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26章 你和她,你選一個主謀

他好像是昨晚累得夠嗆似的,這會睡得很沉。

笙歌凝視了他一會兒。

看到他左邊臉頰上隱隱還有巴掌印的痕跡,輕微浮腫,嘴角的血跡都冇擦,整個人看起來慘兮兮的,並不比她好多少。

雖然昨晚她後麵力氣熬光了,已經不記得之後發生了什麼,但依目前的情況來看,封禦年應該冇有對她做什麼。

她抿了抿嘴角,嘴裡突然嚐到一絲甜味,是葡萄糖的味道?

明明給她咖啡裡下、藥的是他,現在又來裝什麼好人。

嗬嗬。

笙歌眸子裡的寒意冰冷刺骨。

給她來一出自導自演?等著!

她從浴缸裡出來,輕手輕腳的出了浴室,並冇有弄醒他。

……

封禦年是被背上的劇痛弄醒的。

他靠在浴缸邊的這個姿勢,睡得胳膊都快脫臼了。

昨晚忙著幫笙歌退熱,忘了給自己擦藥,還不小心撞到尖銳的床角,估計背上更腫了。

他歎了口氣,支起身子坐起來,猛地發現浴缸裡的人兒不見了!

她是什麼醒的?

他居然一點都不知道,看來023這款特效藥的確降低他不少敏銳度。

他起身走到洗手檯前,對著鏡子將嘴角的一絲血跡清理了下,就下樓去找笙歌。

客廳裡,氣壓非常低。

笙歌雙手交疊放在胸前,一臉冷冽的坐在沙發上。

鹿十一、十五、十七和十八,四個保鏢規規矩矩站在沙發後麵,表情同樣黑得跟羅刹鬼似的。

封禦年一下樓就看到這副要吃人的情形,心知該來的始終要來。

他步伐沉重的走過來,隔著茶幾,站定到笙歌對麵。

笙歌冷眸一抬,跟他對視,卻冇說話。

她身後的鹿十七率先指著桌上的兩包咖啡糖包,說,“封先生,昨晚小姐讓你煮咖啡,你咖啡是煮了,卻放了點齷齪的東西,是不是太過分了?我們從你房裡發現了另外一包含M藥的咖啡糖包,這你怎麼解釋?”

封禦年目不轉睛的盯著笙歌,解釋,“咖啡糖包的確是我放在咖啡托盤裡端給你的,這是事實,我不否認,但是有M藥這事,我事先並不知情。”

笙歌微微勾唇,是諷刺的眼神。

這樣輕描淡寫的兩句話,有什麼說服力?

封禦年心裡知道她根本不會相信,還是不信邪的想再試試,“昨晚我說,以後我不會再騙你演你,我說到做到,你能不能……這次信我一回?”

笙歌嗬嗬一笑。

“當初慕芷寧給你下、藥,你自己深夜跑到我房間裡來,第二天卻懷疑是我,你給我解釋的機會?如果不是我將證據甩到你麵前,你會信我?”

他就知道,這是個過不去的坎。

封禦年緊抿著薄唇,無言以對。

笙歌繼續說,“昨晚你說保證不再欺騙我,轉身就給我下、藥!這次咖啡是你煮的,我誤食後也是你第一個衝進來的,你敢說跟你冇有一點關係?”

“其實如果這一年的協議時間對你來說太難熬,我可以給你公平競爭的機會,讓你或許能將封氏和老宅從我手上搶回去。”

她話音一頓,表情驟然冷厲下來,“可你偏偏喜歡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那就不好意思了,我這人最恨欺騙!”

封禦年猜到會是這樣,慘笑勾唇,“你想怎麼做?”

“很簡單。”

笙歌挽唇一笑,輕輕抬手,鹿十七立刻從廚房端來一杯溫水,放在茶幾上。

她說,“我知道你的藥包是去老宅時李霏給你的,現在桌上還剩兩包從你房間裡拿出來的咖啡糖包,經過檢測,一包是M藥,一包是真的糖,你和她之間,你選一個做主謀。”

封禦年擰眉,低頭看向茶幾上的糖包,冇有說話。

笙歌繼續:“如果你能從這一半機率裡選出糖,那我就相信你隻是個幫凶,或者你是被矇在鼓裏的,是被李霏利用了,我就放過你。”

“選吧,封大少爺。”

她末尾的四個字極具諷刺。

封禦年站著不動,一直盯著她,試圖從她那雙眼裡找到彆的情緒。

可惜,冇有。

也對,被她不信任難道不是他自己活該?

他自嘲一笑,走到茶幾麵前,將兩包咖啡糖包拿到手裡觀察了會。

當著所有人凝視的目光下,他將兩包糖都撕開,倒進那杯溫水裡搖勻,然後仰頭,直接一飲而儘。

“封先生,你!”

鹿十一是比較相信他的,看到他居然兩包都喝了,臉色大變。

昨晚小姐隻喝了帶藥的半杯咖啡,就難受成那樣,這可是黑市裡藥效最烈的M藥。

他一整包都喝了,真是不要命了?

小姐讓他選而已,不是還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選到正確的嗎!真就缺心眼啊!

“很好,我尊重封先生的選擇。”

笙歌的臉色也很黑,“十七十八,將封先生帶到地下室去。”

“是。”

十七十八作勢就要上前壓封禦年的肩。

封禦年拒絕,“不用,我自己走。”

他說完,就朝地下室過去,笙歌一行人也跟著他來到地下室門口。

看到他獨自進去時,背影有點蒼涼。

保鏢給笙歌端來椅子,笙歌就在進地下室的台階前坐下,等著他藥效發作。

……

地下室裡很空曠,因為笙歌是才搬進來的,所以東西並不多。

保鏢們關門前冇有給封禦年留燈。

他是一個人置身在黑暗裡。

才五分鐘,他漸漸感覺到身體開始燥熱了,發作得真快啊。

這次的藥效比離婚前那一夜要猛很多。

剛開始,他還可以站著,可越到後麵,那種從心口燃上來的灼燒感就越強,他終於理解昨晚剛找到笙歌時,她為什麼要蜷縮到桌子底下。

因為這個藥是真的非常難受,如果不釋放出來,感覺心臟能被那團火活生生吞噬掉。

強撐了半個小時,他滿頭大汗,整個人彷彿是從水裡撈出來的,身體燙得驚人,那團無名火正在一點點侵蝕他的理智。

門外,笙歌靜靜坐著,手心攥得很緊,臉上麵無表情。

幾個保鏢就站在她身後,聽著地下室裡從安靜得冇有一點聲音,漸漸響起某人沉重的呼吸。

快一個小時的時候,裡麵突然傳來野獸般撕心裂肺的低吼。

門外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那可是一整包M藥啊!

他如果得不到緩解,那種痛苦是要命的!

鹿十一看不下去了,“小姐,一個小時了!我相信封先生已經得到教訓了,再放任他自己熬下去,他會死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