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92章 你的殘疾註定配不上她

見人暈了,帶鬼麵的男人才摘下麵具。

月光下,男人的那雙黑眸冷厲而幽深,看向寧承旭時冰冷嗜血。

似年上前問,“BOSS,怎麼處理?”

“這兩個手下捆起來扔車上,至於寧承旭……”

封禦年話音頓住,斂了斂眸,神色狠戾,“吊起來,帶去事先準備好的小屋,笙歌最快十多分鐘就會趕過來,趁她冇來之前,先拷問一波。”

“是。”

……

寧承旭是被冷水強行潑醒的。

等他醒來後,就發現自己的雙手被綁,從身後反吊到破屋房梁上,腳下堪堪著地,用腳尖勉強踮著才能保持重心不偏移。

這個姿勢非常累,尤其胳膊會痠痛難忍,如果吊上一個小時,胳膊都能痛到脫臼,腋下還會淤紫青腫。

他輕笑一聲。

這種折磨人的方式,一看就是軍方慣用的手段。

“你笑什麼?”

旁邊傳來男人刻意壓低的深沉嗓音。

寧承旭瞟了一眼。

看到是暈倒前帶鬼麵的男人,他正悠閒矜貴的倚靠在木柱旁。

寧承旭湛藍的眸子絲毫不慌,依然帶著笑。

“寧某不知道是哪裡得罪了國調局,您要設計抓我。”

鬼麵男人走近他,直入主題,“最近實驗室裡少了一瓶編了號的S404生化藥劑樣品,我查了檔案,你在半個月前有實驗室的訪問記錄。”

寧承旭不服,“訪問實驗室的人又不止我,憑什麼就懷疑是我拿的?”

“因為你約笙歌去色界酒吧那天,剛好有人拿出那瓶藥劑傷人,你敢說這事跟你沒關係?”

寧承旭微微擰眉,“你怎麼會知道?”

鬼麵男人當著他的麵,取下了臉上的銀麵具。

露出封禦年那張俊朗冷戾的臉龐。

寧承旭盯著他的臉,瞳孔震驚,“竟然是你!你怎麼會有這個麵具?我不信,國調局老大怎麼可能是你!”

他之前就覺得封禦年不對勁,還派人查過,封禦年的檔案太乾淨了,他當時就懷疑不簡單。

可……

這個男人再不簡單,也不可能跟國調局扯上關係!

封禦年黑眸眯起,觀察寧承旭的表情。

見寧承旭確實很震驚,他才說,“看來你偷這瓶藥劑不是因為查到我的行蹤,那就是想害笙歌,你裝得這麼愛她,竟然狠毒到想用S404藥劑毀她。”

“我冇有!我是愛她的!”

寧承旭堅決不承認。

他選擇跳過這個話題,冷笑著瞪封禦年,“你是故意借國調局的名義來套我的話?你以為我會信?你的身份不過是方城一個封家的總裁少爺,怎麼可能!”

封禦年眉目冰冷,並不回答。

寧承旭:“我今天隻是不小心中了你和笙歌設的計,你真以為能關我多久?明天我的人就會發現我失蹤,私自綁架和襲擊秘查處處長,這個罪名可不小,你想清楚!”

“哦?”

封禦年漫不經心的勾唇,“那你試試看,看明天會不會有手下來撈你。”

寧承旭看他臉上的冷淡從容不像是裝的,又看了看他手中的鬼麵。

這個代表國調局最高領導象征的麵具是專人用純銀打造,工序複雜,花紋獨特,獨一無二,全世界都隻有一個。

他心裡開始動搖了。

門外,似年小聲敲了敲門,“BOSS,過五分鐘了,笙歌小姐就快到了。”

“好。”

封禦年重新看向寧承旭,直入主題,“這藥劑你在半個月前就拿了,但你是一週前纔來方城的,這件事背後應該有人跟你合謀,慫恿你拿藥劑,那人是誰?”

寧承旭垂著頭看向地麵,隻是笑,不說話。

封禦年一把揪住他的頭髮,強製讓他跟自己對視。

“國調局對待嘴硬的玩意都有哪些手段,你很清楚,確定不說?”

寧承旭瞬間被他這句話激怒,額上青筋暴起,咬牙切齒。

“你敢!”

“我為什麼不敢?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就憑你這次犯的事,你以為能好手好腳從這裡走出去?”

越說到末尾,封禦年的眼底越狠厲,翻湧著暴怒。

寧承旭跟他對視,怔了兩秒後,反而朗聲大笑,“你不是封家少爺吧,你是誰?”

國調局老大絕對不可能隻是個區區方城小地的總裁。

封禦年冇說話。

“你口口聲聲說我接近笙歌有目的,你的身份恐怕她也不知道,你就冇目的?在她麵前裝弱賣慘,你又為了什麼?”

封禦年揪住他頭髮的手狠狠一緊。

寧承旭感覺頭皮都快被掀掉了,表情微微痛苦,很快再次大笑起來。

“既然你已經知道那天不是硫酸,那你應該清楚,你活不長了!我得不到她,你也一樣!”

封禦年眼底暴怒,鬆開揪住他頭髮的手,狠狠給了他一拳。

寧承旭臉頰很快腫起一塊紫紅。

他往地上吐了口血,那雙湛藍鳳眸依然很挑釁。

“就算博士能抑製你體內的S404病毒,你死不了,但時間長了會有後遺症,到時候你就是個殘疾,她如果知道了,可能短期內會心疼你,那日子久了呢?”

“封禦年,從你中藥那一刻開始,你這副殘缺的身體就註定配不上她了!”

封禦年眉心一顫。

他愣了很久都冇說話,直到門邊再次傳來似年的聲音。

“BOSS,笙歌小姐的車已經到公路邊了,還有兩分鐘就過來了。”

“好。”

他重新看向寧承旭,“你既然落到我手裡,就應該清楚這世上冇有我敲不開的嘴,你那些秘密這幾天我會全挖出來。”

寧承旭撇過目光,冷哼一聲。

封禦年再次揪住他的頭髮,小聲的威脅警告,“等笙歌進來,你應該清楚什麼不能說,如果你敢透露半個字,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笙歌小姐!您來了!”

門外剛好響起似年不大不小的聲音。

封禦年將麵具藏了起來,轉身出去迎接笙歌。

門打開,他剛好和笙歌那雙美眸對上。

想到剛剛寧承旭的一些話,他斂下眸子,難得冇有主動殷勤開口。

笙歌冇有注意,隻是問,“怎麼樣?他剛剛有交代什麼冇?”

封禦年搖頭。“冇有,他不肯說。”

“我想單獨跟他聊會。”

“好。”

“是單獨,你的人不許偷聽,包括你。”笙歌強調。

他微微一愣,聲音低落了兩分,“好。”

笙歌進去後,封禦年幫她把門掩上,將似年他們攆得遠遠的,自己也走到旁邊的樹下等著。

小屋裡,寧承旭看到她進來,嘴角輕笑。

“笙妹妹,真冇想到今晚果然是場鴻門宴,難道你這段時間表現出來的愛我,一直是在演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