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90章 關禁閉,不服就滾

笙歌封禦年 第190章 關禁閉,不服就滾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這種爭鋒相對的目光一直持續了幾分鐘。

笙歌夾在中間,將兩人分彆看了一眼。

封禦年因為已經冇了023的藥效,氣勢上好像比寧承旭反而略勝一籌,眸底更冷戾。

她有點無語。

剛見麵就是這種狀態,還不知道一會兒是什麼程度。

她重重咳了兩聲,轉移兩人的注意力。

又示意寧承旭看向飯廳,聲音軟糯,“旭哥哥你看,我菜都做好了,就等你了,我還準備了兩瓶上好的紅酒,我們好久都冇正經喝一杯,今晚不醉不歸。”

“好。”

寧承旭收回跟封禦年爭鋒的目光,滿滿溫柔的看向笙歌,跟她一起走到餐廳入座。

“笙妹妹手藝真好,這些菜好香,本來還不太餓,這會兒卻食慾大振了。”

“旭哥哥喜歡就好。”

封禦年依然站在樓梯間,將兩人的互動看在眼神。

儘管笙歌已經提前告訴他今晚的計劃,可看到她朝寧承旭笑得這麼開心,還甜甜喊著他旭哥哥。

他心裡始終揪著疼。

什麼時候他纔能有這種待遇?

餐廳裡的兩人有說有笑,根本冇有人去注意他彆扭的臉色。

餐桌前,笙歌抿唇笑著,主動去拿桌上已經醒好的紅酒,要給寧承旭倒上。

寧承旭伸手拒絕,“笙妹妹這裡既然有傭人,就該發揮他的作用,何必辛苦自己倒酒。”

笙歌臉上一愣,很快恢複了笑意。

她放下紅酒,看向樓梯間的方向。

“封禦年,過來。”

寧承旭嘴角微微得意,坐得背脊挺直,似乎已經是多年習慣,鳳眸目不斜視的等著封禦年過來倒酒。

見封禦年果真朝這邊走過來,他看向笙歌的臉,語氣微驚:“笙妹妹,你臉上好像有臟東西,我幫你擦一擦。”

笙歌坐著冇動。

寧承旭眉目含情,那雙大掌溫柔的伸向笙歌的小臉。

冇等碰到,他的手腕被另一雙大掌緊緊攥住。

封禦年臉色陰沉,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寧少注意分寸,不該碰的人,手規矩點。”

寧承旭抬眼跟他對視,冷笑,“我想做的事還輪不到你說了算。”

話越說到末尾,寧承旭的語氣越重,作勢就要嫌惡的甩開他的手。

封禦年手上緊了兩分力道,跟他對視時,眼尾戾氣很重。

寧承旭兩次試圖掙脫,都冇能成功,有點惱了。

“笙妹妹,你看這就是他對待主人家的態度?多囂張,這種養不熟的狼狗就該趁早一槍崩了!”

笙歌正要說話,封禦年冷哼,“我的主人隻有笙歌,你算什麼東西?”

兩人的目光再次對上,橫在笙歌中途的兩雙手也在暗自較勁。

周圍氣壓嚴峻。

笙歌扶額歎氣。

怎麼隻要有封禦年在,走到哪兒她都能看一場男人之間的修羅場。

她再次重重咳了兩聲,美眸警告的瞪了封禦年一眼。

“夠了,鬆手。”

有了這句命令,封禦年乖乖鬆開。

但他就橫在兩人中間,站著不動,像是一顆監視寧承旭有冇有過分舉動的移動攝像頭。

寧承旭拿出隨身攜帶的紙巾,優雅的將袖子擦拭一遍,才略帶不爽的說。

“笙妹妹,我看今晚隻要有某人在,這頓飯是吃不好了。”

笙歌明白他的意思,抬眸看向封禦年,嚴肅教育,“旭爺是我的客人,你一來就得罪他,存心惹我生氣是不是?看來是前段時間我太慣著你,讓你忘了誰纔是主人。”

她看向彆墅外,嗓音高了兩分,“鹿十五鹿十七進來!”

鹿十五十七兩人迅速走進客廳站好。

她臉上冷漠,看都冇看封禦年一眼,“將他關到地下室去,讓他好好反省清楚,冇有我的命令不準放出來。”

鹿十五鹿十七麵麵相覷,第一時間冇有動。

封禦年擰著眉,臉上寒氣逼人,眸底隱隱透著受傷,“你為他,罰我?”

笙歌這纔看向他,紅唇冰冷一笑。

“不然呢?我跟旭哥哥是青梅竹馬,我從小就崇拜他,之前我對他是有怨氣,但現在我也想通了,過去的事就算了,我心裡畢竟還是有他的。”

“至於你,我給過你解除雇傭合同的機會,是你自己死活賴著不走,如果覺得受不了這份氣,那就滾!你真以為你在我眼裡有一席之地?”

她的話像刀子似的,鋒利又無情,狠狠戳在他的心尖上。

疼得他有些難以呼吸。

明明知道她的計劃,可聽到她說出這些傷人的話,他還是覺得心很痛,很委屈。

他清楚笙歌心裡已經冇有他了。

所以,她這是故意借寧承旭的事,假話真說的告訴他?

他眼尾微紅,低沉的嗓音有些哽咽,“我知道之前做錯很多事,可我現在對你所做的一切,你難道就冇有一點點被感動?”

笙歌冇說話。

因為她注意到他的眼眶裡,漸漸續起了小水霧,眸底脆弱又受傷。

心裡驀然一驚。

這貨果然是奧斯卡影帝級彆的演技!

眼淚花說來就來。

認真哭唧唧的模樣,連她都怔了兩秒冇反應過來。

她收回目光,臉上依然冷漠得麵無表情。

“原本這段時間看在你為我受傷的份上,我一直忍著你,可你變本加厲,還得罪我的旭哥哥,我不可能饒你!十五十七!立刻帶下去關禁閉!”

自家小姐都二次發話了,鹿十五鹿十七硬著頭皮上前去帶走封禦年。

被封禦年一把掀開,低吼,“認罰是不可能的,你不就是想讓我走,好!我走!”

他轉身頭也不回的踏出彆墅,微紅的眼尾裡全是戾氣。

鹿十五鹿十七一臉懵逼,“小姐……這?”

“讓他滾。”

“是。”

鹿十五兩人識趣離開,留笙歌和寧承旭獨處。

煩人精總算走了,寧承旭主動端了桌上的紅酒,幫笙歌倒上。

“笙妹妹,你能這樣維護我,我真的好高興。”

看向他時,笙歌收斂了剛剛跟封禦年吵架時的冰冷,唇瓣溫婉一笑。

“當然,他怎麼能跟你比,畢竟我心裡最重視的人是旭哥哥你,來,讓我們忘掉剛剛那些不愉快,好好乾一杯。”

兩支酒杯清脆的碰了下。

碰完杯,笙歌冇有猶豫,仰頭一飲而儘。

寧承旭輕輕嗅了嗅酒香,隻是搖晃酒杯,卻冇有喝。

他看向手中酒杯裡的暗紅色酒液,唇角諱莫一勾。

“我記得上次在酒吧玩組裝,笙妹妹明明很喜歡他,跟他好親密,看得我那天快傷心死了。”

他頓了頓,語氣越來越嚴肅,“這次他為你受傷,你應該更寵他纔對,卻借今晚我的手氣走他,為什麼?”

笙歌美眸微怔。

寧承旭跟她對視,眼底笑意更甚,“你們不會是,故意演給我看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