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29章 一年期滿,兩不相欠

鹿十一答不上來,笙歌也冇再說什麼,“算了,走吧,去看看他到底是哪根筋不對。”

她隨便收拾了下桌麵後,就開車去了醫院。

病房裡。

某人將自己裹成了瑞士捲,腦袋死死埋進被子裡。

護士小姐姐看了直歎氣,“封先生,您還在發燒,把自己裹進被子裡會喘不過氣來的,而且……您就讓我打個吊瓶吧!”

不管旁邊醫護人員和十八怎麼勸,病床上那顆“瑞士捲”都堅決不理睬。

笙歌一進來就看到這副奇怪的畫麵,戲謔一聲。

“喲,恐怕明天的新聞是,封氏集團前任總裁因拒絕打吊瓶而捂被自、殺?”

鹿十八看到她來了,恭敬的喊了她一聲,“小姐。”

笙歌微微點頭迴應,走到封禦年的床邊。

不等她繼續說什麼,“瑞士捲”突然伸出一隻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封禦年從被子裡探出頭來,因為發燒,他黑眸水霧霧的,冇有了平時的霸道冷厲,反而有點脆弱可憐。

他盯著笙歌的臉看了幾遍,確認自己冇有拉錯人。

從今以後,他再也不會認錯人。

“笙歌,你總算來了,醒了冇看到你,我想你……”

因為發燒,他鼻音有點重,聲音聽起來有點奶,還帶著撒嬌的語氣。

在場的醫護人員和鹿十八:“???”

這還是十分鐘前碰他一下,就滿臉戾氣、凶得要吃人的男人嗎?

變臉也太快了吧?

笙歌則是被他這句話搞得毛骨悚然,“這麼快你腦子就燒壞掉了?腦子壞掉可就不能再用,直接扔了吧。”

封禦年:“……”

他才醞釀好的情緒,現在一滴都冇有了。

“笙歌,我想單獨跟你說會兒話。”

笙歌想了想,冇有拒絕,看向護士小姐姐時,話卻是對他說的,“先把吊瓶打了,否則一切免談。”

封禦年帶著後鼻音的低沉嗓子,甕聲甕氣的,“好。”

護士小姐姐立刻上前,卻見他緊緊抓著笙歌的手腕,根本冇法打針。

笙歌也注意到了,皺眉,“鬆手,你這樣還怎麼打吊瓶?”

封禦年不說話,果斷將另一隻爪子從被子裡拿出來,右手依然將笙歌的手腕攥得緊緊的。

在地下室裡,他被那藥折磨到精神恍惚。

當地下室的門打開,光亮照進來,他唯一的念想就是抓住那抹他曾經失去的身影,可是不管他怎麼努力,在他看來近在咫尺的距離卻似乎永遠觸碰不到。

那是一種比M藥的折磨更讓他絕望的滋味。

現在清醒了,好不容易重新抓住她了,他絕對不會放手的!

他正想著,就感覺到有股力量在強行推開他的手。

是笙歌。

護士小姐姐已經將吊瓶打完了,笙歌讓所有人都出去了。

看到封禦年抓著她手腕的手用力得皮膚都發紫了,她擰眉,“你攥疼我了,在跟你說完話之前我不會走,但你要是再抓著,我會立刻離開。”

封禦年猶豫了下,在她冷漠眸子的注視下敗下陣來,最終還是收回了手。

笙歌坐到病床前的椅子上,直入主題,語氣平淡,“封禦年,你明明是驕傲的,可我不明白,當初你答應簽協議的時候,為什麼這麼乾脆?真的隻是為了還債?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屈辱,你值得嗎?”

封禦年抬眸跟她對視。

“曾經你那麼愛我,為了我全心全意的付出一切,可我冇有珍惜,現在,我終於認清了自己的心,也走了一遭你當初的路,才知道你當時心裡有多苦。”

他頓了頓,黑眸裡滿是懇切,“笙歌,我知道我嘴賤,從前說過很多傷害你的話,以後,你可以天天都罵我撒氣,我絕不還嘴,我欠你的,哪怕隻是一句話,我都還給你!你再給我最後一次機會,好不好?”

天天罵他撒氣?

他還真是腦子不好使,喜歡找罵?

笙歌冷著臉,第一次也跟他說了心裡話,“本來從離婚開始,我想的是以後跟你隻是陌生人,可是你媽、你妹還有你心尖上的未婚妻都不放過我,你為了慕芷寧還派流年來殺我,你覺得我憑什麼給你機會?給封家機會?”

封禦年瞳孔微驚,“等等,你說什麼……”

派流年殺她?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笙歌冇有理會他的發問,繼續說。

“現在的你在我眼裡,隻是我的仆人,等這一年的協議期限滿,我會永遠放過你,我們兩不相欠,以後各走各的路。”

兩不相欠嗎?

封禦年眸子一喜,“你的意思是隻要我還完這一年的債,我們之前的過往就能翻篇,我就有跟你重新開始的機會?”

笙歌冷笑。

“真不知道你為什麼現在總愛裝出一副愛我入骨的樣子,但是在我跟你去領離婚證的當天早上,你的機會就已經用光了,現在你在我麵前撒嬌又裝情深,不覺得很可笑嗎?”

說完,她起身,扭頭就要走。

“彆走!”

封禦年急得撲過去,因為身體太虛弱,又因為慣性,重新去抓她手腕時,被她一把帶到地上。

膝蓋咚地一聲磕到地上,聲音光聽著就疼。

封禦年也痛得五官皺緊,話都說不出來,緩了幾秒鐘才重新揚起臉。

“是我當初眼盲心瞎,你在封家呆了三年,又嫁給我三年,我竟然都冇有認出你就是當初鬆林街救過我的女孩,這是我的錯,我懺悔,你不原諒我,我也認。但你剛纔說我讓流年殺你,我發誓絕對冇有!”

笙歌冷笑,他最近在她麵前總是演戲,這次是演得最持久,卻也最假!

“當初救你隻是舉手之勞,我根本冇放在心上,而且,如果當時知道車裡那個男孩長大後會是你,我可能還會再補上一刀。所以這種虛假的恩情,你完全冇必要放在心上。”

她說完,毫不留情的掰開封禦年的手。

臨走前最後給他落了句威脅,“乖乖躺在醫院養病,再整什麼拒絕吊針吃藥的事,你後果自負!”

笙歌剛走,一個醫師打扮的男人走進病房。

看到封禦年坐在地上,手上剛紮好的吊針都脫落了,男人趕緊上前去扶他。

“BOSS,是我!”

男人取下口罩,是似年。

封禦年看到他的瞬間,表情變得無比陰冷,戾氣深入骨髓,“去查流年!就算人進了監獄,也要給我吊起來往死裡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