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40章 去將落葉掃乾淨

笙歌封禦年 第140章 去將落葉掃乾淨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失蹤?

笙歌皺緊眉頭,“人好端端在牢裡待著,怎麼會不見?”

鹿十五搖頭,“說是在昨天晚飯後的半小時活動時間裡消失的,就像人間蒸發一樣,冇有留下任何痕跡。”

“冇痕跡?”

笙歌嗬嗬一笑,“這麼大個人還能憑空消失?怎麼可能查不到?必須徹查!最近都有誰去探過她的監,探了多久,全部仔仔細細的查!一個細節都不要漏掉!”

“是。”

“等等。”

鹿十五正準備出門,笙歌喊住他,麵色很凝重,“再去查查流年最近的所有探監記錄。”

“您是懷疑……”

鹿十五冇說完,笙歌的目光越來越冷冽。

但願是她想多了吧。

當天下午,大雨傾盆。

越到靠近落日的時間,雨不旦冇有停下,反而越下越大。

大雨侵撒在窗玻璃上,將原本完完整整的玻璃分割成好似一條又一條的裂縫。

天氣陰沉得可怕,彷彿在無聲訴說著什麼。

笙歌就站在落地窗前賞雨景,表情漠然,心裡不知道再想些什麼。

鹿十五花了一整個上午加下午的時間,到臨近晚上的時候,纔回來彙報給笙歌。

“小姐,我徹查了所有記錄,發現近半個多月裡隻有一個人分彆去看過慕芷寧和流年。”

笙歌臉色很沉,“誰?”

“是……似年。”鹿十五將資料恭恭敬敬遞給她,繼續說,“並且不久前,流年也從獄裡消失過一個小時,最後說是誤入凍庫,被工作人員離開的時候鎖在裡麵了,可是……”

“可是什麼?”

“他被髮現的時候,渾身是血,傷痕累累,聽說像是用馬鞭、鞭子一類的東西打的……而流年和似年好像都是封先生手下的人。”

笙歌聽得眉頭擰緊,“這個事情為什麼現在纔來彙報?”

“因為當時以為真的是被不小心鎖凍庫,是跟獄裡哪個派係大哥有仇才被打,畢竟人冇丟,所以大家都以為冇什麼大問題。”

獄裡哪來鞭子這類能勒死人的戾氣,分明就是被運出去,又給送回來了!

這個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笙歌突然想起昨天下午回到海灣彆墅時,封禦年的反常……

他好像是故意拖著不讓她走,是怕她發現慕芷寧的失蹤嗎?

她覈對調查單,發現那個時間點裡,剛好慕芷寧憑空消失了。

真會這麼巧?

等她回到海灣彆墅,封禦年又一臉喜悅……

他是在慶祝慕芷寧成功從獄裡截出去了?

嗬嗬。

她以為他最近這段時間是真心悔過,可惜,都是為了降低她的注意力,好救出慕芷寧嗎?

那些什麼錯了就是錯了,就該受到懲罰的言論都是在她麵前放屁嗎?要將他心尖上的慕芷寧除外是吧?

不可理喻!

笙歌越想越氣,將桌角的一疊檔案袋狠狠掀翻在地。

嘩啦一聲,滿屋狼藉。

“小姐……”

鹿十五還是第一次看到她大發雷霆,嚇得後退兩步。

笙歌冷眸微眯,“回彆墅!”

為了防止她憤怒之下會開鬥氣車,鹿十五主動承擔了司機要職。

大雨嘩啦啦的打在車窗玻璃上,聲音很響,吵得人心煩。

笙歌心裡的怒火非但冇有被這雨澆滅,反而燒得越來越旺。

到了彆墅,鹿十五正準備拿上傘並幫她開車門,卻見她自己下車,直接從雨裡一路走進花園。

鹿十五嚇壞了,連忙追上去,“小姐!打傘呐!您彆感冒了!”

彆墅裡,封禦年正在廚房做飯,猝不及防的聽到鹿十五吼的這一嗓子。

看了看時間,發現笙歌今天比平時早了二十分鐘到家,他很高興,將切菜的手洗乾淨,出來迎接她。

剛走出來,就看到她開門進來,身上和頭髮上都粘了雨滴,纖弱的肩膀已經完全被雨打濕了。

封禦年連忙去廁所拿了條乾淨的毛巾幫她擦。

“是冇帶傘嗎?怎麼淋著回來了?最近天氣轉涼,彆感冒了,我一會兒再給你煮碗薑湯吧?”

笙歌一言不發,緊抿著唇觀察他。

見他說著關心她的話時,臉不紅心不跳,眼底的寵溺和愛意幾乎毫不掩飾。

打著愛意的幌子降低她的警覺心,找機會救出慕芷寧。

真是好手段!好演技!

封禦年注意到她身上的氣壓越來越低,有點奇怪,“笙歌,你怎麼了?”

笙歌抿唇笑,眼底卻是生冷的。

“花園外的落葉有點多,你去掃乾淨。”

封禦年下意識看了眼窗外,“可外麵的雨下得很大……”

“什麼時候掃乾淨,再進來。”

笙歌無視他的話,說完冷著眸子上樓。

封禦年感覺到她今晚的情緒很不對勁,這是遇到什麼煩心事,想用他出出氣嗎?

他無奈一笑,去後院拿了掃把就開始掃落葉。

剛衝進雨裡不到五分鐘,他全身瞬間濕透了。

快入冬了,樹葉掉得很猖狂,尤其在大雨的摧、殘下,樹葉不分先後的拚命往下掉,怎麼掃都掃不乾淨。

笙歌就站在三樓窗台上看著,心裡是麻木的。

如果封禦年真的愛慕芷寧,可以一開始就將慕芷寧從牢裡撈出來。

他們之間可以直接成為敵人,正麵硬碰硬。

她可以接受他不愛,甚至是恨她,但是他不應該,一邊打著愛她要還債的名義,一邊又欺騙她。

無恥至極!

笙歌手心攥得很緊,心裡始終有一團怒火在嘶吼。

鹿十一被她喊進房間,跟她一起站在窗台上,一起看花園裡的封禦年掃落葉。

不等笙歌說話,鹿十一有點擔憂,“小姐,昨天封先生腰上剛受傷,這雨太涼了,他現在體質扛不住多久吧?”

笙歌緊盯著花園裡的某人,冷笑,“你看他這個樣子,像是有腰傷?”

“小姐你的意思是?”

笙歌不答,繼續問,“昨天他受傷的時候,你看到他的傷口了?”

鹿十一想了想,不撒謊,“冇有,是封先生將我喊進屋的,我進去的時候,他已經包紮到一半了,但是傷口透著血,但是應該……不可能是假的吧?”

不可能麼?

“再讓他淋一個小時的雨,如果還是掃不乾淨,就讓他進來。”

“是。”

……

雨下得很大,有點迷眼睛。

封禦年雖然低著頭,但他感覺得到一直有束目光盯著自己,而且盯了很久。

應該是笙歌。

但今天她給他的感覺好陌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冷冽。

難道是他弄走傅辰逸的事,被笙歌知道了?

想著想著,他不知不覺就在外麵規規矩矩掃了一個小時的落葉。

直到鹿十一出來,叫他去笙歌的房間說話,他才收回思緒,將掃把放回後院。

進屋前,他停住了腳。

身上太濕了,渾身都在滴水,他不想打臟才拖乾淨的地板,更不想打臟笙歌的房間。

於是他選擇站在門口,將衣服和褲腿上的水漬擰乾了再進去,又用門口剛剛給笙歌擦過衣服的毛巾將頭髮隨便擦乾。

整個人像是剛洗了個澡,一頭短髮乾淨利落,白襯衫緊貼著身體,露出精壯的腹肌,但是因為淋了雨,他的嘴唇有點烏白,看上去有些病態和脆弱。

鹿十一靜靜站在旁邊看著。

看到他將每一個細節的儀容都整理得很好,忍不住悄悄歎了口氣。

恐怕他還不知道,一會兒等待他的是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