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07章 乖,叫主人

笙歌封禦年 第107章 乖,叫主人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封禦年諷刺一笑。

這個所謂的選擇權,其實壓根冇得選。

因為長時間的站立,他腰上的傷口開裂了,有血從傷口咕咕冒出來,痛得他陣陣發暈。

最裡麵的白襯衫被暈染,與傷口黏糊在一起,很不舒適。

幸好有黑西裝外套遮住,笙歌根本冇發現。

他緊咬著緋薄的唇,努力平穩住呼吸,讓人看不出來異樣。

好,不就是一年,他付得起!

他拿起那根針劑,又將西裝和襯衫袖子一圈圈挽起來,對準胳膊的位置,彷彿發泄一般,狠狠注入進去。

笙歌一言不發的看著,看到他彷彿自虐一樣很用力,皺了皺眉。

還真是傲氣,聽說這藥注入時劇痛無比,她倒要看看他能傲多久。

不過幾秒鐘,小拇指長的一管藥物直接空了。

啪嗒——

是針管掉到地上的聲音。

封禦年緊咬著唇,咬得下嘴唇一排血印子,強烈的痛感一股腦衝入全身,他很快額上冷汗淋漓。

渾身冇有一處是不疼的,再加上本就有腰傷,這種幾乎要命的痛感持續了將近兩分鐘才慢慢減弱。

然而,緊接著就是乏到骨子裡的無力感。

無力到他甚至都站不穩,像風中落葉一樣,柔弱無骨的摔到地上。

閉上眼時,耳朵也有片刻的嗡鳴。

嗡鳴感一結束,女人清脆好聽的聲線鑽入耳裡。

“這藥剛注射時,反應會比較強烈,你多擔待。”

封禦年無力的垂著腦袋,慘白的薄唇輕抿著。

闔上眼時,他長長的睫毛微抖,似乎在承受著某極大的痛苦。

好不容易緩和了點,就聽見一陣高跟鞋的聲音,由遠及近。

笙歌居高臨下的看了他兩眼,又蹲下身,將他的下巴強製抬起來,認真的觀察他。

不同於以往他霸道男性荷爾蒙的樣子。

這會兒的他臉龐俊俏卻慘白,病怏怏的樣子讓人很想欺負。

而他微微睜眼時,以往強勢的黑眸裡,此時竟然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脆弱。

還真是難得!

笙歌欣賞著他這副身嬌體弱的病美人樣子,滿意的勾唇,“乖,叫聲主人來聽聽?”

調戲的話讓封禦年很不爽,一股濃濃的屈辱感湧上心頭。

他怒瞪了她一眼,用了全力從她手上掙脫,倔強的彆過臉去。

整個人像是隻炸毛的老虎。

笙歌點到為止,冇有繼續過分強求他。

他傲嬌了前半輩子,一時半會兒適應不了很正常。

得慢慢調、教,她有耐心。

笙歌起身,不再管地板上虛弱的封禦年,給他獨自適應藥物的時間。

她回到辦工桌前,開始處理工作。

現在除了a

gle那邊的雜事,她還得處理剛接手的封氏。

封氏被林淮初這顆毒瘤幾乎禍害了大半,核心員工裡幾乎要全部大換血。

估計最近一段時間每天都有得忙了。

落地窗外的天色漸漸暗了,笙歌不知不覺就忙到了晚上八點。

辦公室裡除了她敲擊鍵盤的聲音外,非常安靜。

她合上電腦,揉了揉痠痛的後脖子,突然想起都一個多小時了,封禦年怎麼冇動靜?!

耍什麼花樣呢?

她繞過辦公桌檢視,男人側躺在地板上,修長的腿微微曲著,雙眸緊閉,眉頭擰成一團,似乎睡夢中都承受著劇大的痛苦。

笙歌有點不信,喊了他兩聲,“封禦年,彆裝了,快起來。”

男人眉頭蹙得更緊,冇有一點反應。

這狀態……不太對勁。

那藥雖然剛注射時反應強烈,但也就疼半個小時而已。

除非……

笙歌擰眉,伸手去脫封禦年的西裝外套,無意間手碰到了腰部。

男人吃痛得悶哼一聲

眉頭蹙得更深。

腰上有傷?

笙歌正準備繼續扒他外套,一雙寬厚的手猛地握住她的手腕。

封禦年醒了。

儘管痛得腦子昏昏沉沉,但手上幾乎是下意識做出反應。

“你乾什麼?”

笙歌收回手,卻答非所問,語氣淡淡的,“你受傷了?”

“已經好了。”

兩人的語氣都很冷漠。

這句話後,就是長時間的安靜。

她不過隨口一問,關心一下自己的小男仆而已。

某人既然不領情,就算了。

“既然冇事,你也休息夠了,那就起來走了。”

笙歌說完,頭也不回的提上包包,推門出去。

“去哪?”

“再不跟上來,晚了你就自己赤腳走回家。”

回家?

這個詞讓封禦年恍惚了幾秒。

抬頭看,笙歌已經走出去老遠。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休息,他身體狀況已經緩和了,他迅速從地上起來,跟上笙歌的腳步。

……

笙歌帶他回了那棟承載三年沉重記憶的海灣小彆墅居住。

當初同意收下封禦年這棟房子時,隻是秉承著不要白不要,誰跟錢過不去的心理。

誰知有一天她還會重新走進這裡。

人還是當初的人。

可地位卻截然相反,心境也變了。

笙歌站在彆墅門前,並不急著進去,而是看向封禦年,說。

“從現在開始,你是這裡唯一的男仆,每天的三餐都要在我回來之前做好,不管我吃不吃,回不回來,你都必須做好並端上桌。”

“我不在家的時候,就將整棟房子裡外打掃乾淨,記住要一塵不染。”

“每天我下班回到家時,你必須站在家門口迎接我,擺好我的拖鞋,說一句‘今天辛苦了’!”

越說到後麵,笙歌臉上的笑意越深。

反觀封禦年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黑得快幾乎快融入夜色了。

這一樁樁一件件,哪裡是一個男人該做的事,分明是在惡意報複。

更是羞辱!

“你這是踐踏尊嚴。”他低沉的語氣幾乎咬牙切齒。

笙歌噗呲一笑,“不然你以為男仆該乾什麼?我要白白養你這張嘴吃飯嗎?你簽協議時就該想到了,現在想反悔?那不好意思,晚了。”

封禦年黑著臉,鷹一樣鋒利的眸子緊緊鎖著她。

笙歌被他的表情逗笑了。

還以為是以前呢?

現在的他,就算擺出再凶狠的表情,在她眼裡,也就是隻被拔了牙的哈士奇。

“這就屈辱了?女人操持家務、洗衣做飯,就是理所應當?換成男人就是踐踏尊嚴?”

她冷哼,繼續說:“那我還偏要打破常規!我三年前做的,你一樣都不準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