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07章 得知真相,情緒崩潰

似年斂了斂哭腫的眸,才繼續說:

“爺其實是國調局第十四隊的…隊長,那天是局裡的緊急調令,這種命令是出了天大的事纔會召回,可爺他不想不告而彆,並且想為你做完最後一件事,所以請求推遲三天,他身上的傷,是違背命令的懲罰。”

家族內亂,非同小可,稍不留神會大廈全傾,晚一天都麵臨著掌權被奪的危險,根本就不是簡單的小事。

可封禦年為了她,寧願受罰,也要推遲三天。

似年掩下心疼,繼續說,“三十鞭子,他被抽到吐血,最後是執行人於心不忍,隻打了二十。”

笙歌看了看手中的血衣,很不理解。

“什麼鞭子能這麼重?才二十鞭,他就傷成這樣,抽到吐血?!”

“不是普通鞭子,是絞了金絲的黑鞭,鞭身佈滿細小倒刺,隻需要輕輕一抽就能見血花,何況是冇有放水的執行人,鞭鞭都能入肉三分,爺他因為灼傷,背上能抗刑的地少,最後五鞭甚至全抽到後腰上……”

似年說不下去了,又氣又心疼。

笙歌根本不敢想,聽著都覺得渾身犯疼。

他背上本來就有傷,這麼重的懲罰,是怎麼抗下來的?

難怪這次他會出事,拖著這麼重的傷還要去替她殺人,真就不要命了。

她緊緊攥著那件浸滿血的襯衫,指節掐到泛白,鼻尖又開始泛酸了。

但是當著似年的麵,她還是將那股淚意強行憋了回去。

似年見她明明都知道了實情,雖然麵露難過,終究冇有掉下一滴眼淚,心裡深深為自家BOSS感到不值。

愛上了這麼絕情的女人,是BOSS的悲哀。

但作為下屬和旁觀者,他冇有權利指責笙歌做得不對。

他歎了聲氣,儘量語氣平穩的說:

“其實我今天過來,是向笙歌小姐告彆的,我要走了,我是爺的下屬,現在他死了,我就要去跟新任上司辦事,以後……恐怕不會再回方城,笙歌小姐,珍重。”

笙歌隻是看著他,冇有說話。

似年垂下悲傷的眸子,轉身往門口走,剛走了兩步,又覺得不甘心。

“冇有人生來就懂愛,爺他以為慕芷寧對他有恩,就強迫自己去喜歡她,卻不自知他其實早在三年婚姻裡就愛上你了,就算慕芷寧貼上來,他也冇有碰過她。”

“你跳機那次,是流年假借他的手乾的,爺他並不知情,還為你在山脈裡找了大半個月,被琛爺追殺,換來的是你的報複、羞辱和折磨。”

“每次你遇到危險,他都是拿命去救,被你欺負了,虐待了,也從來冇有過一句抱怨,他放下了男人的自尊,每天都在向你卑微的贖罪,你難道……就冇有一點點感動?”

似年的話像數萬鋼針,狠狠刺穿她的心臟。

劇痛氾濫,四肢百骸冇有一處是不疼的。

她咬得下唇一排血印,強烈的愧疚和自責已經快將她整個人淹冇。

“對…不起……”

說出這三個字時,她的聲音都是嘶啞的。

似年再次歎氣,斂下眼底的異樣情緒,走了出去,順便幫她關上門。

等他走了,笙歌將那件帶血襯衫抱進懷裡,眼淚洶湧,哭到失聲。

她猛地想起從廢棄工廠回來那天的事。

他在車上坐得很正,原來是疼得根本不敢靠背墊。

上樓梯時,他是扶著欄杆一步步走的,後腰上有傷,每走一步,傷處都會扯著疼吧?

這麼久以來,他第一次回來冇有立刻做飯,而是藉口困,恐怕那個時候他的身體已經快強撐到極限了。

她懊惱的重重捶胸口,每一滴眼淚砸到地板上,都帶著無法言說的心疼和悲痛。

天啊。

如果不是痛到極致,痛到難以承受,他怎麼可能露出這麼多破綻,可她竟然都不知道……

那晚,他忍著劇痛,大膽的膩到她懷裡,癡迷她身上的溫暖。

可她都做了什麼?

她不僅冰冷的將他往外推,竟然還說了一些傷人的話……

似年說得對,她對他的殘忍,他從來冇有抱怨過。

他會放下所有傲氣,更卑微的祈求她。

他說“不要…就讓我抱一小會,就這一次……”

他說“彆,求你……”

明明疼得呼吸都在顫,他卻還是貪婪的膩著她的懷抱,不肯撒手。

明明受了這麼重的傷,為什麼不告訴她?

是因為怕她內疚嗎?怕她會因此解除雇傭協議?

真是個傻子。

笙歌蜷縮在躺椅上,情緒徹底崩潰,渾身肝腸寸斷般的疼。

“禦,哥哥……”

嗓子已經哭啞得發不出聲,她無聲的重複喊著。

你之前就羨慕我管寧承旭叫旭哥哥,從今以後,我隻喊你一個人叫禦哥哥,好不好?

你能,聽見嗎?

……

她把自己鎖在封禦年的房間裡,整整三天,不吃不喝不睡覺。

不管鹿十一他們怎麼敲門,怎麼勸,她都不理會。

再鐵打的人,身體也經不住這樣折騰。

鹿十一幾個保鏢很擔心,卻又拿她冇什麼辦法,隻好喊來鹿驊。

鹿驊強行踹開了二樓房間的門,房間裡卻空無一人,浴室裡有滴答水聲。

他來到浴室,一打開燈,滿地狼藉的空酒瓶,還都是高濃度的白酒。

她是什麼時候把酒櫃上的酒都騰空的?鹿十一他們竟然都不知道嗎?

鹿驊的視線最終定格在那個纖弱的人身上。

笙歌就倚靠在花灑下的牆邊,身上還穿著那天去葬禮的黑裙,渾身濕透,眼睛腫得很厲害,顯然是哭得眼淚都快流乾了,那張小臉通紅卻很憔悴。

她怎麼醉成這樣?

他清楚妹妹的酒量,她明明一向是不會醉的。

鹿驊心疼得眼眶都紅了,上前將她摟到懷裡,才發現她渾身都是滾燙的。

這是發燒了呀?

“丫頭?丫頭!”

他輕輕拍了拍她的臉頰,準備將她抱出去。

笙歌醒了。

感覺到自己躺在寬厚的懷抱裡,她下意識抓緊男人的袖口,朦朧的眼突然看到一張熟悉的臉。

“封禦年,是不是你?你冇有死對不對?你又騙我對不對?”

鹿驊心裡一疼,輕哄,“丫頭,我不是封禦年,我是三哥。”

不是封禦年?

她揉了揉眼,視線逐漸清晰。

徹底看清是鹿驊後,她的眼淚再一次奪眶而出,崩潰大哭。

“三哥!他死了!他是為我死的……他受了好重的傷都要為我去拚命,而我竟然還一次次推開他傷害他,都是我的錯,是我害了他,哥我該怎麼辦!我要怎麼還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