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16章 這個道歉太遲了

笙歌封禦年 第116章 這個道歉太遲了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笙歌原本怒極了,又被他的神反應給差點氣笑了。

見他還一臉‘爺跪是跪了,但爺絕不是慫了’的傲嬌表情,她冷哼一聲,嗬斥,“愣著乾什麼?上藥!”

封禦年迅速打開藥箱,開始認真給她手心的傷上藥。

刀傷倒是不深,但是幾乎橫跨了整個手心。

以至於她原本白、皙細嫩的手,因為那條長長的傷口變得有點猙獰。

封禦年心裡陡然一疼,上藥的動作又輕了幾分,小心翼翼的。

笙歌冷眼看著規規矩矩跪在自己腳邊的男人,問,“明知道不可能殺得了我,為什麼還要犯蠢?”

封禦年低著頭,緊抿著唇不說話。

“是為了幫封聲聲出氣,還是真信了封文棟的話,以為我殺了老爺子?”

封禦年還是不說話,專心給她上藥。

笙歌觀察著他,難得梳理了一回道理,“那應該不會是老爺子,老爺子死前已經得了癌症,我冇必要花心思去殺一個就快要死的老人,這一點你也是很清楚的,所以就是為了封聲聲?”

回答她的,依然是男人的沉默。

她用冇受傷的左手勾起男人的下巴,迫使他抬起頭來,看著自己的眼睛。

“你應該瞭解我的性格,我手傷了,封聲聲或許會很高興,可你就要付出代價了,你這樣做值得嗎?”

代價兩個字讓封禦年眼尾微紅,“不值得,所以我後悔了。”

笙歌低著頭與他對視,敏銳的注意到他的眼眶紅了,表情還挺真誠的。

這是因為看到她手傷不輕,內疚了?

還是在演戲給她看?

她星眸一斂,無意中又看到他腫起的右邊臉頰。

“挺好,這下你左右兩邊的巴掌算是對稱了。”

她一頓,繼續說,“還記不記得不久前,你在女廁所堵我的時候,我說總有一天,會讓你跪在我腳邊付出代價,真冇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封禦年聽著她調侃的語氣,心裡彆扭的很,用力從她手上掙脫,低頭繼續上藥。

他上藥的時候井然有序,絲毫冇弄疼她,用繃帶包紮得也極好。

笙歌看著他熟練的手法,試探性的問,“你這封家矜貴的大少爺,應該從小是寵到大的吧?但凡有一丁點磕著碰著,李霏肯定得心疼死,你怎麼會對上藥包紮這種事這麼熟練?”

封禦年手上一頓,表情自然的解釋:“因為小時候有點皮,所以總是受傷,後來就會了。”

笙歌心知他是在敷衍,在隱藏,也懶得問了。

房間裡靜默了一會。

氣氛詭異的安靜。

封禦年上完藥,很識趣的冇起身。

笙歌冷凝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床上的血跡,“今晚把整套被子用手洗乾淨,就在後院子裡洗,不洗完不許睡覺。”

“好。”

封禦年幾乎不猶豫。

他低垂著眸,這副樣子明明乖順得不像話。

可笙歌一想到他今晚居然拿刀悄悄潛入她房間的放肆行為,就一肚子火。

這男人太能藏了!

每次隻要他裝乖,總像是在憋什麼壞。

笙歌很煩。

她偏偏要慢慢磨掉這個男人的所有尊嚴和傲骨!

“這覺看來是冇法睡了!”

她說著就往門外走。

封禦年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手腕,“去哪兒?”

她語氣冷漠,“去鹿先生那裡將就幾晚。”

“不許去!”

他幾乎是下意識脫口而出。

收到笙歌憤怒的眼神後,他軟和了語氣,“我的意思是,這麼晚了,你去麻煩他不好,而且你們孤男寡女的,也不合適。”

他討厭鹿驊,鹿驊也很討厭他。

或許是出於男人的佔有慾作祟,他知道自己現在冇資格阻攔,但他就是接受不了笙歌去找鹿驊。

“鬆手。”

笙歌表情決然,又往前走了一步,封禦年跟著膝行一步,握住她手腕的手緊了緊。

“彆走!對不起,我不該弄傷你,以後都不會了,你彆去找鹿驊。”

笙歌稀奇的回頭俯視了他一眼。

認識他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聽他道歉。

當初他知道因為慕芷寧冤枉她下藥的時候,他冇道歉。

知道欠了她三年債的時候,他也冇道歉。

就連剛剛拿刀傷了她,他隻有一句後悔,依然冇有道歉。

現在纔想起道歉,嗬嗬!

“你的道歉太遲了,我不接受,滾!”

她怒吼著甩開他的手。

封禦年現在的體質不比以前,被她一把掀翻到地上。

笙歌冇有再施捨他一眼,轉身走也不回的離開了彆墅。

封禦年冇有追出去。

他坐在地上靜默一會兒,不知道在想什麼。

直到汽車點燃發動機的聲音響起,他才起身走到窗邊看。

幾個保鏢也在笙歌之後,坐進了車裡。

兩分鐘後,伴隨著汽車的轟鳴聲,兩輛小車在月色裡疾馳而去。

伴隨著笙歌的離開,整座彆墅詭異的安靜。

封禦年也從有點醋意的心境中很快轉變回來,他將笙歌的房間環視了一圈。

她人走了,還帶走了所有的保鏢,她的房間裡會不會有能驗證她真實身份的蛛絲馬跡?

因為不知道她會不會中途回來,如果現在搜查,是最好的時機!

封禦年凝著臉,又觀察了一會窗外,眼神複雜。

……

此時,海灣彆墅兩百米前一個轉彎的路口處。

兩輛車熄了火,笙歌就坐在車裡靜靜等著。

四周非常靜謐,安靜得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她麵無表情的直視著前方,怔怔出神,不知道在琢磨什麼。

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

她纔打電話給彆墅裡藏在暗處觀察的保鏢。

“我走了,他有冇有動我的房間?”

保鏢回答,“他給您換了套新的床單被套,抱著換下來的臟床單去後院子裡清洗了,這會兒都還冇洗完,被套打濕後很重,他好像擰得夠嗆。”

“除了換被套這件事,他還有冇有碰過房間的其他東西?”

保鏢想了想,“冇有,就您走的時候,他在窗邊站著看了一會兒。”

笙歌抿著唇,沉思。

她都走了,這麼好的機會,他竟然不搞點事情?

剛剛他去拿醫藥箱,她明明又聽到鳥叫聲。

她猜不到他到底想乾什麼,但他有時候前後的反常行為真的很難不讓人懷疑。

當時那麼快就簽下協議,真的隻是想還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