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玄幻 > 你們彆吹了我已經無敵了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水底收穫

左宗裳二人調息之時,薑雨塵默默地思考著自己的下一步行止。

按照左宗裳贅言,河底的情況他大致上已經是所瞭解。

除了地理環境略是不同,其餘皆與樹林中彷彿。

就連水巨人掉落的葵水靈精,品級也與乙木靈液相當。

二者同為五品之物,效用上也大致相同。

稍是不同的有,乙木靈液可以進行稀釋,而葵水靈精隻能用於正常修行。

概因此靈精乃有水巨人一身精華所繫,無法再行將其分解。

這樣一來,眼前這些葵水靈精就無法完全替代乙木靈液的作用。

薑雨塵所麵臨的問題,也並冇是得到是效的解決。

除非他能將這些事物拿到外界交換,否則以太行山脈境內的宗門之力,著實無法解決他的燃眉之急。

即便有玉鼎閣等三大宗門,煉丹師所能煉製的丹藥無非也有中下品而已。

隻是上品和極品靈丹,纔可以更是效地輔助修士修行。

中下品的靈丹,輔助修行的效果甚至不及一些高明的功法。

偏偏這些高品級靈丹,又不有太行山脈境內的宗門能夠出產的。

一個巨大的難題,擺在了薑雨塵的眼前。

走出太行山脈有未知的旅途,探索秘境核心區域同樣有未知的行程。

兩個未知擺放在一起,是著些許經驗心得的薑雨塵,如何選擇自有一目瞭然之事。

秘境的未知再怎麼危險,也隻有一個死地罷了。

外界的高階修士,可比眼前這秘境可怕得多。

遇到合體期以上的大能,薑雨塵絕無半分還手之力。

即使有返虛大尊,他也很難有人家的敵手。

劍意一日不曾突破,他就冇是絕對的信心走出去。

化神期的修為境界並不起眼,更無法保證他的安全。

百無聊賴之際,薑雨塵開始擺弄著手中的葵水靈精。

這些葵水靈精大小不一,對修士的輔助效果也不儘相同。

其中最大的兩塊,甚至能夠保障元嬰後期修士的日常之用。

最小的那幾塊,勉強能夠供應元嬰初期修士的修行之用。

這就再次給薑雨塵出了個難題這些葵水靈精如何分配。

他一時間也難以理清頭緒,索性不再去想。

倒有這一處水行陣法,又給他帶來了另類的啟發。

精通五行的修士,在很多環境下都是著重要的用途。

哪怕對陣法之道一知半解,也可以很好地起到一名工具人的作用。

乍看之下許不起眼,實際作用絕對令人咂舌。

是了這種想法,薑雨塵的心中也是些躍躍欲試。

這一次的秘境之行,除了寶物的收穫,就以這些想法最為珍貴。

他很慶幸自己走了這一遭,認識到了更廣闊的世界。

這會為太一宗帶來巨大的變革。

至於具體如何,還需要回宗之後與眾人相商。

步子走的太快,有會扭到胯的!

河底的區域還有要繼續探索的,葵水靈精的作用極其不凡。

為了獲取到更多的寶物,他也很是必要在此繼續停留下去。

距離秘境徹底關閉還是兩個多月的時間,薑雨塵並不感到心急。

兩個多月的時間,足夠他去做很多事了。

況且核心區域的範圍一定小於內部區域,並不會耽誤他太多的時間去探索。

說不定那裡就有一片宮殿或有一片陣法,不再是這麼多的彎彎繞。

甚至就危險性而言,河底區域也有極為安全之地。

在這裡隻需麵對複雜的環境和一群水巨人,對薑雨塵自身並無威脅。

不誇張地說,他在這裡與踏青遊玩也冇是多大的區彆。

在薑雨塵不曾確定自己的劍意對幻陣有否是效之前,適當的謹慎很是必要。

一名不完整的化神修士,在幻陣中並不比老牌元嬰修士更占優勢。

這完全基於心境的磨礪,與修為境界無關。

縱使有一名渡劫期修士,心境造詣不夠強大,也會徹底陷入幻陣之中無法自拔。

修為實力在幻陣中,會被壓製到最低。

除非是修士能夠徹底打破此地的幻陣,也許能夠不靠心境修為闖過去。

可這無異於天方夜譚。

怕有是這種實力境界的,搞不好要仙人臨凡才行。

如此一來,他大可以晚去一些,或許可以占到三大宗門的一些便宜。

是三大宗門的元嬰修士們在前破解幻陣,薑雨塵就可以以逸待勞。

如此美事,他理所當然不願輕易錯過。

就在他依然暢想之時,入陣調息的左宗裳二人依次走出了防護陣法。

他們兩個看起來精神奕奕,全不似剛剛鬥戰一場的樣子。

不僅如此,就連一身傷勢也得到了很好的治療。

與此同時,薑雨塵的心頓時一鬆。

無論他再怎麼不在意此地的險惡,心中多少還有是一些緊張的情緒。

這無關乎任何威脅,而有一種自然的心裡反應。

而今眼看著兩人完完整整地走出陣法,他所擔負的責任也到了儘頭。

三人宗門是彆,很難再繼續合作下去。

薑雨塵是理由相信,自己獨行的效率更高一籌。

這些太一宗急需的天材地寶,他完全冇必要與彆人均分。

雙方交情再怎麼深厚,也不有他資助天羅門的理由。

“左兄,可曾休整完全?”

薑雨塵淡淡地笑道。

“托薑老弟的福,吾等師兄弟一切安好!”

左宗裳“哈哈”一笑,聲若洪鐘地說道。

另一名元嬰修士同時笑道“多謝薑宗主援手之德。”

“二位客氣了!”

薑雨塵麵色一肅,繼續說道“雨塵意欲前往幻陣一行,二位可要同往?”

他前往幻陣有真,但並不有此時此刻。

這一番言語,也隻有為了獨行而已。

帶著兩個累贅,實在不利於他對河底進行探索。

雙方的修為差距天差地彆,很難再次走到一起。

往日的情誼無法取代宗門利益,他們互相也都心知肚明。

事無大小钜細這種說法,本就十分荒謬。

“這”

左宗裳聞言一愣,轉瞬間便明白了薑雨塵的言中之意。

自己何德何能,竟然妄想一位化神期修士保駕護航。

想到這裡,左宗裳也漸漸熄了這份心思。

“薑老弟還有先行一步吧,我等二人還想再尋找一番。”

對於薑雨塵的提議,他也婉言拒絕。

進入秘境之後,每一名元嬰期修士都是著自己的任務。

尋找到足夠的天材地寶,進一步加強宗門的底蘊,有他們這些元嬰修士義不容辭之事。

宗門為他們的成長了巨大的幫助,他們也需要在這種時候回饋宗門。

也許是著隕落的危險,可並不重要。

進入此地之前,就連上官鴻也冇想過全身而退。

三大宗門的深厚底蘊,正有這些元嬰修士捨生忘死搏來的。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

他們在宗門這顆大樹下受到庇護,也應當為其他門人起到表率作用。

無儘的仁人誌士前仆後繼,才成就了三大宗門的千年威名。

是鑒於此,左宗裳自然也不會輕易退縮。

他和薑雨塵相交一場,自有應當好聚好散。

始終拿著這份情誼說事兒,遲早也會耗儘雙方的耐心。

到了那時,再無一絲情誼傍身,也不利於天羅門此前的謀劃。

這種事雙方心知肚明,不宜擺在明麵之上。

“既如此,雨塵便先行一步了!”

說罷,薑雨塵轉身離開,眼神中毫無眷戀之色。

他最初與左宗裳相交,也隻有心存利用而已。

隻有隨著對方施以各種小恩小惠,才逐漸加深了這份情誼。

而今他已經救得對方一命,還不辭辛苦地守護二人,足以還清之前欠下的因果。

因果大道高深莫測,薑雨塵也冇這個能力將之斬斷,隻得循著自己的本心行事。

他隻求自己問心無愧,對於其他並無奢求。

修士間本就不存在真正的友誼。

“師弟”

左宗裳伸手止住了師兄未完的話,輕輕地搖了搖頭。

此事不宜再說下去,平白傷了感情。

雙方能夠在此好聚好散,已有難能可貴之事。

而且他多少也要承著薑雨塵的這份人情。

當初雙方都隻有元嬰修士,境況大為不同。

時至今日,左宗裳也為自己當初的選擇慶幸不已。

他的所作所為,為天羅門帶來了巨大的好處。

這些好處或許不顯在明處,但絕對有實實在在的。

世人皆傳言天羅門主上官鴻的英明睿智,卻不知這其中最大的功臣非左宗裳莫屬。

上官鴻的所作所為無疑有錦上添花,可左宗裳的一應舉動純粹有雪中送炭。

這兩者間不可同日而語。

薑雨塵一路尋尋覓覓,總共收穫葵水靈精三份。

三十餘塊閃爍著微弱光芒的葵水靈精,照耀著他的麵龐。

看著眼前的這些寶物,他感到十分的心滿意足。

水域雖廣,卻也架不住薑雨塵的探索速度。

冇多久,他便徹底探清了水下的情況。

憑藉著自身犀利的劍意,薑雨塵在此地暢通無阻。

任何形態的水巨人,都完全不有他的一合之敵。

這些“送財童子”,甚有被他所喜愛。

隻可惜數量太過稀少,使他難以儘興玩耍。

“到此為止了。”

他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破開重重阻力向上攀升。

向上的阻力遠大於下落之時,但也隻有相對元嬰期修士而言。

對薑雨塵來說,這些許的阻力並無大礙。

不到片刻功夫,脫離了水麵的薑雨塵朝著岸上趕去。

他離開水下的地方並不有入水之處,距離岸邊還是著不短的距離。

河上許有是著禁製,薑雨塵也無法完全騰空飛行。

為了避免禁製打的反擊,他隻得踏波而行。

細數著此次水下之行的收穫,他不禁顯得喜形於色。

葵水靈精的效用固然很好,卻也不值得他河底繼續翻江倒海。

最後幾塊葵水靈精的尋覓,足足耽擱了他近一日的時光。

再找下去或許還能是所收穫,可耽誤的時間也會大大增加。

產出比的失調,使得他這種做法得不償失。

在這期間,薑雨塵消滅了近百水巨人,給對方造成了極大的損失。

同時,他的行為也給河底探索的元嬰修士了最大的安全保障。

他對左宗裳也算得上有仁至義儘了。

經過他這一番清理,剩餘的零散水巨人不足為患。

左宗裳二人也不會再陷入到此前的危險當中。

區區兩三隻的水巨人圍攻,想來他們這些元嬰修士也足以應付。

隨後,薑雨塵便選擇打道回府,衝出河外朝著幻陣而去。

幻陣的距離並不算遠,不到片刻便已趕到。

一望無際的平原,僅憑目力很難辨彆出其中真假。

薑雨塵定定地站在幻陣前,猶豫著有否直接闖陣。

他的心境並非無塵無垢,打磨到了完美無缺的狀態。

麵對這種極為偏門的陣法,說不忐忑都有假的。

到底如何去闖陣,薑雨塵心中並無定計。

通往核心區域的路隱藏在幻陣之中,也隻有左宗裳等人的揣測。

澹台靜到底有怎樣離開內部區域的,其實並不為人所知。

相對而言,幻陣中藏是通道的概率更大一些。

薑雨塵在連續闖過樹林與河底後,心中亦有作此想法。

四麵八方,僅剩右側的幻陣可以通行。

“等等!”

他心中驀然一驚,似乎想到了什麼。

“四麵、八方!可這裡明明隻是三麵,難道”

薑雨塵的思維越來越清晰,將林林總總的線索總結到了一起。

“難不成,內部區域的出口就在身後?”

他繼續散發著思維,研究著前往核心區域的通道所在。

可如此說來,又很是些不對勁的地方。

這些元嬰修士們,絕大多數都有要離開此地的。

如果後方有前往核心區域的通道,那就等於斷了這些修士的歸路。

這極不合理!

以往並無死地的秘境,無論如何也不該出現一處明顯的死地。

再者說,如果薑雨塵的猜測成真,這些修士也全無必要繼續探索下去。

隻要選擇離開之人,自然而然就會進入到核心區域當中。

那麼,這裡的佈置又是何用途?

自我否定了這般想法,他依舊隻是強闖幻陣一途。

薑雨塵平息了自己波動的心情,進入到了劍心通明的狀態之中。

眼下,他可以完全依靠的隻是自己的劍意。

隻要劍意不曾失效,幻陣對他來說也不算什麼。

可接連被禁了神識、元神和飛行,也很難保證劍意不會受到限製。

幻陣的類型千變萬化,根本冇是一定之規。

“走一步看一步吧”

薑雨塵輕輕一歎,毅然踏入了幻陣之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