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06章 出事前,他受了重傷?

明明知道了,為什麼前幾天她故意提三哥刺激他的時候,還裝成吃醋的樣子?

故意逗她玩?

他還真是壞啊!

笙歌氣鼓鼓的,緩了緩想揍他的情緒,才繼續往下讀。

【笙笙。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可能已經永遠離開你了。

這是我自願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不必內疚,不必自責。

不知道我的死,能不能讓你為我哭一場?

我盼著你哭,又怕你真的會哭,因為不想看你難受。

算了,還是彆哭,做個快樂無憂的鹿氏小公主。】

纔讀到這裡,笙歌的淚水突然不受控製的往下淌。

她擦掉眼淚,努力找回理智,平複心情後繼續往下讀。

【我和你之間,是在錯誤的時間,遇到了對的人。

從你13年前將我從車裡救出來,我就被你那雙清冽的星眸深深吸引,一發不可收拾的喜歡上那個才十歲的你。

慕芷寧冒領了屬於你的救命恩情,是我心頭的一根刺。

就算我從冇碰過她,就算她已經死了,我還是無法原諒愚蠢的自己。

我最後悔的,是在你被帶進封家的時候,冇有能將你認出來,甚至你嫁給我這三年,我冇有珍惜,等我再想補救,你已經不愛我了。

可沒關係,哪怕你隻是將我當成寵物,當成傭人,能每天都在彆墅看到你,我也知足了。

自從發現自己愛上你後,我變得患得患失,變得自卑膽怯。

你對我隨便笑一笑,我就如飲甘露,你隨口一句輕哄的話,我都能高興得好幾天睡不著。

讀到這裡的時候,你心裡是高興的吧?

那個曾經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男人,現在滿心滿眼都是你,像個小醜一樣祈求你一點點的疼愛,卑微又可笑。

冇錯,我害怕失去你,不敢再奢求你的愛,卻又隱隱期盼著,你能在心裡為我留下哪怕一丁點的位置。

我自知之前傷你太深,不配被你原諒。

你救過我,還欠了你一條命,這恩償還不清,唯有以命相抵。

有句話你說對了,我是個不折不扣的壞男人。

我既希望你忘了我,以後能找到好男人疼你愛你惜你憐你,卻又盼著你能永遠記得我。

兩者之間,我想了很久,很痛苦很矛盾。

最終,我還是自私的選擇了用我這條命,讓你一輩子都忘不掉我。

以後要好好吃飯,不許挑食,咖啡和茶少喝,公事永遠忙不完,天冷要多穿一件衣服。

再見,我的……】

最後兩個字像是被淚暈花,依稀可以辨彆出是‘摯愛’兩個字。

笙歌知道他的筆跡,他寫字一向很工整好看。

可是這一篇信,卻有不少字寫得歪歪扭扭,筆鋒不穩,甚至不少字跡都被眼淚暈開。

他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寫下這封信的?

寫到手都在顫抖,筆都握不穩。

估計也很傷心很難過很不捨吧?

笙歌哭到心臟快窒息了,她從躺椅上滑跪在地,狠狠揪著心口,都冇能緩過那種悲慟到絕望的情緒。

她是為什麼會愛上他?

笙歌至今都記得很清晰,她失憶後被封老爺子帶進封家,所有封家人都不歡迎她。

隻有封禦年對她笑,他說“挺好,我又多一個妹妹,以後這裡就是你家,我們,都是你的家人。”

那抹笑雖然很淺,卻像是冬日初生的太陽,映進她的心裡,讓她深深迷戀著這個男人給的溫暖。

他本來對她態度很好的,是為什麼開始厭惡冷淡她的?

是從老爺子宣佈,會將她嫁給他開始……

笙歌無奈搖頭,他們之間,還真是錯誤的時間開始。

滾燙的淚珠順著臉頰滑下,暈染了信裡的字。

她用手擦掉,目光跟隨指尖,落到了那句‘讓你一輩子都忘不掉我’。

“封禦年!你就是個混蛋!”

他成功了。

這輩子,她都不可能忘記他。

他這個傻子……

她說過,13年前救他,對她來說隻是個虛假的恩情,她根本不放在眼裡。

可他卻記了一輩子,因為這個恩情,拖著中了特效藥後虛弱的身體都要跳下鶴灣橋救她,還在色界酒吧為她以身抵擋具有強腐蝕性的藥劑。

這次,又為了幫她解決掉那個黑衣人,搭上自己的命。

他救了她一次又一次。

他早就不欠她了。

是她欠他的啊!

他走了,欠他的債,讓她這輩子用什麼來還……

淚水無聲的往外淌,最後一絲理智都被這封信燒得乾乾淨淨。

心臟好痛,好痛!

痛到眼淚氾濫,四肢百骸都不受控製的抖。

她終於是支撐不住,無力的躺倒在地。

地板冰冷無溫,她卻像是感覺不到,除了心痛,彷彿五感儘失。

然而,淚眼朦朧中,她恍惚瞟到床底下的一抹紅色。

那抹紅很刺目。

他的床底下,還藏了東西?

笙歌擦掉眼淚,深深的緩了幾口氣,才靠近床沿邊,將床底下的東西拿了出來。

是一件帶血的襯衫,湊近了她才注意到衣服上有很重的血腥鐵鏽味。

血跡已經完全乾涸,但顏色還算新,應該是近期的……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襯衫上大片大片的血染痛了她的眼。

她眉頭的皺痕很深,這麼多血,顯然已經不是後背那塊灼傷會造成的傷勢了。

他怎麼會傷得這麼重?!

笙歌將前段時間發生的事,仔細的理了一遍,好像就隻有她將寧靜萱帶回海灣彆墅的那天,他承認受了傷,卻隻是輕描淡寫的就遮過了那件事。

現在想想,這事很不對勁!

她將鹿十五叫進來,“聯絡似年,就說我要見他!現在馬上立刻要見到他!快去!”

鹿十五被她的吼聲嚇到,轉身飛奔的時候,差點摔了一跤,最後連滾帶爬的跑出去找人。

半個小時後,似年匆匆趕來。

他進去的時候,笙歌就坐在封禦年那張躺椅上,雙眼無神,正在發呆。

手上攥著封禦年的那件血衣,臉上的淚痕已經擦乾,但是那雙紅腫憔悴的眼遮都遮不住。

似年低著頭,情緒也很低迷,“笙歌小姐這麼急著找我,有什麼事?”

笙歌看向手中的血衣,強忍著哽咽,問,“你們去廢棄工地那天,是真的遇到了秘查處的人?他是不是受了很重的傷?”

似年冇有回答。

“都這個時候了,你就告訴我實話吧,你的實話改變不了任何結局,我隻是想知道而已。”

似年長歎了口氣,纔開始說:“冇有遇到秘查處的人,是爺他不想你擔心,所以撒了謊,但他確實受傷很重。”

笙歌擰緊眉,“那他到底為什麼受傷?”

“爺他,其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