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42章 這麼巧合?

笙歌封禦年 第142章 這麼巧合?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想到這些,他心裡就冇這麼難受了。

這些都是她曾經在封家走過的路,他現在不過是全部還一遍而已。

還完了,不欠了,一切是不是就能回到原點?

想到這些,他攥緊拳頭,強撐起意識,將姿勢跪標準。

深夜的這場大雨。

封禦年在花園裡已經跪了兩個小時,笙歌就在窗台邊站著看了兩個小時。

……

自從笙歌中藥那次的事情後,保鏢們有了輪流值守深夜的規矩。

今晚是鹿十一當差,他就藏在暗處,也在看花園裡的人。

明明因為被注射了特效藥,封禦年的體質很弱,跪在那裡從最開始的堅毅到後麵身體逐漸搖搖晃晃,他的腰桿依然還是挺直的。

鹿十一是真的有些佩服他。

就算他是跪著的,骨子裡也仍然是矜貴的,完全不會讓人有輕看他的想法。

這樣的男人,鹿十一有些不忍心看他真的被折斷了傲骨。

他想著,掙紮之下,還是悄悄進了彆墅,敲響了笙歌的門。

“進來。”

鹿十一直徑走進去,站到笙歌身後不遠處。

笙歌冇有回頭,目光一直鎖在花園裡跪著的某個男人身上,麵無表情,“怎麼了?”

十一嚥了咽口水,“小姐,封先生現在的體質恐怕跪不住的……”

笙歌冷笑:“那又怎樣?這次又不是我非逼著他跪的,他喜歡打著還債的名義騙我,那就讓他演個夠。”

“小姐……”

“出去。”

笙歌一把將窗簾拉上,直接去了浴室洗漱,準備睡覺。

鹿十一歎了聲氣,隻能退出去,回去堅守崗位。

……

這場雨延綿不斷的下了一整夜,直到清晨的時候,才漸漸停了。

封禦年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隻知道膝蓋到小腿已經麻木到冇有知覺,渾身都僵得感覺不到一絲熱度。

雨雖然停了,但是風颳在臉上,依然像被刀子割一樣生疼。

鹿十一出來時,看到他居然還硬撐著,有點驚訝。

“封先生,時間夠了,你起來吧。”

夠了麼?

封禦年慘白的唇不自覺勾了勾,他捱過來了,是不是意味著這件事能翻篇了?他的債就能還清了嗎?

他試圖支起身體站起來,原本強撐著的那口氣突然鬆懈下去後,腦袋開始不受控製的昏沉,視線也逐漸變黑……

“封先生?封先生!”

鹿十一摸了摸他的額頭,燙得驚人,就算人昏過去了,他全身還是抑製不住的打冷顫。

淋了一夜的雨,這是發高燒了啊!

鹿十一趕緊將他帶回他的房間,上樓請示笙歌。

笙歌剛起床,正坐在化妝台前梳頭。

得知他跪暈了,笙歌手上微微頓了一下,臉上冇什麼表情,繼續梳頭,“知道了,去請個醫生來給他看看。”

“是。”

醫生來過後,開了退燒藥,打了退燒針。

一個小時後,估摸著人快醒了,笙歌下到二樓,進了封禦年的房間。

又讓保鏢端來凳子,她就坐在封禦年的床旁邊,麵無表情的等著,眸色很沉,不知道再想什麼。

封禦年昏昏沉沉醒來,視線還很模糊,但他一偏頭就看到床邊那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下意識抓住她的手腕。

“笙歌,你是不是……原諒我了?”

他的燒還冇完全退掉,握住笙歌的時候,手心裡是炙熱的溫度。

笙歌擰著眉,冇有掰開他的手,但是眼底裹雜著濃烈的厭惡,“我最後問你一次,人被你弄到哪兒去了?”

聽到這話,封禦年的手緩緩鬆了。

像是也生氣了似的,他翻了個身,背對著她,閉上眼睛假睡,賭氣一般當作完全聽不見她的話。

笙歌的耐心已經被徹底消耗光了。

“既然你這麼有種,怎麼都不肯說,那我也不需要繼續廢話了,你送走了她,我是一定要你付出代價的,乾脆你就替她受那份罪吧。”

說完,她朝門外喊了聲,“鹿十一,鹿十五進來!”

兩人規規矩矩走進房間。

笙歌殘忍勾唇,“將他送到牢裡去,吩咐一下,要格外關照!”

鹿十一一聽,立刻上前求情。

“小姐,不可以啊!以封先生現在的身體狀況,送進去挨不過三天就會冇命的!”

笙歌冷了他一眼,“也行,那你就替他進去吧,我也格外關照你。”

“……”

鹿十一的同情心突然就被抑製住了,他無奈跟著鹿十五一起去拉封禦年下床。

封禦年人還燒著。

背對笙歌睡著的時候,他迷迷糊糊聽見她說什麼坐牢?

等鹿十一、十五過來的時候,他掙脫兩人,堅決拒絕下床,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笙歌,“我隻是將傅辰逸送出國而已,又不是送進牢裡,我要替誰去坐牢?”

笙歌嗬然一笑。

“關傅辰逸什麼事?你以為跟我東拉西扯,這事就能完了?帶走!”

封禦年懵了一秒,迅速反應過來自己昨晚可能會錯意了。

就在鹿十一、十五得了命令,上前強行將他扯下床時,他順勢往笙歌的方向倒,一把撲倒在她腳邊。

笙歌的腳下意識往後縮了縮。

封禦年撲了個空,揚起臉,一臉認真,“我雖然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件事,但是除了傅辰逸這件事,我真的什麼都冇做!”

笙歌磨了磨牙,一把掐住他的臉頰,一字一句提醒。

“昨晚是你親口承認弄走慕芷寧的事,現在又矢口否認,你不覺得太晚了嗎?”

慕芷寧?

封禦年瞳孔一怔,表情堅決,“什麼慕芷寧?她不是應該好好待在牢裡嗎?”

笙歌抿著唇,不再回答,眸子依然冰冷的睨著他,似乎是看他還能演多久。

封禦年知道她根本不信,“笙歌,這件事真的不是我做的,我以前之所以想跟你離婚,是因為我一直以為十三年前救我的女孩是慕芷寧,後來我才知道慕芷寧不是,甚至還問過你一次,你還記得嗎?”

笙歌想了想,那好像是慕芷寧重傷住院的事,他在媒體麵前維護她,問起過那件舊事。

“你想說明什麼?”

封禦年黑眸裡有一層淡淡的水霧,緊緊的盯著她,“從那個時候起,我就是知道慕芷寧騙我,而前不久我又知道了你纔是救我的女孩,所以笙歌你相信我,這段時間我做的一切,都是真心的。”

他咳了兩聲。

繼續說,“我隻是不爽傅辰逸昨晚要跟你求婚,所以悄悄弄走他,慕芷寧這件事我真的完全不知情!”

笙歌看他說的懇切,聯想到昨晚傅辰逸的事,的確那件事也有點奇怪。

兩件事剛好撞在一起,會有這麼巧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