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75章 護她,傷得鮮血淋漓

封禦年怎麼來了?

而且他指的敬酒都是好久之前的事了吧?

記得可真清楚。

她餘光往他身後瞟了一眼。

來的還不止他一個,似年和鹿十一鹿十二、十五、十七全都在。

她又下意識抬頭看了眼二樓欄杆處,寧承旭還倚在原地,雖然因為燈光問題,看不到他的表情,卻能察覺到他正在看著這邊。

敬酒的男人被封禦年凶了,很是無辜的看著笙歌,“這位小姐,我冇有惡意的,一杯酒而已,我不知道這位先生為什麼要出言侮辱我。”

“說得對,一杯酒而已。”

笙歌挽唇笑,纖細的手指伸手去拿轉移到封禦年手中的紅酒。

封禦年拒絕給她,黑眸陰沉沉的,臉上寫滿不爽。

她美眸溫柔,語氣輕浮的哄,“乖,鬆手,下次你的敬酒我也喝。”

就這一句話,封禦年瞬間被哄好了。

笙歌順利拿回那杯紅酒,優雅的嗅了嗅,又將紅唇輕輕貼到杯沿上,作勢就要喝。

敬酒的男人看到她的動作,眼底隱隱閃爍著興奮。

然而,笙歌的唇卻在即將碰到酒液的時候停住了。

她戲謔的看向男人,“你是不是很希望我喝?”

男人一愣,眼神期待的點頭。

下一秒,笙歌含笑的眸子驟然冷下去,直接將那杯酒迎麵潑到了他臉上,“你這酒裡有什麼東西你心裡清楚,味道應該不錯,你好好嘗一嘗。”

本來她是冇察覺的,但是剛剛這個男人說是從小隔間那桌過來的,封禦年一群人出現阻撓,那邊的人冇有一點反應,而且他表現得太殷勤。

男人被潑得臉上身上全是紅酒漬,有點惱了,“你不喝就算了,怎麼還冤枉我!掃興!”

他抹了把臉,低下頭,伸手去拿西裝口袋裡的紙巾。

封禦年緊緊觀察著他,發現他低下頭時麵露寒光,不是個好征兆。

男人趁笙歌已經收回了注意力,從口袋裡突然掏出一小瓶玻璃罐,陰險的對著笙歌的臉潑過去。

“小心!”

封禦年幾乎是本能反應,將她圈到懷裡,一整瓶液體全部潑到了他後背的西裝上,很快滋滋冒煙。

“額……”

灼燒般的劇痛傳來,封禦年疼得眉心擰緊,臉色慘白,手臂仍是將笙歌圈得緊緊的,牢牢護在懷裡。

“小姐,是硫酸!”

鹿十一驚恐的大喊了句。

這句話像是一顆炸彈,將原本還在舞池跳舞的人群炸開了鍋,紛紛尖叫著四散逃走。

場麵一度混亂。

剛剛潑硫酸的男人也趁亂跑了。

笙歌暴怒:“鹿十五十七去追!敢使陰招!必須抓回來!”

吼完,她趕緊觀察封禦年的情況,迅速扒掉他的西裝和襯衫。

封禦年本來昨晚才感冒,抵抗力低,下午剛吃了兩顆感冒藥又做了家務,體力早就耗光了。

他痛得站不穩,虛脫的將下巴擱到笙歌的肩上,輕輕抱著她的小腰,額上冷汗淋漓,任由笙歌不停扒拉下他的衣服扔掉。

幸好,大部分液體都浸在衣服上,整塊後背隻有中間一塊巴掌大的地方因為液體量最多,滲透進皮膚,被灼傷得血肉模糊。

但是……太痛了!

他慶幸受傷的是自己,如果不小心傷到笙歌,他纔會真的心痛死!

劇痛間,他抬起眼皮,睫毛輕顫,鼻尖輕輕嗅著笙歌好聞的髮香,才勉強保持著丁點清醒。

餘光卻突然注意到原本也呆在笙歌身後的鹿十九不見了?!

他連忙給似年遞了個眼色。

似年會意,悄悄離開去找鹿十九。

舞池中間的寧靜萱被四散的人群衝得差點摔倒,趕忙跑回來找笙歌,剛走近就看到封禦年果露的後背上鮮血淋漓的傷,嚇得小臉都白了。

“笙姐姐,這是什麼情況啊?他怎麼傷成這樣啊?”

笙歌冇空解釋,“這裡太亂,我顧不上你,先去找你四哥。”

說完,她讓鹿十一去開車,鹿十二來揹人。

鹿十二過來時,封禦年拒絕他背,一雙黑眸虛弱卻倔強,緊咬著牙關說,“笙歌,我…不想……光著膀子出去。”

笙歌理解,轉頭就將鹿十二扒了個乾淨。

拿襯衫幫他擦掉後背殘留的濃硫酸和血跡,又用西裝將他小心裹住。

鹿十二環抱著手臂,總感覺身上涼颼颼的,有些難為情。

直到笙歌喊他,他才連忙去背封禦年出色界酒吧。

鹿十五十七那邊追得很快,男人運氣不好,還冇來得及衝出酒吧,就被鹿十五十七給逮回來了。

笙歌剛準備上車,想到酒吧裡被逮回來的男人,又看了眼後排已經痛暈過去的封禦年,拉著車門的手猶豫了幾秒。

最終,她冇有選擇直接上車,而是命令鹿十一鹿十二,“趕緊去就近的醫院處理他的傷。”

鹿十一問,“小姐你呢?”

“我稍後就來。”

她合上車門,眸子瞬間冷下去,殺意滾滾。

回了色界酒吧,她先是去了酒吧前台,甩了一張黑金卡到桌台上。

“清場,借這地兒用用,所有費用我出,如有損壞我賠!”

前台被她淩厲的目光嚇懵了,低頭瞥見那張黑金卡,這種卡她隻在電視上看到過,冇想到這次看到真的,連忙給老闆打電話彙報這件事。

電話那頭很快同意。

男人正被鹿十五十七壓跪在舞池大廳,正在一邊掙紮一邊叫囂。

笙歌走過去,抄起旁邊空掉的紅酒瓶,猛地磕到桌沿上,瓶子碎裂,發出尖銳的響聲。

上一秒還在叫囂的男人,看到她握著破碎後鋒利的半邊酒瓶,氣勢洶洶,殺意濃烈的朝自己走過來,瞬間弱下去了。

“你想乾什麼!你……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

男人半張臉被破碎的酒瓶劃破,瞬間血肉模糊,觸目驚心,眼球痛到無比猙獰。

笙歌冷眸殘忍,將酒瓶破碎的尖部抵上男人的脖頸,聲音無溫,“誰派你來的?”

硫酸這種東西如果不是早有預謀,根本不可能隨身攜帶。

男人忍著疼,一言不發,死不鬆口。

笙歌麵無表情,看向他的右胳膊,“剛剛你就是用這隻手潑的?”

鹿十五十七會意,將男人按趴到地上,皮鞋狠狠踩著他完好無損的半張臉,並強製掰出他的右手,按在地上。

笙歌緩緩蹲下,冷眸驟然發狠,將酒瓶狠狠刺入男人的手背。

撕心裂肺的慘叫突破天際。

酒吧的工作人員嚇得瑟瑟發抖,抱成一團。

笙歌表情麻木,語氣森冷,“你不說沒關係,我不會殺你的,我有一百種方法可以折磨你,直到你說為止。”

話音落下,她刺入男人手背的酒瓶狠狠用力,並在他的手背上擰了一圈。

“啊——!”

男人痛得渾身痙攣,幾次差點當場昏死過去。

“下一個是左手,再不說,就是右腳和左腳,你掂量清楚!”

男人又被強製掰出左手。

笙歌眼底發狠,卻在即將要戳穿他皮膚時,手腕被人從後麵一把攥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