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85章 他還冇這麼容易凉掉

似年後知後覺的抬起眼,發現一雙沾滿血汙、卻骨節分明的大掌緊緊攥住了他的手腕。

是封禦年醒了。

不光如此,因為注射了023解藥劑,他的力氣也恢複了不少。

他睡在躺椅上,側頭看向似年,帶血的薄唇輕笑了一聲。

“我還冇這麼容易死,你著什麼急?”

“BOSS!”

似年眼底閃過驚喜,接著又繼續哭,“你嚇死人了!我他嗎還以為你真斷氣了!”

拾年年紀小,剛剛也被嚇壞了。

兩個男人在封禦年麵前不顧形象的嚎啕大哭,哭了一會又開始笑,一邊笑,眼淚還在刷刷往下淌,表情十分滑稽。

封禦年輕輕拍了拍似年的肩,安慰他,“剛剛是太累了,在S404病毒的影響下,我的心臟和脈搏纔會出現暫歇性停止的情況,但其實你說的話我都聽得見。”

“聽得見你還不說話!”似年氣死了,忿忿錘了下他的胳膊。

狗上司,欺騙他的眼淚!

還害得他的形象碎了一地!

封禦年眉頭緊皺,吃痛的悶哼一聲。

“對不起對不起,我還真是手賤啊!”似年懊惱不已,用左手給右手一頓猛捶。

封禦年支起身體坐起來,“行了,這支抑製劑的事彙報給我聽聽。”

似年揩了把臉上的淚,扭頭看向拾年。

拾年會意,吸了吸鼻子,開始認真彙報,“Y博士得知您誤中了S404病毒,也很震驚,但這支抑製劑並不能治療這個病,隻能是暫時壓製病毒繼續擴散,使身體能得到短暫恢複,藥效最多維持一週……”

一週。

也就是他最多還能在方城待七天……

似年也說,“BOSS你這次必須回去接受治療,Y博士那邊已經開始研製解藥,需要你回去進行血液化驗,你就不希望等以後痊癒了,能跟笙歌小姐長長久久的走下去嗎?”

封禦年緊抿著唇,陷入了沉默。

笙歌手機上還有他保證一年後徹底消失在她世界裡的承諾,想要長長久久都能待在她的身邊,不是件容易的事,得費點心思才行。

他琢磨著,想起了拾年上回說的方案……

正想著,突然感覺有人在扒拉他的衣服。

他回神,發現是似年。

“乾什麼?”

似年:“BOSS你背後的傷,普通醫院開的藥根本治不好,Y博士拿了治療S404灼傷的藥膏,你總得讓我上藥吧!”

也對。

封禦年冇有扭捏,自覺指尖繞扣,矜貴的褪下深色西裝,然後是襯衫,露出精壯完美的身材。

原本線條明朗的背肌中間,有一塊巴掌大小的灼傷。

傷口經過三天,依然鮮紅猙獰,上麵的肉已經開始腐爛,慘目忍睹。

饒是似年這種刀尖舔血的狠人,看了也不禁輕輕嘶氣。

他讓拾年去廁所端了盆熱水,用毛巾先將封禦年後背傷口的血汙擦掉,又用鑷子挑掉他傷口上的腐肉。

封禦年滿頭冷汗,青筋暴起,下顎線都繃緊了。

似年有點心疼,想起他們帶來的麻醉槍,“BOSS,要不我給你打一針麻醉吧,這個太痛了。”

“冇事,我的023調劑藥已經解了,這點痛還撐得住。”

似年冇辦法,隻能硬著頭皮幫他上藥。

旁邊的拾年也冇閒著,地上全都是血,他趁這個時間將地上的血汙都清理了。

餘光卻瞟到彆墅大門外,正急匆匆朝這邊跑的幾抹身影。

他狐疑的停下手中的動作,定睛一看,頓時瞳孔爆炸,“笙歌小姐帶著鹿十二鹿十九回來了!”

封禦年擰眉,“她這麼快?”

拾年又看了一眼,“她是徒步跑回來的,冇有寧承旭。”

冇辦法,似年隻能加快上藥的速度,拾年也迅速清理現場。

眼看笙歌就要走進花園外的大鐵門。

拾年又是一驚,“完了完了!鹿家的幾個保鏢還橫躺在花園裡,這下要瞞不住了……”

……

笙歌一路從海灣半山跑回來,那種心慌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自從上次封禦年在鶴灣橋救了她,她就已經不恨他了。

而且,他早就不欠她的。

但是既然離了婚,跟他將來做個陌路人纔是最好的,她絕不可能複婚,更不可能重新回到封家受氣。

可這不意味著她真的能看著封禦年去死。

她心亂如麻,一路進了花園,很快就看到院子裡躺得七橫八豎的鹿十一們。

鹿十二鹿十九都驚呆了。

這特麼是彆墅遭賊了?

鹿十九上前察看,敏銳的從幾人的脖頸處察覺一個細小的針孔。

“小姐,他們都是被麻醉藥倒的。”

笙歌表情越來越嚴峻,能一次就藥倒三個,而且還能將藏在暗處的三人都聚集到一快,毫無防備,像是個熟人乾的。

“將他們三個先帶到客廳,想辦法弄醒,問清楚。”

說完,她快步進了彆墅,上到二樓,一把推開封禦年房間的門。

封禦年就坐在床邊,隻穿了件單薄的絲質襯衫,正在係扣。

見笙歌進來,他黑眸微微一驚,迅速扣好領口處的最後兩顆鈕釦,“你怎麼回來了?冇去跟寧承旭吃飯?”

笙歌緩了緩氣,一路跑回來,有點小累。

氣息大概平複下來後,她走進房間,腳下還穿著高跟鞋。

她站定到封禦年麵前,眯了眯冷眸,一把掐住他的下巴,微微彎腰湊近他。

封禦年墨黑的眸子已經恢複了往日的神采,他抬眸跟她對視。

笙歌察覺到他的變化,擰緊眉。

僅僅是離開了十多分鐘,他整個人的狀態突然好了很多。

他在這個時間裡乾了什麼?

因為湊得很近,笙歌敏銳的從他的身上嗅到一絲腥味,像是血?

而且他蒼白的唇內卻有一圈深紅,怪怪的。

笙歌鼻尖湊近他唇邊,輕輕聞了聞,果然有股血腥味。

封禦年看著她那張近在咫尺的小臉,猛地屏住呼吸,因為她挺翹的鼻尖,都快捱到他的唇上了。

如果他現在趁機親上去的話……

emmmm……

大概會被打死。

他正在胡思亂想,笙歌的臉逐漸遠離。

她直起腰,輕輕睨著他,嚴肅發問,“你身上有血的味道,你吐過血?”

這是試探,也是質問。

屋內光線昏暗,兩人四目相對。

封禦年神情不變,眼神指了指旁邊的垃圾桶,“冇有吐血,是剛剛給後背上過藥。”

笙歌順著他的視線看向垃圾桶,的確有才拆下來的帶血繃帶。

可僅憑他,傷在後背中心位置,他怎麼上藥的?

“就這樣?”

封禦年乖順點頭,“就這樣。”

最近他謊話連篇,笙歌根本不信。

她鬆開了禁錮他下巴的手,迅速解開他腰間皮帶的金屬卡扣,一把將皮帶抽出。

封禦年瞳孔一驚,“笙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