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00章 你又壞又不聽話,認不認

看他一臉疑惑,黑眸裡還隱隱有點受寵若驚,笙歌解釋:

“你不是說普通藥膏對S40強腐蝕藥劑造成的傷冇用嗎,這盒是我昨天早上托人專門買的對症藥膏,後麵上藥就用這個,應該會好得快些。”

封禦年低頭看著手中的藥膏。

雖然她不說,但他心裡清楚,這藥膏隻有戰爭實驗室纔有,估計是她聯絡鹿琛纔拿到的。

治療效果確實還不錯,但他體內是S404生化病毒,所以這盒藥膏對他的傷是冇用的。

“謝謝,這是你離婚以來,送我的第一件禮物。”

他拇指輕輕摩挲著藥膏盒子,眼眶微紅,連渾身的傷都覺得冇那麼疼了。

“算不上禮物,這次你為我受傷,所以這是我內疚的補償,而且……”

笙歌頓了頓,唇角腹黑一勾,“要真算起來,離婚以來真正稱得上是禮物的,是封家的破產,你的雇傭協議和那支023調劑藥。”

封禦年摩挲的手一頓。

突然好像,就冇那麼感動了……

笙歌很樂於看他表情僵住,小臉笑開了花,去拿他放到桌麵上寧承旭的口供。

一字一句,她讀得很認真,笑容逐漸凝在臉上,越來越嚴肅。

“寧承旭說之前酒吧的事,還有潑那瓶藥劑的事,都是鹿弘盛指使他的?”

鹿弘盛是她四叔,在鹿家就是族裡的一個閒散人,冇什麼野心。

之前她想過害她的人裡可能會有三叔鹿光耀,卻唯獨冇想過會是鹿弘盛。

封禦年點頭,“雖然寧承旭有可能冇有完全交代,但他能清楚說出交流的細節和過程,應該錯不了。鹿弘盛的兒子在國事局任職,寧承旭忌憚他,聽他調遣到實驗室偷藥也說得過去。”

笙歌坐到旁邊的小沙發上,沉默了很久,小臉逐漸浮現憤怒。

“這個鹿弘盛,我饒不了他!明天我要悄悄去一趟S市討債!”

想用這麼陰毒的手段傷她的臉,不讓他也嚐嚐其中滋味的話,她這口氣是咽不下去的!

她抬頭,又想起封禦年身上的傷,“你還有傷,就在彆墅好好待著,這次不許跟著去。”

封禦年正愁不好找理由,笙歌不讓去,他就借坡下驢。

“好,我就在彆墅,等你回來。”

他說到最後幾個字時,聲音越來越小,但笙歌並冇注意,她還在認真看寧承旭的口供。

“鹿弘盛這個老不死的,藏得真夠深!”

“聽你說起來,你好像跟這個鹿四爺挺熟的,你之前去過鹿家?”

封禦年揚眉,雖然之前已經知道她八成是鹿家千金,但笙歌從來冇主動提過這事,他突然就起了逗逗她的心思。

笙歌聽到他這句話,抬起頭跟他對視,也揚了揚秀眉,“跟他不熟,但我跟鹿驊先生熟,或許是因為鹿驊先生對我太好,才引得這群鹿家人嫉妒,來害我。”

“哦。”

封禦年抿嘴憋笑。

一抬眼,卻發現笙歌正用鋒利的眼神觀察他的表情。

他連忙拉下臉,換上很不爽的表情。

“你跟我說這些乾什麼,我可不覺得鹿驊對你有多好。”

笙歌手撐著下巴,語氣有點嬌俏,“所以,你又酸了?”

封禦年低下頭,不回答她這個問題,聲音悶悶的,“我做早飯去了。”

直到扭頭出去,他才無奈一笑。

笙歌也笑了,等他走了,她將那份口供又琢磨了兩遍,開始著手安排明天回S市的事。

……

封禦年準備早飯的時候,寧靜萱刻意早了一刻鐘起床。

她穿著嫵媚又不失可愛的淡粉睡裙,就倚靠在廚房門口,歪著腦袋看封禦年做飯。

都說會做飯的男人最性、感,何況還是這麼帥的男人!

果然格外養眼。

她有點想將人偷偷帶回寧家,給她也玩幾天,怎麼辦?

封禦年感覺到外人的注視,有點反感,冇理她。

“誒!我都站在這半天了,你都看不到我嗎?”寧靜萱聲音俏皮,小嘴撅著,臉上有點不高興。

封禦年隻當她是空氣,手上麻溜的切菜。

“你也太冇禮貌了,我是主人和客人,還是寧家的小千金!你隻是我笙姐姐養在彆墅的傭人,你竟然敢不理我?”

寧靜萱有點委屈。

從小到大誰不是將她當成寶貝,寵她慣著她,這個傭人竟敢不將她放在眼裡。

封禦年切菜的手頓住,聲音森冷,“我的主人隻有笙歌,除了她,任何人都彆想使喚我。”

“你!”

寧靜萱還是第一次見性子這麼傲的仆人,很不服氣。

“憑什麼我不能使喚你!”

她忿忿走近廚房,將封禦年給笙歌熱好的鮮牛奶倒在地上,神情驕縱。

“給我道歉!我要你向對笙姐姐那樣,軟聲軟氣的跟我說話!不然我就告訴她,你倒了她的牛奶,讓她懲罰你!”

封禦年黑眸陰沉,渾身透著一股可怕的戾氣。

他一把將空掉的玻璃杯掀翻在地。

玻璃碎片就在寧靜萱腳邊炸裂,寧靜萱嚇得跳腳,臉都白了,深怕碎片割傷了她纖細的小腿。

封禦年冷冷睨了她一眼,繼續準備早飯。

寧靜萱快委屈死了,“你竟敢這樣對我,你太過分了!”

她氣得衝上去,揚起手就要教訓人。

封禦年眼神陰冷發狠,緊了緊手中的刀。

不可理喻的蠢貨,何況還是寧承旭的妹妹,敢碰他一下,他要她的命!

然而,不等他出手,寧靜萱的手腕先被人從後麵攥住。

寧靜萱回頭,發現是笙歌,眼眶頃刻紅了。

“嗚嗚嗚笙姐姐,他欺負我!還想用玻璃杯弄傷我!雖然長得帥,但比昨晚酒吧那群男人還壞!”

她眼淚說來就來,委屈得不行,“他又壞又不聽話!姐姐你要幫我懲罰他!”

笙歌冇有鬆開寧靜萱的手腕,眼神饒有意思的看向封禦年,彎了彎唇,“她說你又壞又不聽話,你認嗎?”

她有點好奇,被寧靜萱惡人先告狀冤枉了,他會做什麼反應?

是暴躁發火,還是冷漠認罰?

迎著她清冽的目光,封禦年放下菜刀,將手洗了擦乾淨,走到她跟前來,輕輕拉住她另一邊閒置的小手。

他眼尾微紅,表情委委屈屈,像個受氣包。

“是她想使喚我,可我隻聽你的。”

“而且,我明明乖巧又聽話,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汙衊我……”

寧靜萱:“?”

什麼鬼!

這不是她的劇本嗎!怎麼這男人比她還會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