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08章 開始振作,處理封家

鹿驊看她哭得太傷心,也跟著掉眼淚,將她緊緊摟到懷裡。

“丫頭,你冷靜一點,這不是你的錯,你不要將所有責任都歸到自己身上,你是不知情的,你再這樣折磨自己,你的身體會壓垮的。”

笙歌緊緊揪著他的袖口,滿腦子都是出事前一天的那個噩夢。

是封禦年渾身是血,絕望的跪倒在大火裡的樣子。

她根本聽不進去鹿驊的話,眼淚怎麼都止不住。

“三哥,我一直都以為是他劫機要殺我,所以我心安理得的恨他折磨他,聽不進去他說的任何解釋,他以前對我的傷害隻是冷落和諷刺而已,而我加註在他身上的虐待,都是實打實的,都是我的錯,是我害死他的,是我……”

鹿驊捧起她佈滿淚痕的臉,一遍遍在她耳邊溫柔的提醒,

“不是的丫頭,你冇有錯,你冇有害死他,這是他的選擇,他已經死了,可你的生活還在繼續,你不要再讓自己痛苦了!”

“可是三哥……”

她縮進鹿驊的懷裡,泣不成聲。

“我也想麻痹自己,我喝了好多酒,我試圖忘掉這些事,試圖找回理智,可我做不到啊!我越喝越清醒,滿腦子都是他受傷流血的樣子,哥我、我……”

她哭到心梗,突然呼吸急促,意識不受控製的昏沉,當場昏了過去。

“丫頭!”

鹿驊嚇壞了,趕緊招呼鹿十一去找醫生上門來,然後將她抱出浴室,送回了三樓房間。

因為這裡全是男人,給笙歌換衣服、擦身體都不方便,所以鹿驊又讓鹿十五開車去將張媽接來了海灣彆墅。

一群人圍著高燒昏迷的笙歌一天一夜,忙得腳不沾地。

醫生過來後,打了退燒針,但是笙歌身體太虛了,空腹喝了三天的高濃度白酒,胃都快燒穿了,吊了整整兩大瓶營養液,臉色才逐漸恢複一點。

後續又是一堆治療,一堆人整整忙活了兩天兩夜,床上虛弱的人兒才悠悠轉醒。

笙歌頭痛欲裂,清醒後的第一句話還是那個名字。

“封禦年……”

雖然她嗓子啞了,但鹿驊就坐在她的床邊,還是聽見了。

他輕歎了聲氣,手上正在幫笙歌吹涼張媽剛燉好的雞湯,“丫頭,你忘了他吧,三哥相信,以後你還會遇到更好更愛你的男人。”

笙歌震驚的看了他一眼,想反駁,嗓子卻發不出聲。

這個社會,人都是現實的,有幾個人能做到為對方付出生命?

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再遇到這樣愛她的男人了。

心口一陣絞痛,笙歌用力揪著心口,痛苦得五官擰緊,冷汗淋漓。

鹿驊心知她接受不了,卻冇有辦法,隻能繼續溫柔的勸:

“你還年輕,以後的日子會越來越美好的,不要再想這些悲痛了好嗎?自從你去完他的葬禮回來,你看看你這些天都憔悴成什麼樣子了,三哥看著好心疼。”

“如果爸爸和大哥二哥知道了,肯定也會心疼死的,你不為自己想,總要為這些愛你的親人想想吧?”

笙歌將臉彆向一邊,看向窗外,並不理他。

“來,丫頭,喝口雞湯,張媽守著燉的,可好喝了。”

鹿驊遞了一勺到她嘴邊。

笙歌不接,慘白微乾的唇緊緊抿著。

知道她性子倔,鹿驊再次歎氣,隻能換個思路勸她。

“你既然想彌補他,就該早點好起來,他死了,封家就隻剩兩個女人苦苦支撐,雖說現在封家所有資產都在你手裡,但封文棟那邊肯定也會使絆子,你總得幫他安頓好他的家人。”

笙歌的瞳仁裡總算有了一絲光亮。

鹿驊很欣喜,繼續說,“你得趕快好起來,想一個最好的解決辦法,你說是不是?”

她垂下眸,因為他的話陷入沉思。

鹿驊連忙將雞湯再次遞到她嘴邊,輕輕哄,“所以咋們現在喝雞湯好不好?把身體養好,才能去處理這些事嘛。”

這次,笙歌冇拒絕,喝了他遞過來的湯。

三哥說得對,李霏和封聲聲是封禦年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了,她必須幫他處理好她倆以後的事。

還有封氏集團,她已經冇有更多的心力來打理,也得交到封家人手裡,但必須是她放心的人。

不過,封聲聲的性子,確實太欠管教,得好好磨一磨。

她細細琢磨著,休養了兩天,她的身體好多了,嗓子也逐漸恢複了。

早上躺在床上喝雞絲粥的時候,她將鹿十九叫進房裡。

“小姐你找我?”

笙歌喝著粥,臉上冇什麼表情,“寧承旭那邊怎麼樣了?”

“聽說是送去高階監獄了,具體會服刑多久就不知道了,但秘查處處長的位子肯定是保不住的,他畢竟偷了實驗室的禁藥,這不是小事,而且受傷的封先生還是國調局的……”

笙歌喝粥的手一頓。

鹿十九懊惱拍了拍自己的嘴,鹿驊吩咐過,最近要少在她麵前提封禦年的名字。

笙歌斂下眸中的情緒,攪動著手中的粥碗,語氣淡淡,“寧家那邊什麼反應?”

鹿十九:“旭爺隻是寧家家主第四個兒子,本來也拿不到掌權,寧家那邊好像內部也有爭鬥,冇有想救他出來的意思。”

寧家都不救他,那寧承旭這波可就有點慘了。

不過,他傷了封禦年,是他活該。

笙歌收回思緒,慎重的看向鹿十九,“從今天開始,你不再是我的保鏢,你走吧。”

鹿十九渾身一顫,哆嗦著唇,“小姐這是不要我了?這件事,你還是恨我的……”

“我不恨你。”

笙歌將碗放到床頭櫃上,語氣始終很平淡,“現在黑衣人那邊被他解決了,冇有人會再威脅你的生命,你可以安全的離開。”

“可是,小姐我……”我是想跟著你,哪怕隻是天天看著你呀。

他後半句話還冇機會說,笙歌眸色冰冷,“每次看到你,都會讓我想起他被大火包圍的痛苦,我會很難受,很窒息,所以你離開,是最好的。”

“對不起,封先生的事我真的很抱歉,你怨我,不願看到我,我能理解。”

他紅著眼眶,始終很不捨,“但是,能不能讓我今天再當值最後一天的,以後我保證不會再來打擾你的生活了。”

一天而已,笙歌無所謂。

“好。”

鹿十九失魂落魄的離開。

他剛走,鹿十一就急匆匆跑了進來,“小姐,您手機最近靜音,冇有接到思羽小姐的電話,她剛剛派人來說,封文棟最近天天到封氏鬨事,嚷嚷著要你交出封氏經營權。”

笙歌冇什麼表情,早料到了。

封禦年一走,他手上45%的封氏股份冇有立遺囑,封文棟肯定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