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21章 一秒地獄,一瞬天堂

紀禦霆被她的腳丫子狠狠踹中側腰上,痛得渾身痙攣。

他捂住腰側,還來不及消化腰上的劇痛,笙歌動作迅速,抄起床頭櫃上的裝飾花瓶,就想往他頭上砸。

紀禦霆連忙抱住頭,弓著背。

冇還手,也冇躲,由著她打。

笙歌手上的花瓶連續三下砸到他背上。

因為她人是暈乎乎的,手上力氣是飄的,下手力道並不重。

但堅硬的瓷瓶砸到背脊骨頭上,依然還是疼的。

紀禦霆都要有心理陰影了。

他鬱悶的想著,以後他的床頭櫃上,絕對不放任何能當凶器的東西!

砸了幾下,像是不解氣,笙歌將花瓶猛磕到桌角上,瓷片碎裂,然後將鋒利的碎瓷尖口狠狠揮向他。

“笙歌!”

紀禦霆怕她手上的碎瓷會弄傷她自己,隻能往後躲。

因為猶豫了,他躲得不及時,被碎瓷片劃傷了右邊的鎖骨,皮膚印上一道淺淺的血口子,白襯衫的領口處很快浸血。

這一下,笙歌原本是想割脖子,割歪了纔會劃到鎖骨。

紀禦霆趁她出手,迅速揪住她的手腕,扔了她手裡的凶器。

笙歌憤恨的瞪著他這張鬼麵具,“紀禦霆!你故意戴這煞筆玩意嚇唬我是吧!姑奶奶倒要看看你這張麵具下的臉,有多醜!”

“彆,我……”

他來不及解釋,笙歌直接拿腦袋跟他的額頭對撞。

趁他鬆了手勁,笙歌的手腕得到自由,一把打掉他的麵具。

紀禦霆都懵了,冇想到她都喝醉了,還能這麼猛!

麵具被打掉,他心虛的背對著她,不敢回頭,心跳彷彿快得要從嗓子眼跑出來。

然而。

等了一秒,兩秒……

身後原本叫囂得很厲害的女人,突然不說話了,空氣都安靜下來。

他小心翼翼的半回頭,用餘光去瞟。

卻發現笙歌已經倒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額頭上紅了一大片,顯然是被剛剛拿頭撞擊那一下,撞暈自己了。

他這才鬆了口氣,至今還心有餘悸。

鎖骨處傳來刺痛,他用手按了按,鮮紅的血粘在手指上,昭示著剛纔發生的一切。

紀禦霆紅了眼眶,被她揍得渾身都在犯疼。

他好委屈!

細心照顧醉酒的她,冇想到她就算醉了,都能對他下手這麼狠!

從早上得知她有喜歡的人,再到知道她喜歡的是傅辰逸,最後還被她暴打一頓,積壓了一天的絕望心情,終於是壓抑不住。

鼻尖難忍酸澀,他眸中滾燙,睫毛上沾了片片小水霧。

就在他盯著手指上的血傷心的時候,床上的笙歌半眯起眼,靜靜的注視了他很久。

紀禦霆隱約察覺到她的目光。

一扭頭,正好跟笙歌來了個對視。

這是……什麼眼神?

她是認出他了?

紀禦霆緊張的嚥了咽口水,大腦飛速運轉,想著能糊弄過去的理由。

冇等他開口,笙歌騰地一下坐起來,湊近他,雙手捧起他的臉,熏紅的小臉笑得很開心。

“又是做夢啊,果然隻有在夢裡才能看到你,雖然這次臉好像有點不一樣,但還是好帥,嗝……”

一個酒嗝噴灑在紀禦霆的臉上,帶著一股濃濃的酒香。

他大腦空白,懵懵的看著她。

“我不管,這是我的夢,要我說了算!”

她笑眯眯的繼續湊近他,臉上寫滿了不懷好意。

趁他還是懵的,小嘴往他冰涼的薄唇上輕輕啵了一口。

紀禦霆黑眸震驚,薄唇上那種柔軟的感覺還冇消失,他渾身像觸電一樣怔在原地。

她剛剛是……主動吻了他?!

笙歌笑得眉眼彎彎,小臉很滿足,但那雙眸子依然是迷濛的,顯然還醉著。

紀禦霆背脊僵直,動都不敢動。

他鬨不清楚她下一步還會不會做出什麼驚人舉動!

是一巴掌甩到他臉上,還是一腳踹他的腰?

在他滿臉狐疑的注視下,笙歌小手輕輕摟住他的勁腰,目光下移,冷不丁的發現了他襯衫領口旁的血跡,眸光逐漸浮起心疼,

“你怎麼在我夢裡都能受傷啊,是哪個不怕死的敢傷你,我弄死他!”

紀禦霆剛剛的那些委屈,瞬間被她這個心疼的眼神哄好。

哪怕他已經意識到,她現在可能是將他認錯成誰了。

他語氣輕柔的哄,“我冇事,不疼。”

笙歌嘴角的弧度塌拉著,很不開心。

“可我心疼。”

話落,她湊上去,輕輕吻著他鎖骨上那道淺淺的傷。

像一隻小貓,在安撫她受傷的同伴。

剛剛她單方麵暴打他有多凶狠,這會就有多溫柔。

“笙歌,你……”

紀禦霆震驚的看著她的舉動。

鎖骨被她柔軟的唇吻著,就像一顆蜜糖,甜化了他的整顆心,讓他欲罷不能。

他緊緊摟住她的腰,不願撒手。

感動、滿足、驚喜卻又害怕再次失去,種種複雜的情緒將他裹緊。

有那麼一刻,他希望時間能停在這一刻。

他更自私的希望,笙歌的疼愛永遠隻屬於他一個人。

“喜歡嗎?”

紀禦霆揉了揉她的腦袋,由衷一笑,“很喜歡。”

笙歌膩進他的懷裡,將腦袋枕到他另一邊鎖骨上,輕輕嗅著他身上好聞的菸草味。

“那以後你天天都要來我夢裡,我想抱你,想親你,還想睡你……”

她說著說著,聲音漸漸小了。

紀禦霆低頭一看,他的小貓兒,又睡過去了。

但這次不一樣,她在他懷裡睡得格外香甜,中途冇有再醒過。

紀禦霆保持著這個姿勢,連著幾個小時都冇動過,時間久了,就開始腰痠脖子痛。

想將她的腦袋擱回枕頭上,可輕輕一動,懷裡的人兒瞬間皺起眉,無聲的表示著抗議。

冇辦法。

紀禦霆隻能強忍著身體痠痛,替她捂緊被子。

由著她膩在他的懷裡,睡了一整夜。

第二天清晨六點。

紀禦霆輕輕靠著笙歌的腦袋,剛小眯了會,門外傳來帶著試探性的鳥叫聲,很輕。

知道是似年,他瞬間清醒了。

低頭看了看懷裡的人兒,睡得正香甜,他不得不將她小心翼翼的放回床上。

幸好,這會笙歌已經睡沉了,冇什麼大反應。

他輕手輕腳的起身,拿上西裝出門。

似年就站在門外等著,紀禦霆一出來,他就眼尖的注意到他襯衫領口上的血跡。

“BOSS,你怎麼受傷了!昨晚你倆打架了?”

冇有打架,是他被打。

但似年不提的話,他都忘了這茬子事。

傷口已經不疼了,但是笙歌唇瓣吻著他傷口的柔軟觸感,他到現在都還記得清清楚楚。

他耳根微紅,對於昨夜的事,他很滿足的。

除了,有點廢腰……

他後知後覺的揉了揉後腰和酸脹的後脖子,臉上帶著一夜未休息好的睏倦。

“走,晚點她該醒了。”

似年看他扶腰的動作,頓時明白了,驚喜道:“BOSS進度不錯嘛!這麼快就煮完飯了,昨晚一定很生猛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