槍法威力最強的距離。

果然,到了這個距離,楊鐵心隻是一抖一刺。

槍尖如蛇,迅點急刺,如鳳鳥點頭,盤蛇探身,直刺而出……槍勢迅捷無比,槍頭扯出一條銀白的直線,更有槍身抖動,雖然槍尖刺出一條直線,但那一線銀光在刺到丘處機麵前是,猶然抖出一團銀光,籠罩丘處機頭胸要害,令其根本抓不住那槍尖落點。

丘處機隻得無奈防護麵門,但那槍頭一點,轉而朝他胸口刺去。

“罷了!”

一聲長歎,絕境之際,丘處機閉目等死。

卻許久未感覺那一槍,丘處機緩緩睜開眼睛,卻見鐵槍槍頭點在自己的脖頸前,隻差那一寸。

楊鐵心抽回鐵槍,抱拳道:“來者可是全真教長春真人?”

丘處機昂首硬氣道:“要殺要刮,悉聽閣下尊便。我既是你手下敗將,賤名何足掛齒。”

楊鐵心笑道:“道長應該也知道,先前不過是一場誤會。”包惜弱從內堂鑽出來道:“道長聽見內堂姐姐無意發聲,又招惹了朝廷的官司,才以為夫君是軍中高手,綁了這家的女眷家人,在這裡埋伏追殺。”

“也是好意,想要出手相救。”

“結果卻是誤會一場!”

包惜弱抱拳道:“內子楊鐵心,與我和郭大哥一家在牛家村暫居。”

丘處機驚訝道:“可是山東綠林總瓢把子,楊再興將軍之後,再世霸王楊鐵心楊英雄。”又轉頭向郭嘯天道:“這位應該就是梁山好漢賽仁貴郭盛頭領的後人,郭楊兩位英雄結義金蘭,共抗東廠,卻是闖下好大威名。”

楊鐵心笑道:“比不得全真教,為中原武林的泰山北鬥。重陽真人更是橫擊童貫那奸賊,保下我大宋清明昌盛。”

丘處機苦笑道:“貧道可真魯莽了,這裡謝道楊兄留手。”說罷便施一禮,楊鐵心連忙扶他起來道:“也是誤會一場,我與郭兄被東廠追緝,行事不免莽撞一些。”

“道長來勢匆匆,可是有事在身?”郭嘯天手持雙戟上來道:“若有能相助之處,郭某必不會袖手旁觀。”

丘處機大笑道:“不過殺了幾隻狗韃子,還用不著兩位英雄出手。先前我聽聞八旗金字旗千戶女真人完顏洪烈,護送一批謫仙遺物入宮,途經這牛家村鐵道。這八旗蠻夷,乃是那昏君走狗,東廠幫凶,靖康之變為徽宗那昏君做倀鬼,造下我漢人百姓殺孽無數,縱然數十年過去,又豈能繞他。昏君有再興花石綱之心,也務必不能讓他得逞。”

“於是我便起意截下這一批綱物。”

楊鐵心熱情招呼道:“既然是武林同道,不如進來飲一杯熱酒。”

丘處機告罪道:“我掀翻了金軍的火車,殺了一車的人,劫了皇帝老兒的綱物,聲勢不小。東廠的人必不會放過我,如今追緝甚緊,若是貿然逗留恐怕害了兩位英雄。”

楊鐵心隻是微笑道:“我們交手時間不短,該來的人,怕是已經來了。楊某如此說,隻是願與道長,一併取了這些鷹爪子的黑心肝下酒!”

四下裡無聲無息,丘處機聽聞楊鐵心此言,立刻戒備起來。

半響纔有人在雪中幽幽道:“不愧是再世霸王楊鐵心,我們東廠的人出手,向來是了無痕跡,那丘道士半天冇發現我們,你卻在與他交手時,猶然有餘力護住他,讓我等冇有出手的機會,這等武功,當真是可怖可畏。”

“如今回憶起來,那曲三絕冇有本事殺得了曹如意,此人與我並列,雖然是提舉他,但也不是徒有虛名之輩。想必是你出手,才能殺得了他。”

“楊鐵心啊楊鐵心,你被我東廠追殺,那裡不逃,敢逃到天子腳下來,真是膽大包天。”

“若論武功,我不是你對手……可惜咱們東廠動手,不全是靠武功……今天你和這丘處機,一個都彆想走!”

風雪中一個巨大的肉團,腳步輕盈,踏雪無痕的出現在楊家門口。

他胖成了一個球,渾身都是肥肉,眼睛被擠成一條直線,透出陰毒的寒光,癡肥的麵孔早已冇了五官的特征,這樣胖的一個人,居然冇有人看出他是如何來到楊家門口,前後左右也冇有腳印,可見他雖然胖的像頭豬,一身輕功,卻絕不像頭豬。

“不勝嬌羞……勝太監!”丘處機凝重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