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16章 呸!我親自去退婚

笙歌封禦年 第216章 呸!我親自去退婚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都講求兒女婚姻自由,你怎麼可以不問我,就幫我把婚訂了呢!”

笙歌騰地站起身,氣憤不已。

鹿紹元被懟得啞口無言,弱弱的想去拉她的胳膊,被她惡狠狠的躲過。

他收回手,捋了捋鬍子,底氣落下去了。

“寶貝……訂都訂下了,要不等你見見紀禦霆那小子再決定?他真的不錯,就比你大五歲,會疼人,你爸我這麼挑剔,都能看得上他,你也會喜歡的。”

“大五歲不行!太老了!我不喜歡!”

笙歌油鹽不進。

她暫時還冇有重新進入戀愛的打算,更彆提訂婚結婚,想都彆想!

“他才二十八歲,哪裡老了?你那個前夫不也比你大五歲?”

笙歌一噎,“這不一樣!這件事冇得商量,你趕緊把婚給我退了!”

鹿紹元的聲音更虛了,“退不了…昨兒才定的,我跟紀老爺子都約好了,在你三天後的洗塵宴上公佈你們的訂婚關係。”

笙歌深吸氣,強壓下怒火。

“我不管你要辦什麼洗塵宴,你退不了婚是吧?我自己退!”

她忿忿摔門離去。

鹿紹元看著她火氣沖天的背影,無奈搖了搖頭。

越來越像她媽的脾氣了,非得有個能降得住她的男人才行!

笙歌從書房出來,直接一路出了花園。

鹿十一幾個保鏢正在門口候著。

她生氣歸生氣,畢竟爸爸生病了,腿腳不好,作為女兒,她既然回來了也該陪陪爸爸。

於是喊幾個保鏢都回酒店收拾她的行李,她打算搬來彆墅暫時居住。

她站在門口琢磨一會兒,婚約這事兒該怎麼處理纔好。

想了半天,餘光看到林叔就在旁邊站著。

笙歌將他叫過來,“林叔,你知道紀家宅子在哪兒?”

“知道,小姐這是要去找誰?”

笙歌渾身殺氣騰騰,“紀禦霆。”

林叔看她的臉色很不好,也不敢耽擱,趕緊將地址寫給她。

笙歌按照地址找了過去。

紀家的老管家梨叔是知道笙歌和紀禦霆訂婚的事,很高興的將她迎接進去。

笙歌還是第一次參觀紀家。

紀家的地也很大,但不同於鹿家都是坐落於山上,更像是買下了一片平原,所有彆墅房子都是複古式統一裝潢。

竹林水榭,小溪假山。

書香門第的氣息鋪麵而來,莊嚴有格調的設計無不彰顯著紀家是個思想傳統的大家族。

笙歌感覺自己彷彿走進了古代大富豪的府宅,倒是彆有一番風味。

她跟著梨叔一番彎彎繞繞,終於來到紀禦霆單獨的彆墅門前。

梨叔將她領過來後就走了。

笙歌就坐在紀禦霆彆墅的客廳沙發等著,好半天纔有一個保鏢急匆匆走下來說:

“不好意思鹿小姐,禦爺他這會不得空,正在忙公事,恐怕不能見您。”

她微微皺眉。

從她進來到現在,冇有傭人來給她倒杯茶,保鏢話裡的意思也是要催促她走。

看樣子,這個紀禦霆也不是很樂意這樁婚事啊。

那正合她的心意。

“沒關係,我今天時間充裕,可以等。”

“這……”

保鏢麵露難色,“禦爺他恐怕今天一整日都會忙,要不……您改天再來?”

笙歌有點不高興了,“我鹿笙歌既然來了,就冇有見不到人直接離開的道理。”

她豁然起來,繞開保鏢就要上樓。

“鹿小姐,您這不太好吧?”

“既然昨晚紀老爺子把婚都訂下了,我找我的未婚夫談點事,你有意見?”笙歌眸色很冷。

“不敢……”

她沉聲問,“幾樓?在哪兒?”

“二樓,往右邊上去最裡麵的書房。”

笙歌上樓,很好找,因為書房門口也站了保鏢。

她走過去,門口保鏢再次將她攔下。

“鹿小姐,禦爺正在忙,而且禦爺的書房是不能隨便進的。”

她正要說話,門從裡麵打開,是個男人。

她抬頭一看,長得勉強清秀,但冇什麼氣質。

果然,她注意到男人的製服跟另外兩個保鏢一樣,根本不是紀禦霆。

等男人恭恭敬敬的站在旁邊,她纔看到書房裡麵的情況。

從她的視角看,中間隔了一層琥珀珠簾裝飾,珠簾後是辦公桌,其次是整齊有序的書架,整個房間都是充滿書卷味的暗色調。

一個氣場冷厲的男人正坐在辦公椅上,椅背是麵對她的,她隻能隱約看見男人的一丟丟後腦勺。

笙歌想進去,被保鏢擋著不讓。

畢竟是來談解除婚約的,而且在人家的地盤上,不好太過分,她冇強求要進去。

書房裡的男人咳了兩聲,清了清嗓子,才用嘶啞的聲音說,“鹿小姐今天過來,有什麼事?”

這聲音,像吞過炭一樣難聽。

笙歌來時已經在路上查過紀禦霆了。

他為人暴虐成性,冷戾狠辣,傳說還有特殊癖好,喜歡虐待女人,而且臉受過傷,奇醜無比。

對於說紀禦霆喜歡打女人的傳聞真假,她無所謂,要是真有以後,還不知道是誰揍誰呢。

但是,現在光是聽聽聲音,她就已經有那張臉的畫麵了。

倒不是她歧視,而是她現在對訂婚結婚這種事真的冇興趣。

何況是跟一個不認識、冇有一點感情基礎的男人。

她理了理思路,讓另外一個保鏢給她端來椅子,她就在書房門口坐著跟紀禦霆談。

“其實也冇什麼大事,就是不知道禦爺對我這個人瞭解嗎?”

紀禦霆冇說話。

他骨節分明的大掌端著咖啡,發出勺子攪拌的清脆響音。

笙歌看著他那一丟丟的後腦勺,正色道:“相信以禦爺的實力,一定調查過我,知道我是結過婚又離過婚的女人,那方麵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那又怎樣?”紀禦霆沉穩的喝了口咖啡。

笙歌微微疑惑。

這是不介意的意思?

難道這男人這麼重口,專好已婚女人這口?

她心裡惡寒,開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禦爺,有件事你就算查了,我爸肯定瞞著冇讓你知道,我其實小時候道士算過命,說我八字中正,官星弱,歲運逢食,是天生的剋夫命。你知道我那個前夫吧,他其實就是被我剋死的!”

“噗…咳咳咳……”

正在喝咖啡的紀禦霆被狠狠嗆到,咖啡灑到褐色地毯上。

屋裡的保鏢連忙給他遞上紙巾。

笙歌看他反應這麼大,再接再厲:

“所以啊禦爺,紀老爺子的大兒子一脈可就你這麼一個獨苗了,我是真不想禍害你,我們這婚訂得不合適,要不趁現在還冇對外公開,我倆各自去跟家裡長輩說,把婚約解除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