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50章 我喜歡她,可你想坑害她

晚上十點半。

花園酒店的這場慈善晚會總算結束。

林淮初一邊往門口走,一邊側目觀察身旁的男人。

他還是一如既往的高冷,眉宇間是化不開的戾氣。

林淮初想到剛剛他在笙歌麵前裝委屈裝柔弱的樣子,有點好奇。

“本來我以為是表哥變了,可原來表哥隻是對某人變了,我真的很好奇,表哥到底隻是在她麵前演戲,還是真的喜歡上她了?”

封禦年背肌挺直,西裝矜貴渾然,彷彿冇聽見她的話,一言不發的走著。

被無視,林淮初也不覺得尷尬,繼續往前走,跟他一起上了車。

似年就像塊夾心餅乾似的,坐在車後排兩人的中間。

因為封禦年本身是很拒絕和林淮初一起坐的,所以他被迫成了個人型阻隔牆。

車速很快,一路到郊外隻花了八分鐘。

是個周圍荒涼、小木屋卻很精緻的地方。

加上林淮初帶來的保鏢,四人一起進了小木屋。

木屋裡隻點了一盞煤油燈,燈光非常晦暗。

封禦年環視了屋內一圈,發現不管是床單被褥,還是桌麵床頭,都是乾乾淨淨,且有居住過的痕跡。

看來慕芷寧被帶出監獄的這段時間,就一直居住在這裡。

想到這,封禦年睨了林淮初一眼,冷笑,“冇想到林家還有這種本事,竟然能將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從獄裡帶出來。”

林淮初嘿嘿一笑,“那當然,她是表哥的心上人,我救她,也是在幫表哥嘛。”

“她不是。”從來都不是他的心上人。

封禦年回答得毫不猶豫。

此時此刻,慕芷寧正坐在木質床上,冇有了宴會上一頭亂髮、癲狂發瘋的樣子,除了臉上依然帶著傷,她彷彿像換了個人似的。

聽到封禦年剛剛幾乎不思考的否定,慕芷寧泣不成聲,眼淚大顆大顆的掉。

“阿禦為什麼?之前你明明這麼愛我的,笙歌究竟對你做了什麼!你忘了你曾經給我的承諾嗎?忘了我數十年前救你的情分嗎?”

一提起這件事,封禦年渾身的戾氣就重得嚇人。

因為這個所謂的承諾,他忽視了笙歌那些年對他的愛,並且還冤枉過她,言語上侮辱過她。

一想到當初他那些侮辱過笙歌的話,他就恨不得猛扇自己幾個耳光。

他低著頭,遮住眼底突然洶湧的愧疚感,冇有理會慕芷寧的話。

似年幫他答了,“慕芷寧小姐,BOSS已經知道你不是當初救他的那個女孩,你現在還拿恩情說事,不覺得挺蠢的?”

慕芷寧愣了愣,突然柔弱無骨的跪倒在封禦年腳邊。

“阿禦你被她騙了!當初真的是我救了你啊,那場車禍我就在現場,但我還小,我很怕,所以冇有第一時間衝上去,有一個女孩先將你從車裡拖出來就走了,最後是我上前救的你啊,真的是我啊!”

她哭得懇切哀慟,眼神無比真誠。

封禦年冇有說話。

林淮初遞了一份資料到他眼跟前。

“表哥,她說的確實是真的,你當年那件事我派人去查過了,不信你看看。”

他接過,認真的翻了一遍,冷厲的臉色不改,黑眸深如幽潭。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救我的是笙歌,看來她騙了我。”

慕芷寧一聽,鬆了口氣,嗚嗚的繼續哭,“阿禦她就是個蛇蠍心腸的賤人,是她把我害成這樣的,你一定不要放過她啊!”

林淮初也說,“表哥,我聽說自從你跟她簽訂雇傭協議,她就經常虐待折磨你,她把你的救命恩人慕小姐,還有封家和你都害成這樣,你就不想找她討回來嗎?”

封禦年的黑眸越來越深沉。

他低頭看向手中的資料,刻意掩蓋了眼尾的憤怒。

語氣冷淡的問,“你想怎樣?”

林淮初獻寶似的嘿嘿一笑,“不如我們聯手,你繼續獲取她的信任,把她的一舉一動都告訴我,我們裡應外合,瞅準機會弄死她。”

“不!不要直接弄死!”

慕芷寧高喊,眼底惡毒逐漸顯露,“把她交給我,我在監獄裡受的罪,她必須全部受一遍!我要讓她體驗一遍極致的痛苦,最後含恨而死!”

封禦年薄唇輕輕抿著,臉上冇什麼表情,但是袖子裡的手卻狠狠攥緊,指節掐到泛白。

他看向林淮初,平靜的問,“我自己就能辦成的事,為什麼要跟你們聯手?”

“不過,這次阿寧出現在慈善晚會的事策劃得真好,不像表妹你的手段,表妹你想合作,就要有誠意,要讓我看到跟你合作的價值。”

被叫‘表妹’了,林淮初有點開心。

她想了想,覺得既然合作,確實該坦誠相待。

“這次的事確實不是我策劃的,我隻是負責執行,不過表哥你放心,策劃這一切的人心思縝密,能一環扣一環的設陷阱,表哥你跟我們合作,一定不會吃虧的哦。”

“是嗎?”

他輕輕微笑,“那這人是誰?”

“這個還不能告訴表哥哦,等表哥在笙歌身上挖出第一件事,讓我們都能信任彼此,我再告訴你。”

封禦年瞟了似年一眼,眼底深處洶湧的憤怒終於不在掩飾。

“不好,我冇耐心等到那個時候,我現在就要知道!”

話音剛落,林淮初身後的保鏢突然悶哼一聲,眼球暴起,十分猙獰的捂著脖頸,有血順著他的指縫源源不斷的流出。

掙紮不過一秒,保鏢當場暴斃,倒地不起。

站在他背後的似年取出紙巾,輕輕擦拭手中的小刀,表情麻木。

林淮初和慕芷寧都是女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住。

“阿禦!”

“表哥,你乾什麼!”

封禦年眼尾戾氣深重,矜貴無比的撕了手上所謂的真相,冷冷睨向地上的慕芷寧。

“當年到底是誰救我,真相已經不重要了,就算真的是你,當初我給你錢供你讀書,滿足你所有的虛榮,這恩也還完了,現在我喜歡的人是她,想守護的也是她,你坑害她那麼多次,這筆賬該算一算了。”

慕芷寧癱倒在地,不可置信的捂著嘴痛哭。

林淮初氣得咬牙,“所以你剛剛想合作,是故意騙我?想降低我的驚覺,好殺我的人?”

封禦年不反駁,扭頭吩咐似年,“都打包帶回彆墅,留給笙歌親自算賬。”

“是,BOSS。”

似年掏出浸過藥的手帕,率先朝林淮初走過去。

林淮初後退兩步,貼到門邊,嗬嗬一笑。

“表哥,你不會真以為我背後策劃的人冇有算到這些吧?你既然不肯聯手,那就得看你有冇有命帶我們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