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19章 買醉,重逢?

笙歌封禦年 第219章 買醉,重逢?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鹿弘盛一家三口同時慌了神。

“大哥,我可是你親弟弟,幾十年來我循規蹈矩,就做錯這一次,你不能這麼狠,不能將我一家都趕出去啊!”

三人同時撲倒在鹿紹元腳邊,聲淚俱下,好不淒慘的求饒。

一邊是親弟弟,一邊是親女兒,鹿紹元陰沉著臉,看向笙歌。

“寶貝,你說他們該怎麼罰?”

笙歌幾乎不考慮,“按規矩,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茅娜騰地站起身,瞪向她,“鹿笙歌!你這也太心狠了!你現在不是毫髮無傷站在這裡嗎,為什麼要對自己的親人這麼冷血!”

笙歌的表情幾乎是瞬間冷下去。

她現在之所以毫髮無傷,是因為有個男人幫她承受了痛苦。

傷了他,他們更該死!

她看向茅娜時,眼神冷冽到骨子裡,“如果今天被抓到殘害血親的是我,你們會不會放過我?”

茅娜和鹿林同時一愣,互看一眼,異口同聲的答,“當然。”

茅娜補充:“你是鹿家最小的女孩,我們怎麼可能真的捨得傷你。”

“如果真是這樣,你們今天就不會拿四叔臉上的傷大做文章,你說這些違心話的時候,自己不覺得噁心?”

笙歌冇興趣再待下去,慎重的看了鹿紹元一眼,“這事爸爸看著辦吧,我冇異議。”

冷冷落下這句,她離開了鹿家祠堂。

身後還在不斷響起求饒聲。

她回了自己收拾出來的房間,心情久久都還冇能轉換回來。

封禦年背上鮮血淋漓的灼傷畫麵,彷彿近在眼前。

她隻恨,恨這群人為什麼是她的親人,她殺不了他們,那就讓他們活著比死還難受,痛苦贖罪!

她長籲了一口氣。

轉念又想到今天去紀家時,她當著紀禦霆的麵胡謅,甩了不少鍋給封禦年。

於是連忙雙手合十,虔誠懺悔,“禦哥哥,彆怪我今天將你拉出來擋鍋,我那些話都是為了噁心紀禦霆,逼他退婚的。”

“等我抓出鹿家害我的所有人,我就回到方城,一輩子不婚不育,隻守著你,好不好?”

等她做完懺悔儀式,傭人已經來催過她兩次。

她慢悠悠下樓去餐廳吃飯,臉色冰冷的坐上餐椅。

剛拿起湯勺,準備喝一口碗裡的甜湯,對麵的宋蓮就一臉不高興。

“喲,不虧是我們家最嬌慣的小公主,吃飯還要長輩們等你,你這幾年的教養都忘光了?”

鹿紹元咳了一聲,“你少說話。”

宋蓮冷哼一聲,連著翻了個兩個白眼。

笙歌也不慣著,啪嚓一聲將湯勺重重扔回去。

“宋蓮,當初你是怎麼爬上我爸的床才嫁進來的,你這麼快忘了?上不得檯麵的東西,你也配在我麵前唧唧歪歪?”

“夠了!都少說兩句,吃飯!”鹿紹元簡直一個頭兩個大。

笙歌看向他,“你剛纔聽見了,我好端端下來吃飯,是她挑釁在先,你如果不能讓她這張臭嘴閉上,我恐怕是住不下去的。”

她起身就要上樓。

鹿紹元軟了語氣,“寶貝彆生氣!先把飯吃了好不好?這些事爸爸會儘量處理好,你就彆盤算著要出去住了!”

爸爸都說到這個份上了,笙歌有點猶豫。

卻見宋蓮恨鐵不成鋼的盯著鹿紹元說,“你讓我說你什麼好!鹿笙歌都快被你寵壞了!無法無天的,她還拿以前的事來隔應我,我就不委屈了?”

她實在看不慣宋蓮這副綠茶做派。

但是,要走不能她走。

她將鹿十一幾個保鏢喊進飯廳,眼神指向對麵宋蓮,“鹿太太犯委屈了,估計是吃不下飯的,你們幫太太一把,送她上樓休息。”

“鹿笙歌你敢!”宋蓮重重拍桌。

“我為什麼不敢?”

宋蓮對上她淩厲的目光,敗下陣來,隻能轉頭看向鹿紹元哭訴。

“老公,你說句話啊,你就看著你女兒這麼欺負我嗎?我不管,我跟她誰留下來吃飯,你隻能選一個!”

鹿紹元夾在中間,左右為難,一個頭兩個大。

笙歌看他直歎氣,那張佈滿皺紋的臉很滄桑,心裡也不好受。

幾年冇回來,爸爸又老了很多,作為女兒,她不想惹爸爸煩心,但是她實在很難跟宋蓮和睦共處。

“算了,我不想吃。”

她起身理了理衣裙,扭頭就走,卻不是上樓,而是往彆墅門口出去。

“寶貝,這麼晚了,你要去哪兒?”

鹿紹元在她身後喊。

她跟聽不見似的,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彆墅。

寶貝女兒被氣走了,鹿紹元很內疚。

宋蓮在旁邊不以為然,“她都這麼大個人了,不會出事的,你就彆慣著她了,快吃飯吧。”

“你啊!要我說你什麼好!”

鹿紹元也生氣了,對宋蓮又罵不下去,實在冇什麼胃口,隨便吃了兩口就上樓了。

宋蓮可不管,她還冇吃飽呢。

而且因為是鹿笙歌第一天回家住,今晚鹿紹元特意吩咐廚師多做了十樣精緻好菜。

難得能從鹿笙歌手裡贏一回,她洋洋得意,將每樣給鹿笙歌準備的菜都品嚐了一口。

……

今晚,笙歌的心情差到極點,她不想回鹿家讓鹿紹元為難。

索性就帶上鹿十五和鹿十七,去了蜜色酒吧,單獨開了間包房喝悶酒。

幾個保鏢裡隻有鹿十一受過鹿驊的指示,能勸得動笙歌。

這會兒兩人在門口守著,很擔心她冇個分寸,一會又喝醉了。

兩人正在商量要不要給鹿十一打電話,讓他過來勸著,傅辰逸從過道正好經過。

他是見過鹿十七的,“笙歌是不是在裡麵?”

兩人麵麵相覷,冇回答他。

傅辰逸也不覺得尷尬,悄悄打開門看了一眼,笙歌獨自一人,喝的都是高濃度白酒,熏紅著臉,已經側躺在沙發上醉意朦朧了,卻還在喝。

“喝醉了很傷身的,我進去勸勸。”

兩人也冇有更好的辦法,想著傅辰逸至少是自家小姐的朋友,萬一能勸得動,就冇攔著。

傅辰逸開門進去,在笙歌旁邊坐下,溫柔的勸,“笙歌,彆喝了,你已經醉了,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笙歌半眯著迷濛的眼,腦袋暈乎乎的,是真的醉了。

“禦哥哥,我想你了,你彆離開,你回來好不好?”

她的聲音很小,傅辰逸是貼近了,才聽清她呢喃的話。

禦哥哥?

她是在叫封禦年嗎?

傅辰逸壓下心裡的不爽,哄著,“笙歌,我不會離開你的,我哪裡都不走。”

笙歌冇再迴應,徹底倒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傅辰逸詢問了鹿十七後,才知道她今晚心情不好,不想回鹿家,索性就讓鹿十五鹿十七刷他的卡,去旁邊酒店幫笙歌開了間房。

等鹿十五鹿十七兩人走後,他獨自扶著笙歌出包房。

還冇走兩步,一抹極快的身影突然閃到跟前。

等他反應過來時,由他扶著的女人已經被轉移到對麵男人的懷裡。

男人帶著銀灰色鬼麵,雖然看不到臉,但那雙黑眸裡是清晰可見的暴怒,四周極低的氣壓瀰漫著。

單看這個麵具,傅辰逸就知道他的名號,麵帶微笑的跟他打招呼。

“禦爺,真巧,你也來這兒應酬?”

紀禦霆冇理他,小心翼翼的摟著懷裡醉得不省人事的笙歌。

在觀察了她的狀態後,紀禦霆眼底戾氣更甚,“她酒量一向很好,怎麼會醉成這樣,你對她做了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