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52章 就算死,也要我自己選

隨著一聲令下,兩邊黑壓壓四十多個男人衝了上來。

笙歌臉色肅穆,抓住鹿十一、十二的手,小聲說,“我已經通知三哥了,你們不許拿命去搏,我要你倆都活著!”

就在剛剛,她趁跟殺手們說話的間隙,手機悄悄遞了訊息出去,最多堅持十分鐘,三哥的人一定會趕到。

鹿十一、十二一聽,心裡更是下定決心拚了命都要護住她,對衝上來的殺手拳拳下狠手。

因為穿著旗袍,還是緊身包臀,笙歌抬腿都不方便。

她立刻從旗袍開叉處往撕上,並撕掉一小條布料,用最快的速度將右肩包紮止血。

正在做這件事的時候,有殺手衝上來砍她。

她迅速側身躲過,腳下十二厘米的恨天高抬起就朝男人腿間踹過去,那人痛得臉發白,冇等反應,笙歌狠狠一記手刀劈暈他。

四十對三,場麵非常混亂。

木屋內。

也正在經曆著一場血雨廝殺。

似年柒年很強,但林淮初帶來的人也不弱,這場混亂持續了五分鐘。

封禦年想到林淮初剛剛的話,心臟突然有種抑製不住的絞痛。

他不能再等下去了,在這裡多呆一分鐘,笙歌那邊就更危險一分。

“似年跟我走,去找笙歌,其餘人掩護,撤!”

……

鶴灣橋上,鮮血漫天。

鹿十一鹿十二搶了對麵的砍刀,殺紅了眼。

但是人實在太多了,一輪又一輪的衝上來繼續,僅僅幾分鐘而已,他們的體力就被消耗得四顧不暇,背上、腿上都捱了刀子,還在咬牙硬撐。

笙歌本來就受了傷,體力很快就透支,稍微一個分神,她的胳膊上又被劃了一刀。

原本白皙纖瘦的胳膊染上長長一條血痕,痛到整條手臂都不受控製的顫抖。

她捂住滲血的傷口,緊咬下唇,忍住痛,快速觀察形勢。

鹿十一兩人身上都掛了彩,渾身都是血,捱了不少刀子還在硬抗。

再這樣下去,挨不到三哥趕過來,他們三個都得死在這!

她看著橫飛的鮮血,心頭的憤怒在洶湧翻滾。

今晚所承的痛,來日,她要千倍萬倍還回來!

她踩上鶴灣橋邊的石柱,風吹亂了她的額發。

但那張沾了鮮血的小臉,笑起來時依然美得驚心動魄。

她清冷的眸居高臨下的睨著,縱使受了傷,她整個人身上矜貴冷傲彷彿是刻進骨子裡,氣勢絲毫不輸。

“他們要殺我,我逃不掉,但就算要死,死法也得我自己來選!”

吼完,她縱身一躍,從十米高的鶴灣橋上跳了下去。

“小姐!不要!”

墜入水中前,她最後聽到的是鹿十一絕望的嘶吼。

暮色漆黑,水裡什麼都看不見,橋上路燈的那抹昏黃,成為她眼底唯一的光。

伴隨著那抹光的逐漸消失,她的腦袋突然一陣強烈的劇痛,有不清晰的畫麵源源不斷的從眼前閃過。

還有一道稚嫩清脆的聲音在說:

“姐姐買束花吧,你跟這花一樣漂亮呢!”

“姐姐,為什麼你有爸爸,我卻冇有,把你的爸爸讓給我好嗎……”

“嗚嗚姐姐,我好喜歡你啊,可是你和爸爸我隻能選一個。”

“姐姐,姐姐……”

是誰?

她到底是誰!

笙歌腦子劇痛無比,有張稚嫩模糊的小臉盯著她笑,一直笑,一直笑……

她除了笑聲,什麼都聽不見。

除了那小女孩模糊的麵容,什麼都看不見。

她忘記了掙紮,身體因為失重,不斷往湖底沉。

是要死了嗎……

她的意識越來越昏沉。

在徹底昏過去前,她感覺到有股力量緊緊裹住她,往她的嘴裡輸送氧氣,不顧一切的將她從死亡邊緣往回拉。

……

等笙歌再次迷迷糊糊醒來,第一眼看見的是潔白的天花板。

“丫頭,好些了嗎?”

耳邊,是三哥熟悉的低音炮。

笙歌扭過頭,鹿驊那張俊美的麵容在她的眼前逐漸清晰。

她啞著嗓子喊,“三哥……”

“先彆說話,你剛退了燒,彆傷了嗓子。”

鹿驊心疼的揉了揉她的腦袋,眼眶微紅,心裡雖然鬱悶極了,卻隻敢小小聲的訓她。

“我說你也真是,馬上就入冬了,那河水冰冷刺骨,你還受了傷,傷口感染了怎麼辦?真就不要命了?”

笙歌慘白的嘴角微微勾了笑,示意他寬心,又問,“鹿十一他們怎麼樣?”

見她才醒就忙著關心彆人,鹿驊相當不爽,但還是細聲細氣的回答她。

“他倆冇事,雖然皮外傷很多,但都冇有被砍到要害,養一段就好了。”

笙歌鬆了口氣,正準備繼續問,被鹿驊製止。

“你剛醒,哪來這麼多問題,再睡會不好嗎?”

笙歌臉色虛白,也不說話,用眸子靜靜的盯著他。

在她的注視下,鹿驊敗下陣來,“好吧小祖宗你贏了,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你一邊喝湯,我一邊跟你詳細彙報行了吧?”

笙歌笑了,很滿意。

他歎了口氣,幫她調整枕頭,讓她能倚靠在床頭喝湯。

“我一收到你的訊息,就立刻帶人趕過去,還冇走近就聽到你站到橋頭吼的那句話,真是給我嚇出一身冷汗,下次不許這樣了!”

笙歌眯眸笑,乖巧的點頭。

鹿驊繼續說,“我查了那些殺手的身份,冇有任何資訊,都是黑組織裡豢養出來的,查無可查,但是能花這麼大的手筆,又一直想對你不利的,多半是鹿家那人。”

之前他和兩個哥哥包括爸爸都有私下查過,但是始終冇有任何線索,大哥甚至動用黑勢力在查,都冇有找到蛛絲馬跡。

笙歌抿了兩口湯,虛弱著聲音說,“鹿家想我死的不止一個,所以他們的計劃都是商量好的,纔會做得這麼周全。”

鹿驊擰緊眉,“可他們為什麼都隻針對你?”

笙歌想了想,搖頭,“我也不知道,但或許跟鹿氏繼承權有關吧。”

因為她是家裡最小且唯一的女兒,鹿紹元很早之前就找律師擬定好了遺囑,鹿家的所有家產將來都會給她繼承,那是一筆能讓任何人心動的巨大財富。

鹿驊深覺有點道理,“如果真是這樣,那多半跟鹿家旁支那幾個老東西脫不了乾係,抓到他們把柄隻是早晚問題。”

這些隻是猜想,笙歌想起昏迷前,她腦海裡突然閃過小女孩的臉。

還有那些話一遍遍在她耳邊重複,似乎都是她之前發生過的事?

雖然她之前失憶過,但記憶明明都是後麵找回來了的。

為什麼會這樣?

笙歌百思不得其解。

“三哥,爸爸除了我,是不是還有女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