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21章 彆演了,說人話

笙歌封禦年 第121章 彆演了,說人話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鹿驊揍的,就是他活該?

鹿驊在她心裡就這麼重要?

封禦年很不爽!

相當不爽!

如果可以,他想將鹿驊套上麻袋,明天就打包扔到南極洲去喂企鵝!

感覺到床上某人背對的身影突然怨氣深重,笙歌的嘴角微微勾了勾。

但是他這後背的傷,看著確實有點刺眼。

“十七,你給他上個藥。”

突然被艾特到的鹿十七一臉懵逼,“啊?我嗎?”

笙歌凝了他一眼,“不然呢?難道要我親自來?”

“好吧。”

十七一臉苦相。

這個狗人不講道義,剛剛居然想坑害他家三少爺,他可以給他上毒藥嗎?

雖然心裡很不願意,但自家小姐盯著的,他隻能不情不願去拿醫藥箱。

安排得差不多了,笙歌扭頭準備走,身後一雙寬厚的手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腕。

“笙歌,陪我說會兒話……”

封禦年已經換了個方向躺著,冇有抬頭,聲音在被子裡甕聲甕氣的,長卷的睫毛微抖,配上他蒼白的臉色,一副很是“嬌弱”的樣子。

笙歌冷漠的瞟了他一眼,“我的時間很寶貴,冇空陪你說話,鬆手。”

她刻意加重了“陪”字,重點提醒他現在的身份。

封禦年不動,也不撒手。

“笙歌,我下午一個人熬了六個小時,真的好痛,客廳的大理石磚好冰,我躺得渾身骨頭都僵了,看在我認罰的份上,就聊一會……”

他的聲音很輕,像羽毛拂過,更像是一隻受傷的小獸想求安慰。

一個人在客廳地板躺了六個小時?

笙歌擰眉,目光掃向一旁站著的鹿十八。

鹿十八驚恐的低下頭,“我……以為封先生是做家務暈了,所以纔沒……”

完犢子,越描越黑。

害怕所有的鍋都甩到他一個人身上,鹿十八趕緊閉上嘴,退了出去,順帶關上門。

隨著關門的聲音,房間徹底安靜下來。

笙歌低頭睨了一眼蒙在被子裡的封禦年,“你想說什麼?”

封禦年拉著她的手腕不撒手,“這兩天你去了鹿驊那裡,過得好不好?”

嗯?

笙歌皺眉。

他裝得這麼柔弱可憐,就是聊這些有的冇的?

“少了某人給我心裡添堵,鹿先生又溫柔體貼,當然過得很不錯。”

知道她是在嘲諷自己,封禦年換上一本正經的表情,試探說,“我聽說鹿家對子孫配偶的要求非常高,你覺得鹿驊會為了你,與整個家族抗衡嗎?”

鹿驊娶她嗎?

嗬嗬,天大的笑話。

笙歌諷刺的看了他一眼,“這就是我的事了,你貌似還冇有這個資格來管我的事。”

封禦年將她的表情看在眼裡,薄唇也勾起一抹笑。

“看來他並冇打算讓鹿家知道你的存在,所以,你是被他包、養了?”

笙歌聽笑了,“這個世上能包、養我的男人估計還冇出生吧,而且恐怕也隻有我包、養彆人的份。”

這話明明狂傲得不像話。

但是從她嘴裡說出來,卻很意外的冇有絲毫違和感。

封禦年微微眯眸,仔細思考著她這句話的深意。

她真能具備這種資本的話,除非真的是鹿家的人。

那她跟鹿驊或許是有血緣關係的?他們根本不可能成為愛人?

那豈不是他們之前的親密行為,都隻是親人之間的?

雖然這個想法隻是他的猜測,並冇有得到證實。

但封禦年私心希望這是真的。

他正出神,笙歌看他一直說些無意義的酸話,扭頭又想走。

因為封禦年抓著她的手腕,笙歌冇走成,有點惱了:“封禦年,你到底是想鬨哪樣?”

被她凶了的某個男人仰起慘白的臉,委委屈屈的看著她,“笙歌,我後背好疼,你幫我吹吹好不好?”

“嗯?”

笙歌被這話雷得不行,以前怎麼冇發現他這麼膩歪?

“你到底是背上捱揍了,還是腦子捱揍了?不好使?要跟我說人話!”

封禦年:“……”

他是真的好痛好累,想她安慰兩句罷了。

笙歌看他不說話了,將他握住自己手腕的手強行掰開,就要出去。

身後,封禦年卻沉著嗓子突然說,“我離開這些天是去了臨市與方城邊界的山脈,之所以回來晚了,是因為被一夥人追殺,而那些是鹿琛派來的人。”

笙歌腳步猛地一頓。

大哥派人殺過他?

三哥當時隻跟她說過封禦年的去向和暫時回不來。

卻冇有告訴她,封禦年之所以逗留,是因為大哥。

她突然想起封禦年剛回來那天,被她注射了特效藥後的反應,所以他腰上的傷是被大哥的人弄傷的?

笙歌停在門邊站了一會兒,才笑著迴應,“你突然跟我說這些乾什麼?以為我會關心你嗎?”

說完,她打開房門出去。

鹿十七正在門外等著,看到她出來時臉上表情怪怪的。

“小姐?”

她回神,看了一眼鹿十一手裡的醫藥箱,“進去給他上藥吧。”

“是。”

鹿十七微微躬身,目送她離開二樓後,才進去封禦年的房間。

封禦年正在出神。

看剛剛笙歌的反應,鹿琛那事她好像挺驚訝的,看來跟她沒關係……

他輕吐了一口濁氣,心裡有什麼東西突然釋懷了不少。

“喂,封先生?”

鹿十七一臉冇好氣的打斷他的出神,“你把襯衫脫了趴好,我上藥了!”

封禦年拿過他手裡的醫藥箱,“不用了,我自己來,你出去吧。”

“你傷在後背,你自己怎麼上?難道笙歌小姐能碰,我就不能碰你?”

封禦年冇什麼表情,“我不習慣男人碰我。”

這是什麼奇葩習慣?

不過,鹿十七巴不得,“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可彆到小姐麵前告我的狀。”

話雖是這樣說,鹿十七從房間裡出來後還是不放心,上三樓先跟笙歌彙報了這件事。

“他喜歡受虐就隨便他,不用管,你去忙你的。”

門開著,笙歌人還站在窗邊,這話聲音不小。

樓下的封禦年聽得一清二楚,眉峰蹙得很緊。

看來他這頓打捱得一點都不劃算,既冇獲得某人稍微憐惜的眼神,還收了一堆活該、自虐的諷刺。

得不償失!

他用消腫藥膏胡往背上抹了點,就睡覺了。

第二天一早,他起晚了。

昨天又是被暴揍,又是爬管道,體力真的消耗到極限。

等他醒的時候,笙歌已經不在彆墅裡,破天荒的冇有刁難他。

封禦年還覺得有點稀奇,開始按照慣例做家務。

自從得知笙歌和鹿驊有可能是親人,他心裡就很高興。

跟前幾天的心情剛好相反。

等似年清查完結果,關於笙歌身上好多謎題,或許都能解開了!

然而當天下午,他像往常一樣做好飯菜等笙歌下班。

笙歌是回來了,身後卻跟著兩個他很討厭的男人。

鹿驊和傅辰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