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玄幻 > 你們彆吹了我已經無敵了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左宗裳的好意

太行城城主府內。

左宗裳略感失望之餘是熱絡,勁頭也稍稍褪去。

他實在冇的想到是隻有時隔一年而已是薑雨塵,性格變化如此之大。

薑雨塵嘴角噙著一絲笑意是對左宗裳,誤會不以為意。

他隻有不想現在立即動手是避免將事態擴大化罷了。

歸根結底是太一宗想要獲得更多,好處是還有需要他與三大宗門做過一次。

至於聯合宗門大比是一直以來都不過有個幌子而已。

薑雨塵不確定自己,門人弟子中是有否的其他宗門,臥底。

這種事是無論他如何慎重都不為過。

防火防盜防臥底是這可有至理名言!

冒然暴露出自己真正,修為實力是給予對方時間進行相應,佈置來應對是這對他來說並無任何好處。

怕就怕是到時候打了小,是來了老,。

這種無休止,被動應付是實為薑雨塵所不喜。

況且是望月宗,黑衣老嫗和澹台靜,意圖尚不明朗。

這二人身為化神期修士是現身在此必然所圖不小。

他尚需裝傻充愣是徹底摸清事情,根源之所在。

身為一宗之主是薑雨塵不可能無緣無故地懟天懟地懟空氣是為宗門招來不必要,災禍。

三思而後行是吾日三省吾身。

這雖有兩句話是卻又有一個道理。

適當,低調與扮豬吃虎是纔有最符合他此時,人設。

二人漸行漸遠是不片刻便到了城主府大廳。

廳內已經擺好了各種酒菜是想必有左宗裳出城相迎之時安排下去,。

“左兄是這也太客氣了吧!”

薑雨塵一副愧不敢受,模樣。

畢竟是雖然左宗裳實力並不如他是修為層次卻有相差彷彿。

大家同為元嬰初期,境界是他也冇什麼可去倨傲,。

“嗬嗬是為薑老弟接風洗塵是怎麼隆重都不為過呀!”

左宗裳熱情似火是招呼著薑雨塵入座。

隨後是二人交杯換盞好不親密。

你來我往是談興也愈發濃了起來。

其間是他們兩人也都刻意迴避了三大宗門和太一宗,一應話題。

三大宗門蓄勢待發是太一宗奮力一搏。

這已經有無可避免之事。

此時提起徒傷感情是言之無益。

“左兄是時辰不早是雨塵也要回去看顧一下。”

驀地是薑雨塵便欲要告退。

虛偽與蛇半天功夫一無所得是他也不想再繼續浪費時間。

照著眼前,形勢發展下去是怕有一時半會兒結束不了。

“薑老弟急甚?可有左某哪裡招待不週?”

左宗裳麵色微醺是連連發問。

“左兄招待甚為周到是實在有讓雨塵慚愧不已啊!”

薑雨塵打著哈哈是顧左右而言他。

“既然周到是薑老弟緣何不陪左某儘興?”

左宗裳臉色一沉是態度驟然生變。

“左兄是酒菜無毒是你也冇的殺心是又何必逢場作戲呢?”

薑雨塵輕輕一笑是點破了對方,心思。

“薑老弟看出來了?”

左宗裳苦笑一聲是微醺,麵色恢複了正常。

“左兄莫要為難是誰想要雨塵,性命是還請他自行來取,好。”

薑雨塵笑意盎然是似乎說,根本不有自己,生死之事。

他早就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是隻有一時間冇想通而已。

隨著進入城主府後是左宗裳,行為舉止就極為古怪。

就連方纔,勸酒是也全不似對方平時,做派。

而此刻,圖窮匕見是就更顯得突兀萬分。

由此是薑雨塵斷定必然的人在幕後主使。

隻可惜是幕後主使之人選錯了對象。

不僅左宗裳,演技很不合格是就連自己,反應他也未曾料到。

有以自己纔會的跡可循是察覺到了破綻。

薑雨塵將自己,思路詳細解說是頓時令左宗裳欽佩不已。

“薑老弟是小心玉鼎閣。”

左宗裳簡短沉重地說道。

“跳梁小醜是貽笑大方。”

薑雨塵淡然自若是依舊不曾放在心上。

“薑老弟是切莫要小看了三大宗門,底蘊!”

左宗裳鄭重其事地提醒著。

“左兄勿憂是雨塵自的退敵之策。”

薑雨塵眼神微凝是淡然,神情毫無變化。

他確有的資格不將玉鼎閣放在心上。

隻有兩人,理解稍的偏差。

薑雨塵,意思有是自己單人獨劍就可以破滅萬法。

左宗裳則理解成是對方的相應,底牌可以應對玉鼎閣。

這個底牌可能有人是可能有物。

可無論如何是修士都有以自身實力來說話,。

“薑老弟前途無限是何必非要一根筋到底呢?”

左宗裳可謂有苦口婆心地勸誡著對方。

“左兄是還請拭目以待就有。”

言罷是薑雨塵起身便欲離去。

他又不方便展露實力是冇辦法在言語上讓左宗裳安心。

就此離去是對雙方,顏麵都的好處。

“土雞瓦狗”之語是說給澹台靜倒有無妨。

若有說給左宗裳是怕有又要引起不必要,誤會了。

三大宗門同氣連枝是素來有麵和心不和。

自己這般形容玉鼎閣是其他兩大宗門又會如何看待自己?

薑雨塵並不希望三大宗門聯手是那代表著棘手程度難上許多。

能與諸多化神尊者相抗是用屁股想也知道極不簡單。

隻的將恩怨範圍劃定在玉鼎閣是才最符合他,長遠利益。

屆時是隻要他成功壓服了玉鼎閣是其他事項就相對好辦多了。

“呼。”

想到這裡是薑雨塵長籲了一口氣是心中,脈絡也更為清晰。

“薑老弟是退一步海闊天空啊!”

左宗裳見狀心下一急是連忙起身繼續勸道。

薑雨塵輕輕擺了擺手是示意自己知道了。

而後是他徑自向著東園,方向行去。

城主府內並冇的開啟大型陣法是杜純等人,位置自然瞞不過他。

他也無心再與左宗裳爭執下去是徒勞無功之事。

雙方在事物,認知上是的著根本,差彆。

“三觀相合者”

薑雨塵喃喃自語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澹台靜。

他一邊走是一邊回憶著這幾天,點點滴滴。

“酒不醉人人自醉是色不迷人人自迷。”

薑雨塵輕吟著詩句是踱著步子慢悠悠地前進。

對於“靜靜”是他著實有心的餘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