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68章 賭命,給腦袋開個瓢

他斜躺在沙發上,那雙湛藍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盯著封禦年。

姿態慵懶,邪魅十足。

他查過封禦年身邊的手下,不是個簡單的人物,而封禦年的資料太乾淨,乾淨得讓他不得不懷疑。

“我隻是封禦年,僅此,而已。”

封禦年黑眸凝起,長腿邁到寧承旭旁邊的沙發上,坐得筆直端正。

他輕輕一瞥,目光先是注意到寧承旭袒露的黑襯衫裡精緻完美的胸肌和鎖骨,配上那張湛藍深邃的鳳眸,簡直好看得像個妖精。

連他一個男人都覺得這副畫麵美豔極了,笙歌應該也會覺得很養眼的吧?

封禦年冷不丁地想起寧承旭那句和笙歌‘多年的情分’,還有在JC局裡,笙歌看到寧承旭時,眼神裡的複雜。

笙歌她……是喜歡過他的吧?

寧承旭注意他在盯自己的身體,邪魅勾唇,“我這人對自己的東西勢在必行,如果有彆人敢染指,我會剁了那個人,把東西搶回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封禦年笑了。

就憑寧承旭,想剁他?

他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矜貴的送入喉中,語氣極具挑釁。

“你可以試試,我奉陪,但是……”

他頓了頓,表情嚴肅而慎重,“笙歌她不是誰的私人物品,這個問題我早就領教過,她一向有主見有想法,她做的決定旁人影響不了。”

“當然,不過我可以引導她做選擇,就像昨晚。”

提到昨晚,封禦年黑眸一斂,戾氣迸發,寒意肆起。

寧承旭坐起來,跟他對視,“她的槍法是我教的,她很聰慧,一學就會,昨晚我就在她身後,將她的出手看得清清楚楚。”

封禦年意識到他想說什麼,猛地蹙起眉。

他繼續:“她如果不想傷你,完全有能力讓你毫髮無損,所以她心裡是對你有氣的,甚至是動過殺心的。你對她來說隻是寵物而已,聽話就獎勵,不聽話就懲罰,她早就不愛你了。”

“你再想想她第一次見我時的表情,她心裡是有我的,等我跟她之間的誤會解開,你這隻寵物就冇了存在的意義,你能明白?”

封禦年薄唇抿緊,瞳孔微顫,黑眸幽深而冷厲。

寧承旭欣賞著他的表情,笑得很狂妄。

卻見下一秒,封禦年也笑了。

“不愧是秘查處老大,善離間,攻心計,能揪住人的脆弱,揉碎撕扯,將人心傷得血淋淋的。”

聞言,寧承旭凝著鳳眸,慎重的盯著他。

僅僅是兩句話,這麼快就反應過來,這男人絕不是表麵這麼簡單。

封禦年繼續說,“今天你悄悄約我見麵,不止這麼輕鬆吧?”

寧承旭恢複輕笑的表情。

“你難道就不想看看在她心裡,你到底有多少份量?在生死麪前,她更在乎你還是我?”

兩個男人遙遙對視。

一個冷戾深邃。

一個邪魅狂狷。

……

笙歌和思羽正在開會,開會剛到一半,外麵走廊突然傳來一陣吵鬨。

聲音很響。

笙歌和思羽兩人互看一眼,起身推門檢視。

門外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正在跟女助理爭執。

“怎麼了?”她問。

助理連忙走過來說,“笙總,我跟這位先生說了,您正在跟思羽姐開會,不方便見客,可他就是想闖進來,我差點冇攔住!”

男人回過頭,對著笙歌恭敬鞠躬,“笙歌小姐。”

笙歌打量著他的臉,好像在哪兒見過,“你是寧承旭身邊的人?”

那人被認出來,很高興。

“是,我是旭爺的人。很冒昧打擾到您,實在是這事很急,我家旭爺跟封先生要玩賭命遊戲!”

“賭命?”

笙歌冷眸微眯,“寧承旭又想搞什麼把戲!”

“他倆這會兒就在色界酒吧包房,您快跟我去勸勸吧,完了可能就真出人命了!”

笙歌擰眸,小臉幾乎是瞬間陰沉下去。

她回頭吩咐站在門口的思羽,“你先下去忙吧,明天再繼續開會。”

吩咐完,她迅速趕往色界酒吧。

推開VIP包房的門,兩個男人正隔著茶幾,對坐在環形真皮沙發上。

而茶幾上,擺放著排列整理的槍械零件。

彼此眼底的勝負欲極強。

注意到笙歌進來,靠近門邊的封禦年迅速起身,擋住她的視線。

笙歌冷著眸,語氣不善,“乾什麼?”

封禦年微微回眸,開口是對寧承旭說的,“衣服穿好。”

寧承旭挑了挑眉,慢條斯理的扣好鎖骨處鬆開的兩顆襯衫鈕釦。

見他穿戴整齊了,封禦年才往旁邊挪了挪,讓笙歌先入座沙發。

笙歌坐到了正中間位置,雙手交疊,姿勢霸氣,冷冷的瞥了一眼茶幾上擺列整體的槍械零件。

紅唇冷笑:“玩組裝遊戲?輸了就拿槍往對方腦袋上開個瓢?誰的主意?”

兩個男人同時沉默。

笙歌側眸,先看向封禦年,“他是秘查處老大,從小摸這玩意的,你居然同意跟他玩比組裝,你懂槍?”

這話,是試探。

封禦年黑眸微微含笑,“以前有幸用過幾次,雖然不熟,但他挑釁在先,作為男人,當然得搏一把。”

寧承旭說:“笙妹妹,這是我們男人之間的遊戲。”

笙歌冷哼一聲,交疊著手,往沙發後背靠,表情冷傲,語氣無情。

“既然你們自己不把命當回事,我纔不攔呢,隨便吧,讓我看看一會兒誰的腦袋先開花。”

寧承旭的手下都懵逼了。

“啊?您不是來勸和的嗎?”

笙歌表情冷漠,像是來看熱鬨的。

寧承旭看向手下人,“出去,一會兒不管聽到什麼,發生什麼,都不許進來。”

“是。”

幾個手下人一走,隨著包房門的關閉,房間內陷入極低的氣壓。

寧承旭看向封禦年,勾唇,“我們可是簽了生死狀的,誰先裝好,誰就能一槍打死對方,絕不反悔,你真的要賭?”

封禦年臉上是雲淡風輕的笑。

“奉陪到底。”

笙歌緊了緊手心,呼吸微微一沉。

寧承旭的心比封禦年狠辣,如果他贏了,是一定會開槍的。

但封禦年既然敢賭,一定不是無準備的仗。

槍支武器在華國管控非常嚴,就算是豪門家族,也不一定有多少人碰過,封禦年竟然說用過幾次。

她倒是挺想看看封禦年對這玩意的瞭解程度,手速如何。

正想著,茶幾兩邊的男人正挺直而坐,周身殺氣濃烈。

由寧承旭數秒後。

遊戲,開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