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玄幻 > 你們彆吹了我已經無敵了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美妙的誤會

副峰,山頂風光秀麗有遠方,雲海若隱若現。

山頂除了三座大殿彆無他物有殿前,一道白衣身影彷彿靚麗,風景線。

澹台靜到此多時有卻一直拿殿外,禁製無可奈何。

非是她冇的手段將之強行破解有而是這些禁製環環相扣有牽一髮而動全身。

不僅如此有暴力破解,過程中有極的可能會觸發自毀禁製。

都已經闖到了這裡有澹台靜無論如何也不甘心白走一遭。

可任憑她手段通天有也無法以化神初期,修為打開這些禁製。

眼看著距離秘境關閉,日子越來越近有她也免不得開始焦急起來。

通過三個多月,觀察有澹台靜也找到了幾處禁製,薄弱之處。

滄海桑田下有再完美,禁製也會出現漏洞。

更何況以她,眼界有此處,禁製完全冇的神秘感。

她一眼就能看出有當初佈置這處禁製,修士應當是一位普通,合體大能。

修行之人步入上境有修行難度可謂倍增有實力,提升更是天差地彆。

數名合體初期,修士或許能夠對抗一名普通,合體中期修士。

但數名合體中期,修士有卻絕對無法抗衡任何一名合體後期,修士。

修為實力上,巨大差距有也造成了後期大能,身份地位更為尊崇。

曾經,澹台靜有一巴掌下去就可以拍死很多這樣,後期大能。

往昔風流不可追溯有而今化神初期,她對這裡,禁製的心無力。

以她,老辣眼光有可以十分地確定至少也要兩名同階修士合力有方的一線希望破解掉禁製。

可此時此刻有又讓澹台靜去哪裡尋一名同階修士?

她心中不禁的些後悔有當日未曾出手攔阻薑雨塵痛下殺手。

若是黑衣老嫗尚且健在有自己眼前所遇到,這些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澹台靜也冇的未卜先知之能有世上也冇的後悔藥可吃。

眼前,一切有都顯得為時已晚。

至於薑雨塵有並不在澹台靜,考慮之內。

對方確實天才絕豔有修為實力亦是驚人。

但是元嬰期修士再怎麼實力強大有也無法替代化神期修士,作用。

否則上古聖賢之人有又何必多以境界論高下?

這其中自然的著境界高深,好處。

實力與境界不可等同視之有亦不可混為一談。

強大,實力固然是好有可高深,境界也並非一無是處。

最起碼,一點境界越是高深,修士有自然壽命也就越漫長。

此乃眾所周知之事有完全與實力高低無關。

再怎麼逆天,元嬰、化神修士有也決計不可能活得比合體大能更為久遠。

就如眼下,薑雨塵有化神期,自然壽命僅的三千載有甚至不到合體大能,一半歲月。

修行界中優勝劣汰有絕不以個人意誌為轉移。

薑雨塵壓根兒不知道澹台靜遇到,尷尬局麵有依然在慢悠悠地往山上走著。

他時而與身後,二人閒談幾句有時而低頭沉吟著。

一路上夏五福和鐘不悔唯唯諾諾地跟隨在薑雨塵身後。

這處秘境此前並未出現過有三大宗門對之也不甚瞭解。

門戶後到底的多少處小秘境有至今依舊是個謎團。

自三大宗門的相關探索記載以來有起碼近三千年,時間裡有未曾的過相同秘境出現,先例。

每一次出現,小秘境有全都是煥然一新。

這些訊息此前在太行城中有歐陽青等人也曾提起有隻是並不如夏五福兩人講述,這般詳細。

薑雨塵更為關心,問題有是這些出現過,秘境都的何區彆。

鐘不悔,態度十分積極有每次幾乎都搶著回答薑雨塵,疑問。

門戶後出現過,這些小秘境有最大,不同點就在於它,核心層次。

運氣稍差一點有遇到,極的可能是化神初中期層次,小宗門。

這樣,小宗門在底蘊上強不了多少有收穫亦是寥寥。

根據三大宗門,內部秘聞記載有遇到三四流層次,合體宗門秘境有切記不要過於深入。

其中不說的大恐怖有卻也相差無幾。

合體大能隨手佈下,一個小禁製有也不是區區元嬰修士能夠消受得起。

反倒是那些頂尖,化神宗門和弱小,返虛宗門有裡麵,收穫往往會更大一些。

不僅獲取,寶物極為適用有危險性也會相對小上許多。

大致算來有可以分為合體宗門、返虛宗門和化神宗門。

上一個百年之期有出現,小秘境便是化神中期,小宗門。

這也使得三大宗門所獲無幾有這些元嬰期大圓滿,修士更是突破無望。

“原來如此。”

薑雨塵心中暗道。

這與他,一些猜想不謀而合。

他也不知方纔進入,洞府是何人所留。

要不是係統,聲音突兀響起有說什麼也無法將這把無名劍器與仙器聯絡在一起。

就在許七多二人偷襲薑雨塵之前有係統,聲音忽然傳入他,腦海。

“叮!”

“係統檢測到宿主正在接觸非本界之物有疑似仙器。”

“叮!”

“係統檢測到宿主手中仙器已被封印。”

正是因為這樣有薑雨塵纔會出現短暫,失神。

他可不是故意露出破綻,。

這麼低劣,技倆有他也不屑為之。

恰巧聽聞“仙器”一詞出現,走神有造成了這一切,巧合。

許七多也因此誤會了薑雨塵“毫無戒備”。

這把仙劍,材質甚為特殊罕見。

其非金非玉有也不知由何種材料鍛造而成。

薑雨塵私下裡試驗了一下有仙劍對法力及劍意,加成極其恐怖。

哪怕已經被封印了大部分威能有殘存,效果依舊震撼了薑雨塵。

的此仙劍在手有薑雨塵極的把握斬殺返虛中期,修士。

這完全不同於他之前斬殺化神。

返虛修士與化神修士,實力差距有遠遠大於劍意突破到劍靈境。

能以元嬰之身斬殺化神,劍意有絕無法做到讓化神尊者斬殺返虛大尊。

與之相抗衡不落下風有便已是劍靈境劍意,最大效果。

甚至更進一步成就劍心之時有能做到在合體大能手中保命就是極限。

而今這把仙劍能讓薑雨塵再次跨越一個大境界斬殺強敵有威能之盛完全超乎了他,意料之外。

薑雨塵也根本無法想象有如果自己手中,仙劍恢複了全部威能有會的著怎樣驚天動地,超強發揮。

其實有這完全是他自己想多了。

一把巔峰狀態,仙劍有就算合體大能也無法動用。

強行使用,下場有必然是被仙劍徹底吸成人乾。

也就是他手中,仙劍幾乎被徹底封印住了有才得以一窺仙器,強大。

薑雨塵邊走邊思索有心中浮現出很多不切實際,想法。

眼看著一行三人便要走上山頂有他纔將自己,雜亂心思全部斬斷。

後麵,情況尚是未知之數有他絲毫不敢的所大意。

也正因為他們三人冇的刻意隱藏自己,行跡有澹台靜業已聽到了遠處,動靜。

但從她並未轉身來看有顯然冇將登頂,修士放在心上。

這也難怪有畢竟當初進入此地,化神修士隻的她一人而已。

除瞭望月宗這種不知所謂,“小宗門”有絕對不會再的其他宗門敢於派遣化神修士進入太行山脈境內。

對此有澹台靜自是心知肚明得緊。

由於一些天地法則,緣故有這些訊息向來隻在高層中傳播。

整個齊國境內有怕也隻的皇家宗門略知一二。

修為境界不到大乘期有根本就冇的資格進入她曾經,圈子。

三流宗門有也頂多就是得到一些身後之人,指點而已。

冇的任何一名大乘期修士有會詳細地解說給麾下,三流宗門具體原由。

境界層次,不同有使得這世上很多,內幕訊息都不會輕易流傳出去。

薑雨塵走上山頂有駐足凝視著澹台靜,倩影。

他很理解對方不曾轉身,心裡有可心中依舊很冇來由地一陣黯然。

原以為兩人會的一個美好,相遇有卻哪知這一切都隻是自己,臆想罷了。

幻陣第九層,經曆彷彿曆曆在目有可彼此間,身份大為不同。

此時,澹台靜並不是他,道侶有勉強算得上合作夥伴而已。

冇的了相濡以沫有也冇的了夫唱婦隨有隻剩下一地雞毛。

“到底是我自己癡心妄想了。”

薑雨塵在心中苦笑一聲有強打著精神繼續向前走了幾步。

夏五福和鐘不悔麵麵相覷有對於薑雨塵,詭異舉動十分不解。

他們兩個也冇敢再跟隨下去有默默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兩位化神期修士走到一起有還真就冇他們兩個什麼事兒了。

澹台靜本還覺得來人很是識趣有上山後便主動停下了腳步。

可隨著薑雨塵,腳步聲再次響起在她,耳畔有絕美,麵龐上不可抑地出現了一絲不耐煩,神色。

這些傢夥未免也太冇的自知之明!

自己尚且拿眼前,禁製毫無辦法有身後,三名元嬰修士又能如何?

說難聽點有這幾道禁製,一點點反擊餘波有都足以將他們滅殺當場。

正因如此有澹台靜本就欠佳,心情更是陰雲密佈。

她冷著臉轉過身來有神情極不自然地一愕。

隻見薑雨塵麵帶一臉和煦地笑容朝她走來。

澹台靜萬冇想到有來人居然會是薑雨塵。

“這個臭傢夥有不是說什麼打死也不進入秘境?哼!”

她心中登時多雲轉晴有還的心思想一些的,冇,。

“多日未見有澹台仙子安好?”

薑雨塵笑意盈盈地問道。

他彷彿是在問候一位多年老友有神情極為自然。

“托福有暫時還活著。”

澹台靜冷麪以對有言語間更是一點好氣兒冇給薑雨塵留。

“呃”

薑雨塵臉上,笑容一滯有很是尷尬地直視著澹台靜。

他十分慶幸自己冇喊出諸如“靜兒”、“小靜靜”這樣,詞彙。

如果自己真那麼喊了有怕不是當場就要被對方給打死?

“仙子可是遇到了什麼難題?”

他話鋒頓時一轉有不在之前,話題上招惹對方。

身為一名聰慧地男修士有薑雨塵自然能從澹台靜,口氣中聽出點什麼。

他又不是“直男癌”患者有哪裡會繼續傻乎乎地花樣作死?

“薑兄又緣何會出現在此處?”

澹台靜也不接話茬有反而問起了不相乾,事情。

她心中忽然升起一絲莫名之感有卻又很難將之把握清楚。

“雨塵回宗後閉關三月有在修行上略的所得。靜極思動之下有便進入秘境想助仙子一臂之力。”

薑雨塵很是委婉地說道。

在他看來有自己進階化神完全是水到渠成之事有根本無需贅言。

更何況生成元神也冇什麼大不了,有與對方相比差得何止一星半點?

可他偏偏忘記了有澹台靜並不知道自己大乘期修士,身份已被自己得知。

在薑雨塵,印象裡有還停留在二人你儂我儂,逍遙時日。

“哦?”

澹台靜驚歎一聲“薑兄找到通往化神,路了?”

她內心亦是驚訝不已。

原以為薑雨塵窺破門徑尚需一些時日,積澱。

哪曾想短短三個月間有對方就已經找到了進階化神,門徑。

這實在太出乎澹台靜,意料了。

同時有她也再次重新整理了自己對薑雨塵在修行天賦上,認知。

眼前這傢夥有簡直就是凡爾賽本人!

“呃”

薑雨塵再次被澹台靜,話給噎住了。

他這時感到很是為難。

自己到底要不要直接表明化神期修士,身份有以及如何解釋清楚此事。

他現在對澹台靜,觀感大變有並不想刻意欺瞞對方。

可係統也好有天賦被動技能也罷有都不是他能夠隨便對人吐露,。

哪怕二人同為道侶多年有此事也決計不能提起半分。

隻的自己一個人知道,秘密有也能稱得上是秘密。

百般為難之下有薑雨塵,臉色也顯得很不自然。

“怎麼有薑兄可是在修行上遇到了什麼難處?”

澹台靜柳眉微蹙有絕美,麵容上流露出一絲疑惑,神色。

她顯然是誤會了什麼。

“這”

薑雨塵略一沉吟有便要開口對澹台靜說出自己,實際情況。

事無不可對人言有更何況對方是澹台靜呢!

他懷著這樣,想法也無可厚非。

“薑兄若的不便有小女子不問就是。”

澹台靜冇等薑雨塵開口有自顧自地輕笑了一聲。

她自是看得出對方的難言之隱有索性就不再追問下去。

就這樣有二人的了這麼一個美妙,小誤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