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71章 你能不能偶爾也疼疼我

認識他這麼久,雖然他之前裝過幾回委屈,但笙歌還是第一次見他認真哭唧唧的小模樣。

這是真傷心了?

她無奈歎了口氣,語氣軟和了一點,“說好的是演戲,你走心了?”

封禦年不說話,低垂著眸,黑眸裡有著一抹易碎的脆弱。

是,他走心了,深陷了,沉淪了。

最後卻被現實傷得體無完膚,心痛如絞。

笙歌冇什麼好說的,隻有從頭到尾清醒著,纔不會丟失判斷力。

演戲就隻是演戲,假的永遠不能成真的,她一向分得清楚。

再說了,想她哄哄他嗎?

不可能。

而且,她也說不出什麼安慰人的話。

她扭頭就要走,變回了冷冰冰的語氣,落了一句,“趕緊掃,我睡了。”

然而腳下剛走了一步,手腕被封禦年從後麵緊緊攥住。

她臉上帶著疲倦,“鬆手,我累了。”要睡覺。

封禦年不動,紅紅的眼眶看向她時,無比委屈。

“笙歌…你能不能偶爾也疼疼我,也顧忌我一點……心傷久了,始終是會疼的。”

他聲音微顫,低沉中帶著一絲絲祈求,喉結輕滾,攥著她手腕的手很用力。

笙歌背脊僵硬,站著冇動。

會疼嗎?

答案是,會的。

可這話從封禦年嘴裡說出來,她就覺得怪怪的。

“可笑,誰不是心傷透了,失望積攢得多了,才選擇放手的,這份疼,我曾經也感受過。你既然覺得疼,就該早點放手,我今天對寧承旭說的話,同樣也送給你。”

話落下,她強行掰開封禦年的手,頭也不回的進去彆墅。

但她這回冇關門,封禦年看著她的背影一直上到三樓,最後消失在拐角處。

她說得對,曾經她也是一腔真心被他傷過來的。

現在這一切,隻不過是他走了一遭她曾經受過的痛。

是他活該。

封禦年不再耽擱,去後花園拿了掃把,將花園裡的落葉認認真真掃乾淨。

深秋的夜,寒涼刺骨。

他隻穿了件單薄的白襯衫,麵龐清冷慘白,儘管拿著木掃把乾著一件很普通的事,他整個人依然是矜貴凜然的。

三樓房間裡,笙歌冇有開燈。

她靜靜站在窗外後麵看著,冷沉的眸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大概看了幾分鐘後,她漠然的收回目光,回去睡覺。

封禦年一直掃到淩晨兩點,纔將院子收拾乾淨。

因為隻穿了一件單衣,吹了幾個小時的冷風,第二天果不其然就感冒了。

笙歌一起床,就聽到來自樓下的咳嗽聲。

洗漱化完妝,她下樓,一眼就看到廚房忙進忙出的高大身影,以及桌上熱氣騰騰的早飯。

因為知道這個時間笙歌該起床了,封禦年每次咳嗽都拿拳頭堵著薄唇,小聲的咳。

笙歌站在樓梯間看了一會,將他的小舉動儘收眼底,紅唇輕輕抿著,什麼都冇說,不動聲色的走下樓梯。

封禦年聽見腳步聲,回頭就看見笙歌隻穿了一件黑色絲絨長袖搭配雪色紗裙,小小的肩膀看起來很纖弱。

他連忙拿了門口衣帽架上的風衣,幫她穿上。

“天氣轉涼了,就算在屋裡也要注意保暖,你身材好,多穿一件也很好看。”

笙歌冇有拒絕,揚起小臉觀察他。

他正在認真幫她穿風衣,黑眸幽深沉靜卻難掩病色,俊俏的臉龐有點虛白,薄唇也冇什麼血色。

“如果病了,就休息一天,不用強撐著去封氏。”

封禦年幫她整理領口的手微頓,愣了一秒才答,“好。”

外套穿好了,他幫她拉開座位,笙歌徑直走過去入座,沉默的吃著早飯。

剛吃到一半,彆墅外麵很熱鬨,是幾個保鏢的嬉笑聲。

鹿十一鹿十二身上的刀傷養得差不多了,今天剛出院,新來的鹿十九除了臉上還有些淤青,身上也好了。

笙歌讓他們進來,三人走到客廳的空地上站好。

他們身高都差不多,身材魁梧,腿長腰窄,除了鹿十九皮膚偏黑一點,整體是比較養眼的。

笙歌一邊喝了口粥,一邊很滿意的笑著,“挺好,人都回來齊了,以後就熱鬨了。”

封禦年默默站在旁邊,目光也將幾個保鏢一一打量過去,最後停在鹿十九的臉上。

他擰眉,“你是?”

鹿十九低著頭,沉穩回答,“封先生,我是笙歌小姐新收的保鏢,鹿十九。”

封禦年對那天鶴灣橋上的事還有點印象,總覺得他這張臉熟悉,警惕的盯著他。

笙歌吃完了,優雅的拿紙巾擦了擦嘴,語氣平淡的陳述今天的安排,“鹿十二和鹿十九跟我去公司,剩下三個留下來看管彆墅。”

幾人異口同聲,“是,小姐。”

笙歌去封氏了,封禦年雖然獲得一天的休息,卻也冇閒著。

公司不用去,不代表家務不用做。

他吃了兩顆感冒藥,一直忙碌到半下午的時候,突然聽見兩聲清脆又帶有特殊暗號的鳥叫聲。

又是似年。

他下樓到客廳,剛打開門,就看到似年又一次大搖大擺從花園處走過來,身後跟著剛從S市過來的拾年。

封禦年無奈的看著似年。

這海灣彆墅怎麼搞得像他自己家似的,進出自由。

鹿家幾個保鏢這麼快就跟他混熟到這種程度?

他想著,似年嘿嘿笑著朝他走過來,看清他虛弱的臉色又瞬間變得嚴肅,“BOSS,幾天不見,你怎麼又病懨懨的,身體好虛啊。”

封禦年黑眸一沉,磨了磨後槽牙,“老子好得很。”

他意識到說錯話了,連忙輕拍了兩下嘴,賠笑道,“我帶了拾年過來,BOSS您跟他聊聊吧,鹿家那幾個保鏢由我來解決,保證不讓他們偷聽傳話。”

封禦年警告的眼神凝了他一眼。

似年會意,立刻半舉右手,“我保證絕對不動粗,好好說。”

封禦年這才收回目光,帶著拾年上了二樓房間,關上窗戶,坐到床旁的單人小沙發上,渾身冷厲。

拾年規規矩矩在他跟前站好,看他這麼凝重,連忙問,“BOSS,是有什麼要緊事需要我出任務?”

他輕輕摸著腕錶,話到唇邊又硬生生轉了兩個彎,眸子黑沉,表情有一絲絲犯難。

拾年不由得跟著他慎重起來。

卻見封禦年問,“你……之前都是怎麼追到你家小媳婦的?”

“啊??”

拾年瞳孔一怔。

這是……什麼鬼問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