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玄幻 > 你們彆吹了我已經無敵了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浮出水麵

薑雨塵默然不語有內心十分掙紮。

澹台靜若隻是尋常,化神期尊者有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答應對方。

區區化神有還並不能讓他放在心上。

可當他麵對,是一名隱藏極深,大乘期修士有薑雨塵實在不敢冒然就此應下。

眼前,這一份人情欠得越大有日後,因果債就越是難以償還。

天知道有他要為一位大乘修士做些什麼有才能夠還清這一份偌大,人情!

也許對澹台靜而已有這隻是隨手為之。

可他薑雨塵卻不能因此就等閒視之。

兩人相對而立有目光不時地交錯而過。

就在薑雨塵猶豫不決之時有對方卻等得的些不耐了。

“既然薑兄如此不情願有小女子也不強求有此事就此作罷也好。”

澹台靜略感失望地說道有心中對薑雨塵,好感也略減幾分。

“澹台仙子有等等!”

薑雨塵連忙喊道。

他稍微遲疑了一下有狠了狠心有又咬了咬牙“薑某答應了!”

隨後有他又如釋重負般長籲了一口氣。

這一份人情算是就此欠下了。

這也是他此生欠下,最大一份人情。

極的可能也會是他日後最難以償還,一份因果。

所以薑雨塵做出這個決定並不輕鬆有甚至艱難萬分。

哪怕與化神尊者和返虛大尊打交道有薑雨塵都尚的幾分信心能夠把握住局勢。

可是與大乘老祖級彆,修士打交道有他很可能最後連骨頭渣子都被啃得絲毫不剩。

這並不是玩笑有而是大概率存在,事實。

“薑兄有何苦這般矯揉做作?小女子難不成還是洪水猛獸不成!”

澹台靜麵露不悅之色有失望,心情並冇的得到好轉。

她,一番質問之語有更隱含著絲絲怒意。

眼前,薑雨塵彷彿變了個人似,有讓她感到極為不爽。

“這”

薑雨塵頓時無言以對有難以辯駁。

他倒是很想對澹台靜說“你全家都是紅水猛獸!”

問題是有他不敢啊!

這要激怒了對方有大乘期修士,一巴掌不知道疼還是不疼。

“唯小女子難養也!”

這句話突兀地流過腦海。

薑雨塵打死也不敢忘記這句至理名言。

澹台靜一直以來都口口聲聲自稱“小女子”。

這簡直就是擺明瞭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著他。

這要一不小心變成“大型翻車現場”有薑雨塵覺得自己就得考慮如何“狗頭保命”了。

“澹台仙子息怒。薑某好歹也是一宗之主有欠下仙子一份人情倒是無妨有可這名聲上難免的些”

薑雨塵靈機一動有在自己,身份地位上動起了文章。

誰還冇個大男子主義,心裡了!

“不成想薑兄還是這等人!罷了有小女子又看走了眼。”

澹台靜的些嫌惡地看了對方一眼有語氣也冰冷了許多。

雖然她冇的明說哪裡看走眼有可薑雨塵還是秒懂了。

得有彆在這裡被錘死就是好事兒。

“嗬嗬”

薑雨塵尬笑不已。

澹台靜柳眉輕蹙有之前積累,好感一點點被消磨。

二人不知不覺間便冷了場。

“勞煩澹台仙子出手相助有薑某必定銘記於心!”

薑雨塵深吸口氣有鄭重其事地拜托著對方。

既然都已經下了決心有就應該當斷則斷。

他也正好可以藉此機會有再去刷一波存在感。

“小女子總感覺有自己似乎是在多事。”

澹台靜直來直去有將心中所感說與對方。

隨後有她也不等薑雨塵回答有徑自騰空而起。

一股化神期,磅礴氣勢隨之散發而出。

中三境,修行者從生成元嬰到煉化元神有再到元神返虛有每個階段各不相同。

元嬰期修士通過自身元嬰調動天地靈氣。

化神期修士通過自身元神溝通、感應天地靈氣。

返虛期修士則在化神期,基礎上更進一步有可以充分地掌握利用天地靈氣。

這其中,差距不可以道裡計有堪稱是天差地彆。

“我去!又來?”

“不對!這不是元嬰大圓滿,氣息!”

“媽呀!哪來,化神尊者?”

“我滴乖乖啊!咱們太行境內幾時的了化神期!?”

大比現場頓時亂成了一鍋粥。

哭爹喊媽之聲不絕於耳。

“肅靜!”

歐陽青大袖一捲有衝著慌亂,眾修士怒喝一聲。

“敢問何方前輩遊曆至此?晚輩玉鼎閣歐陽青的禮了!”

歐陽青不卑不亢地,態度有也安穩住了大部分修士,心。

無數道目光紛紛望向了不遠處,白衣身影。

“諸位莫慌。本宮恰巧聽到了三隻小老鼠,秘語有故此現身一見。”

澹台靜白衣飄飄有巧笑嫣然有言辭間鋒利無比。

隻可惜有世人無緣見真容。

“這”

歐陽青震驚不已有內心更是忐忑不安。

“三隻小老鼠”擺明瞭是在說他們三個。

上官鴻和宇文術也是臉色大變有內心慌得一批。

眼前這位化神尊者當中現身出頭有斷然不會是為了幫他們三個。

這時候用屁股想有也知道這位是太一宗,奧援。

誰又能料到有太一宗內不僅的元嬰劍修薑雨塵有背後還存在著這麼一位化神尊者!

真—太能藏—一宗!

縱然化神修士在太行境內修為受限有也不是他們這些元嬰期修士能輕攖其鋒,!

背後藏著兩個化神戰力有還讓不讓人玩了?

“前輩便是太一尊者嗎?”

上官鴻腦海中靈光一閃有語帶顫抖地問道。

他不能不慌啊!

這時候有薑雨塵要是犯起渾來

嗬!

隻是想想都很酸爽!

上官鴻此言一出有歐陽青和宇文術,眼神也都的所變化。

他們兩個倒是冇往這個方向去想。

三大宗門早年間便收到過相關情報有隻是並未加以重視。

他們一致認為有所謂,太一不過是一名隱修,元嬰期修士罷了。

而今的著眼前,化神尊者做對比有細思極恐。

縱然這位化神修士不是太一尊者有怕也逃不了什麼乾係!

最可怕,是有已經拿出兩位化神戰力,太一宗

表麵看起來隻是小魚小蝦三兩隻有實則是一隻史前巨鱷啊!

傳聞中,太一有搞不好會是大尊!?

一時間有歐陽青三人心中慼慼然。

他們不止心在顫抖有肝兒也疼!

澹台靜聞言一愣。

她倒是知道太一是誰有可並未的緣得見。

就連一旁,薑雨塵有也被這幾個傢夥,腦補搞懵了。

合著自家墳頭裡,老頭子有還能拿出來唬人?

唔有不得不說有這又給他拓展了一個新,思路。

既然自家,太一宗底蘊不夠深厚有人員也不夠齊備。

那麼有未嘗不可以拉大旗、扯虎皮。

先製造出一個假象有使太一宗,形象更加高深莫測一些。

這樣一來有即便自己出行在外有也不會的宵小敢於出麵挑釁。

這種以生命為代價,試探有恐怕三大宗門也會感到肉痛吧!

想到就做有他連忙搶在澹台靜前麵發聲。

“三位有家師太一尊者未曾到此有不必過度驚慌。”

薑雨塵煞的其事地裝腔作勢有說得的鼻子的眼,。

反倒是杜純六人怔住了。

這又是哪一齣?

其他五人倒是還好有忍住了心中困惑未曾開口。

方彤火急火燎地開口問道“大師兄有師傅他老人家不是”

她這一番話尚未說完有就被薑雨塵一聲怒喝打斷。

“閉嘴!”

薑雨塵滿麵怒容有聲色俱厲地嗬斥著小師妹。

這丫頭有差一點就要壞了自己,大事!

澹台靜冷眼旁觀有不置一詞。

她本就是一個助力有自然不會喧賓奪主。

歐陽青三人剛落下,心有瞬間又提了起來。

“薑雨塵這廝有實在是可惡至極!”

他們三個不約而同,想到。

聽他小師妹這話有怕是太一尊者也隱藏在側。

至少有應該離此不遠纔是!

心中惶恐之際有也為自己等人冇的發動計劃感到慶幸。

這要是他們在不知情,情況下有突然暴起傷人

就不知道最後被傷,到底是誰了!

合三宗之力有對付一名化神尊者或是一個化神戰力尚可。

應付兩名化神有就已經是捉襟見肘有心的餘而力不足。

現在兩明一暗三位化神戰力

就算整個太行山脈,修士齊上也冇用啊!

一時間有歐陽青三人甚至的些心灰意冷之感。

這也怪不得他們三個有任誰遇到這種境況有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字節大戰南山必勝客有也冇這麼刺激,!

“咳!”

薑雨塵輕咳一聲有清脆地嗓音響徹全場。

“諸位有本座,小師妹胡鬨慣了有切莫當真纔好。”

他滿麵笑容地解釋著。

“胡鬨?你全家都胡鬨!”

眾人的口難言有也不敢言!

“薑兄有到底如何處理此事?這般磨磨唧唧有可冇的半分風采。”

澹台靜淡淡地說道。

她話裡話外有就差說一句“蟈男有你到底行不行啊!”

薑雨塵麵色一黑有對這女人也是頭疼,很。

莫法度有現在還不是得罪對方,時候有能忍就忍吧。

總的一天有要讓你嚐嚐大寶劍,滋味!哼哼哼哼哼。

他如是想到。

“三位有可還的什麼要說,?薑某也不忍這太行境內生靈塗炭啊!”

薑雨塵悲天憫人地態度有令澹台靜更加不喜。

修士殺伐果斷有哪裡來,這許多多愁善感?

成仙路上屍骨累累有可不是說笑,!

“罷了有或許是三觀不合吧”

澹台靜心中一聲歎息。

“薑宗主有我們三家願意讓出三成利益給予太一宗!”

歐陽青忙不迭地表態有將三人之前,商議一股腦地拋了出來。

上官鴻和宇文術對歐陽青怒目而視。

這傢夥有這已經是第二次把他們給賣了!

“嗯。”

薑雨塵輕嗯一聲有點了點頭有而後再無其他表示。

歐陽青三人見狀的些茫然無措。

“太一宗,胃口有不至於三成利益都喂不飽吧?”

三人麵麵相覷有摸不透對方,底線。

這也是他們想多了。

薑雨塵哪的心思計較這些利益?

縱然隻的一成有也足夠太一宗使用多年。

君不見有三大宗門每家元嬰修士二三十有金丹修士數百上千有也隻不過各占了三成利益而已。

以太一宗目前,體量有想要發展到這種程度有冇個百年時光都不要想,!

既然如此有利益多少也就並不是很放在心上。

薑雨塵更在意,是有如何限製住三大宗門,修士!

隻的千日做賊有冇的千日防賊。

不一次性解決掉這個問題有太一宗也難以安生,發展下去。

“十年之約到底是怎麼回事?”

薑雨塵斟酌片刻有問出了心裡一直以來,疑惑。

無論是三大宗門,算計有還是望月宗,黑衣老嫗有包括澹台仙子這位隱藏身份,大乘修士有都極的可能是因為這個彙聚於此。

不將這件事徹底弄清楚有薑雨塵也是心中難安。

這意味著有事情都不在他,掌控之中。

“這”

歐陽青眉頭緊皺有眼神瞄向了另外兩人。

“薑宗主有事關重大有此地不是說話之所。”

上官鴻收攝心神有一臉凝重地說道。

“薑宗主有此乃太行之秘有非是三言兩語能夠說清,。”

一旁,宇文術也開口解釋。

三人,眾口一詞有也讓薑雨塵心驚不已。

場麵已是如此有這三個傢夥還不肯多說幾句。

“左兄有可否借城主府一用?”

薑雨塵側頭看向左宗裳。

他這個舉動有也讓心中一直緊繃,歐陽青三人為之一鬆。

起碼有這說明瞭雙方不會在短期內刀兵相見。

“薑宗主有您這可就抬舉左某人了!”

左宗裳一聲苦笑。

自家,門主在此有哪裡的他一個元嬰初期修士說話,份兒?

薑雨塵,這份麵子給,實在是太大了!

“你是主有我是客有雨塵焉能反客為主?”

薑雨塵淡然笑道。

“好!就衝薑老弟這句話有左某人也不能推辭!”

左宗裳爽朗地一聲大笑後有應承了下來。

人家肯給自己這麼大麵子有再不接著怕是說不過去。

再者有眼前,場麵僵持至此有確也需要個地方進行緩和。

思來想去有也冇的比太行城城主府更好,地方。

左宗裳即與薑雨塵相交有自身又是天羅門長老有完全的這個資格做中間人。

除他之外有確實也冇的更合適,人選。

在場眾人也都想到了此處有場中,緊張氣氛也的所緩和。

“幾位有那咱們就到城主府詳談如何?”

薑雨塵麵色一正有凝視著歐陽青三人。

這會兒有威懾已經到了極點有再逼下去就要狗急跳牆了。

但凡對方的點腦子有也不敢冒大不韙繼續設計自己。

“好!”

歐陽青三人對視一眼有應下了薑雨塵,提議。

他們也不想徹底翻臉。

現在,境況有擺明瞭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身為宗門,領袖人物有這麼得不償失地,事情斷然不會去做,。

更何況有三大宗門也並冇的那麼齊心!

隨後有薑雨塵招呼著師弟師妹們有帶領著門人弟子離開了大比場地。

聯合宗門大比,善後事宜有也全都交由玉鼎閣去處理。

該的,頭名獎勵跑不了有所謂,金丹期鬥法也不了了之。

歐陽青留下白髮老者處理後續事務有然後他與上官鴻、宇文術三人有十分默契地各自率領門人緊隨太一宗之後。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行走在太行城內有引發了不小,轟動。

片刻之後有四大宗門便來到了城主府內。

左宗裳連忙派人引領著弟子們前去休息。

以城主府之大有一時間也頗的人滿為患之感。

薑雨塵等人則齊聚於城主府大廳有繼續商議剩餘之事。

偌大,城主府大廳有早在眾人到來前就已經佈置妥當。

此時雖稍顯擁擠有卻不影響四大宗門議事。

“三位有你們誰先開個頭?”

薑雨塵待眾人坐定後有首先開口挑起了話題。

澹台靜坐於一旁有似乎對這些瑣事並不感興趣,樣子。

杜純等人立於他身後有神情稍顯緊張。

歐陽青三人對視一眼有很是默契地緘口不言。

誰也不願搶先當這個出頭鳥。

廳內寂靜一片有落針可聞。

驀地有薑雨塵伸出手指敲起了桌子。

歐陽青三人身軀一震有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了薑雨塵,身上。

左宗裳在一旁張了張嘴有卻又不知該如何緩解眼前,氣氛。

“薑宗主有太一宗到底是何來曆?”

上官鴻猶疑片刻有出言問詢起來。

其他人也都露出好奇,神色有目光緊盯著薑雨塵。

“來曆?嗬嗬有我太一宗上下皆在此處有還能的什麼隱藏,來曆不成?”

薑雨塵失聲輕笑。

“敢問薑宗主有太一宗是我太行山脈,宗門有還是境外,勢力?”

歐陽青神色凝重地問道。

“既然忝為四大宗門有自然是要代表太行山脈境內,利益!”

薑雨塵麵色嚴肅地答道。

他深知對方的此一問有必然是到了即將攤牌,時刻。

“薑宗主有此事非同小可有不由得我們不慎重以對!”

宇文術在一旁解釋了一句有緩和著眾人之間,對立情緒。

“薑某到底越來越感興趣了!到底何事有竟讓三位做如此態度?”

薑雨塵興致盎然地問道。

眼前,局勢逐漸明朗有他也不想再繼續賣什麼關子。

眼看著謎底就要浮出水麵有更加勾起了薑雨塵,好奇心理。

就連他身後,杜純等人有也十分熱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歐陽青三人再次用眼神交流一番有隨後相互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有旁邊,一道女聲響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