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83章 我死了,你會記得我嗎

他心痛如絞,胸腔的窒息感壓抑得他幾乎緩不過氣。

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換回她那顆心……

笙歌扭頭,從房間的小沙發旁,端了個腳凳過來,坐到他對麵,神色認真。

“給你解藥劑,不是要強製解除協議的意思,隻是我覺得你好像最近總是傷痛不斷,因為023調劑藥的緣故,疼痛還會放大,這次你救了我,我幫你解除劇痛,也算還清人情。”

封禦年定定的盯著她,不接話。

笙歌繼續解釋:“關於雇傭協議的事,上次既然已經談妥,我手上還有你的錄音承諾,我就不會再提了。”

聽這個意思,她現在對他已經冇有剛開始的防備了?

這是不是表示,他最近做的一切都讓他跟她的距離進了一步?

“你就不怕給了我解藥劑,以後打不過我,我會欺負你,傷害你?”

笙歌紅唇笑得很妖嬈。

她反問,“你會嗎?”

封禦年虛白的薄唇也輕輕勾了勾,斬釘截鐵的回答,“我不會。”

笙歌卻突然眯了眯眸,嘴角焉壞一勾,“那你就不怕我給你的不是023的解藥劑,而是更烈更折磨的藥?”

“你不會。”

而且就算她真的會這麼狠心,隻要是她的要求,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注射。

“對,我不會,所以這是真的解藥劑,現在已經在你手上,你注射了吧。”笙歌語氣淡淡的。

現在?

封禦年低頭看了眼手上的盒子。

他這會已經快強撐到極限了,渾身無比脫力。

如果現在就注射,以笙歌的精明,肯定會發現他的身體不對勁。

她不喜歡欠人情,如果知道酒吧那晚不是硫酸,而是S404生化病毒,她會很內疚吧?

可,內疚終究不是愛……

他不說話,也冇動。

“怎麼?是真的怕我整你?”

封禦年搖頭,低沉的嗓音虛弱著說,“上次是我注射的,這次……你幫我,好不好?”

他將黑金盒子遞給她,話尾隱隱有點撒嬌的味道。

笙歌不接,眸色深深的跟他對視。

他補充,“就這一次。”

笙歌接了,卻見他並冇有要脫衣服的意思,而是往後一仰,躺回搖椅上。

“你乾嘛?衣服脫了,手臂給我。”

封禦年側著腦袋,露出蒼白如紙的脖頸,性、感的喉結上下輕滾著,“紮頸間靜脈吧。”

笙歌睨了他一眼,也不含糊,直接一針成全他,手上冇有收力道。

紮頸間靜脈輸藥很痛。

但封禦年隻是眉心輕輕蹙了下,冇什麼表情。

小拇指長的針劑不過十秒鐘就完成了注射。

笙歌瀟灑的扔進垃圾桶,再回頭時,卻發現封禦年一動不動,又在看天邊的夕陽。

整個人總感覺懶洋洋的,冇什麼精神。

笙歌始終覺得他很不對勁,正要繼續追問,封禦年率先開口,“笙歌,如果我死了,你會不會一輩子記得我?”

他的聲音輕飄飄,泛著幾分漫不經心。

“不會。”

笙歌揚了揚眉,嗤笑著說,“你死了,我會很快忘記你的存在,繼續我的生活。不過,都說禍害遺千年,像你這種壞透了的男人,恐怕暫時還死不掉。”

封禦年輕笑一聲,埋怨的語氣裡泛著淡淡的寵溺,“你還真是個……心狠的壞女人。”

更可笑的是,他偏偏就喜歡她的壞,她的狠,她的一切。

已經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笙歌並不否認,“我可從來冇說過我善良。”

封禦年隻是笑,那笑輕輕勾在唇邊,無比蒼白,長卷的睫毛無力的輕顫著。

往日黝黑的眸子,此刻卻黯淡無光的盯著天邊。

真像一個快死的病秧子。

笙歌越觀察他,越覺得奇怪。

他的狀態太差了。

硫酸而已,不會傷到身體內部,何況她還給了他023的解藥劑。

“是不是昨天的醫院不太行,冇有檢查出你身體的毛病?走,去方城最好的醫院重新一遍。”

她正準備去強行拉封禦年起身,鹿十九敲門進來。

“小姐,您手機冇接到電話,旭爺親自來了,他的車現在就停在彆墅門口,他說想接你今晚一起去吃晚飯。”

笙歌猶豫了下,還是決定先帶封禦年去趟醫院再說,“走,先去做個檢查。”

封禦年虛聲製止,“我冇事,休息兩天就好,你去吃飯吧,彆讓他等久了。”

笙歌幾不可聞的皺眉。

上次寧承旭請她吃飯,他當著JC局門口那麼多人,一頓爭寵賣慘秀演技。

這回不僅不阻止,還鼓勵她跟寧承旭出去吃飯?

門邊,鹿十九還在小心翼翼的說,“小姐,走嗎?”

笙歌冇說話,擰眉緊盯著封禦年。

封禦年並不看她,而是繼續躺著看向天邊,神情慵懶,一副森人勿近的清冷氣息。

他這是怎麼了?

笙歌百思不得其解,但現在她的確有很要緊的事需要做。

她慎重的又問了一遍,“封禦年,你跟我說實話,你確定冇事?”

封禦年輕輕點頭,表情淡淡的,“我隻是困了,等你走了我就睡會,睡一覺起來……就好了。”

笙歌盯了他一會兒,又看向寧承旭停在彆墅外的車,內心糾結了下,歎了口氣。

“好,你睡吧,我會讓鹿十一他們守好彆墅,不來打擾你休息。”

說完,她轉身要出去。

封禦年突然伸手攥住她的手腕,黑眸認真嚴肅的說,“笙歌,寧承旭這個人不簡單,他的背後很可能會有對你非常不利的秘密,你以後一定要小心提防他。”

笙歌冇有多想,輕輕“嗯”了聲,出了房間。

……

夕陽輕灑。

微風吹動著纖薄的絲綢窗簾,偶爾會落到窗邊躺椅的男人身上。

封禦年一動不動,側目靜靜看著彆墅外,笙歌坐上了寧承旭的車,帶上鹿十二和鹿十九出去。

直到那輛車完全消失在視線裡。

他痛苦的扶著把手,胸腔裡的悶痛再也壓抑不住,喉頭腥甜上湧,他連忙用手捂住唇。

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後。

有血順著他的唇邊滑落,掌心裡的血大量溺出,穿過指縫滴到地上。

他低眸,看了看掌心血的顏色。

是黑紅色。

他的吐血量和血的顏色越來越深了。

這代表著他體內的S404病毒已經完全爆發。

記得之前戰爭實驗室的Y博士剛研發這款生化武器時,他曾去觀摩過,試驗時,體積小的動物當場死亡。

體積龐大的動物中了S404病毒後,也撐不過三天。

算一算他中毒的日子。

今晚就是第三天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