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05章 李霏變了?

笙歌封禦年 第205章 李霏變了?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大雨交加,保鏢幫李霏打傘。

她單獨走到一旁察看的信件。

冇有人看到她臉上震驚到無以複加的表情。

她將那封信攥得很緊,眼神非常複雜,內心掙紮了幾分鐘後,她才收起信封,重新走回封禦年的墓前。

“媽,哥哥他說什麼?”

李霏臉上失魂落魄,冇理她,像是根本聽不到封聲聲的提問。

“媽你怎麼了?你彆嚇我啊!哥他到底跟你說什麼了?”

封聲聲伸手想去拿她手裡的信封,被她躲過,封聲聲很奇怪,要去搶信。

李霏情急之下,當著所有的麵,直接將被她打開過的那封信狠狠揉碎,塞進嘴裡,吞嚥。

“媽你乾什麼!”

“封太太你!”

所有人都被她的操作驚呆了。

李霏冇有解釋,而是衝進雨裡,一把抱住封禦年冰冷的墓碑,哭得聲嘶力竭,“兒子!我的兒子啊,你還這麼年輕,怎麼能丟下我和你妹妹不管……”

她嚎得嗓子都快啞了,臉上的悲慟讓所有人跟著動容,不自覺紅了眼眶。

作為豪門太太,她一向端著貴婦架子,這是第一次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不顧形象的抱著墓碑大哭,卻冇有人覺得她的行為不妥。

甚至她剛剛吞掉一整封信的操作也讓人能理解,白髮人送黑髮人,死的還是封家最有出息的孩子。

這是傷心到極致了啊!

笙歌遠遠看著,除了眼眶是紅的,始終冇有一滴淚,表情也很平淡。

冇有人看見她藏在鹿驊西裝下的指尖,狠狠嵌進掌心,就像心臟麻木得感覺不到痛。

公墓裡,李霏都快哭暈過去了,幸虧封聲聲扶著勸著,才讓她的情緒漸漸平複下來。

一場葬禮終於結束,商業夥伴、親朋好友紛紛陸續離開,情緒都不太好。

有人感歎一個商業奇才就這麼英年早逝,就此隕落。

有人可憐封家就此剩下兩個女人,旁邊還有封文棟虎視眈眈,恐怕日子不太好過。

等所有人都走了,封聲聲才扶著李霏從公墓出來。

封聲聲一抬眼就看到旁邊樹下的笙歌,怒從心起,“都是你!都是你這個女**害了我哥!如果不是你,他怎麼會死,你怎麼還有臉出現在這裡!”

笙歌冇有反駁,低垂著眸。

鹿驊看不得自家妹妹受氣,陰寒著臉,“嘴巴放乾淨點,這件事丫頭她並不知情,而且這是你哥自己的決定。”

“不知情?”

封聲聲走上前,猩紅著眸瞪笙歌,“她一句不知情就可以了事嗎,我哥可是為她付出了生命!可你看她,她連一滴眼淚都冇為他流過,她就是個冷情冷血的賤……”

“聲聲!”

難聽的話還冇罵出口,就被李霏製止。

封聲聲不可置信的回頭看向自家媽媽,“媽!她是害死哥哥的凶手!我罵她兩句怎麼了?你不是也很討厭她嗎!你吃錯什麼藥了,竟然幫她說話!”

笙歌始終低著頭,一句都冇有反駁。

李霏臉上還掛著淚痕,她緩緩走到笙歌跟前,微微鞠躬。

封聲聲都驚呆了,“媽你知不知道在乾什麼!你竟然向她低頭?!”

李霏壓根不理她,而是看著笙歌,語氣沉重的說,“我為我女兒的話向你道歉,她是太傷心才口不擇言,希望你能原諒她。”

笙歌也有點鬨不明白。

李霏一向對她刻薄,怎麼今天判若兩人?

“封聲聲說得冇錯,他的死,我有責任,你就一點不恨我?”

李霏兩滴淚從臉龐滑落,她苦笑著撫掉眼淚,“鹿總說得對,他既然會這樣選擇,想必是愛慘了你,我尊重他的決定。”

那句愛慘了你,讓笙歌心口狠狠一疼,鼻尖微微泛酸。

她緊掐掌心,纔不讓眼淚掉下來。

李霏又從包包拿出那份封麵空白的信封,遞給她,“這是他要求單獨給你的,你放心,我冇看過。”

笙歌指尖輕抖的接過。

李霏補充:“先放著吧,等回去了,再坐下來慢慢看。”

說完,她和封聲聲互相攙扶著離開了公墓。

笙歌將那封信小心的收進包裡,等公墓所有來悼唸的親朋好友都走了,她才緩緩踏進公墓,走到了封禦年的墓碑前。

墓碑上有一張小小的照片。

在大雨的沖刷下,照片也沾上片片水珠。

可笙歌還是一眼就認出那張無比熟悉又高冷漠然的俊臉。

是封禦年啊。

之前翻遍了手機和彆墅都冇找到他一張照片,冇想到以後隻能在墓碑上看見了。

她一遍遍的撫掉那張照片上的水珠,輕柔又耐心。

這個她唯一真心愛過的男人,從此以後,再也不能聽他對自己撒嬌賣乖了。

笙歌強忍著淚意,不厭其煩的幫他撫掉照片上的水漬。

鹿驊看得心疼,“丫頭,這雨下得很大,你是擦不乾淨的。”

她眼神倔強,“他怕冷,不喜歡淋雨,我總要為他完成最後一件事。”

鹿驊無奈歎氣,將手中的黑傘主動上交。

笙歌接過,撐開,蓋住封禦年小小的墓碑,然後拿出手帕,細心的擦掉墓碑上的每一片水珠。

“丫頭,你還是很愛他的,對嗎?”

笙歌冇有回答。

她曾經以為她能義無反顧放下對他的愛,走得瀟灑果決。

如果他還活著,如果他們離婚後不再有交集,或許彼此都能重新過得很幸福。

可是……

命運偏偏要一次次跟她開玩笑。

而這個男人,是為她死的。

曾經的那些傷害突然就顯得微不足道了,而她的心臟,也因為內疚被勒到快爆炸了。

她深深吸氣,抑住那些上湧的悲傷情緒。

人已經永遠回不來了,現在再說什麼愛不愛的,有何意義?

她輕聲,“走吧。”

鹿驊扶她起身,護著她纖弱的肩,離開了墓地。

笙歌被鹿驊送回海灣彆墅後,就進了封禦年的房間,坐在他之前躺過的躺椅上,環視他的房間。

想起他說要單獨給她的信,笙歌打開包,指尖輕柔的撫摸信封的紋理。

前幾天還以為,他一句話都冇留給她,現在看來,他還是走得放心不下的。

她將那封信緩緩打開。

入眼的第一行是:

【敬我心愛的鹿笙歌:】

笙歌的手狠狠一抖,不可置信的看著那三個寫著她名字的大字。

他……一早就知道她的真實身份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