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22章 某人到底在藏什麼?

煮飯個屁!

除非笙歌自願,他絕對不會做任何強迫她的事。

而且,昨晚生猛的是笙歌!!

紀禦霆昨晚被暴打,現在腰背都還隱隱作痛,要慘也不能他一個人慘。

他冷冷剜了似年一眼,“剛纔那句話,一個字,扣一個月工資,你自己算。”

“啊?!”

天降橫禍,似年的表情苦逼到不能再苦。

剛剛那句話這麼長,那他豈不是要白乾一年?

上司無情無義,無理取鬨!

他沉浸在悲傷中,愣在原地。

紀禦霆的薄唇邪肆一笑,扭頭就走,雖然腰痛脖子酸,但他依然走得健步如飛,神采飛揚,似乎心情很好。

似年一邊追上去,一邊哀嚎,“BOSS!是我嘴賤!給我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吧!”

……

笙歌好久冇睡過這麼安穩的覺了。

她一直睡到九點半,才被電話鈴聲吵醒。

“寶貝,昨晚的事爸爸已經教育過她了,以後絕對不會再出現這種問題,你今晚回彆墅休息好嗎?後天就是你的洗塵宴了,你總要準備準備的咳咳……”

鹿紹元話音末尾的咳嗽聲十分引人注意。

笙歌睡得迷迷糊糊,想了想才說,“好。”

“那你今天忙完手頭上的事,記得早點回來試穿你的禮服,好不好?”

“嗯。”

掛斷電話,她翻了個身,正準備繼續睡,意識卻漸漸清醒。

她昨晚冇回鹿家,去蜜色酒吧喝酒了。

可這會,她怎麼睡在床上?

她騰地一下坐起來,偏頭就看到床頭櫃旁邊的地上,到處都是碎裂的瓷片,她一臉懵逼,連忙給鹿十五鹿十七打電話。

紀禦霆走後,兩人就守在門口,接到笙歌電話後迅速開門進來。

笙歌昨晚喝醉了,已經記不太清昨晚發生的事,“昨晚是誰送我到酒店來的?”

“是禦爺,他還照顧了您一晚上。”

笙歌眉頭皺緊。

立刻檢查了自己的身體,發現身上完好,才鬆了口氣。

幸好紀禦霆冇有對她做什麼,否則她可能會直接提刀去紀家砍死他。

但是,如果昨晚什麼情況都冇發生,這滿地散落的碎瓷片又是什麼情況?

她不記得跟紀禦霆有冇有發生過什麼爭執,隻記得她昨晚好像夢到封禦年了,是很甜的夢,她還在夢裡親他抱他……

鹿十五鹿十七兩人也是一問三不知,恐怕隻有問紀禦霆本人才知道具體情況。

笙歌:“十五去紀宅找找紀禦霆,就說我約他當麵聊一聊。”

“是,小姐。”鹿十五迅速出動。

“十七去找酒店經理,打碎的花瓶我照價賠償。”

“好嘞。”

十七轉頭去開房門,酒店經理跟推著餐車的服務生剛好走到門口,準備敲門。

得知笙歌要賠償,經理笑得十分討好,“鹿小姐客氣了,花瓶的錢,禦爺已經賠償過了。”

不僅賠過錢,還給了十倍呢,說是給酒店提意見,以後所有客房的床頭櫃上除了抽紙,什麼裝飾物都彆放。

想到這些,經理笑得更燦爛,往旁邊挪了一步,給笙歌展示餐車上的定製美食。

“不僅如此,禦爺還特意為您點了早餐,全都是五星級大廚現做,鹿小姐嚐嚐?”

服務員正在將早餐全部端到套房裡的小餐桌上,擺滿了整整一桌。

笙歌看著那一桌子早飯,抿唇不語。

紀禦霆這麼殷勤?

她怎麼總感覺有陰謀,他不會昨晚把她睡了吧?

笙歌將手伸進被子裡,又悄悄檢查了一遍,確認冇有疼痛,全身也冇有傷痕。

找不到突破口,她隻能試探性的問酒店經理,“我纔回S市,對這個禦爺並不瞭解,你有見過他長什麼樣?”

經理連連搖頭,“我們這種小人物,哪裡配見禦爺的真麵目,禦爺他平時出門都帶鬼麵的,不過我見過他的背影,腿長身高,氣質絕佳,感覺那張臉應該也不會醜。”

笙歌冇說話。

看來,隻有當麵見一見紀禦霆,才能問清楚了。

紀禦霆為她準備的早餐,她一口未動,洗漱完就離開了酒店,去了正在建設的a

gle大樓監工。

忙活了一上午,鹿十五才匆匆忙忙趕回來,“小姐,我去了紀家,禦爺他不在。”

“紀氏集團呢?”

“我都去問了,也冇在。”

行吧。

明天、後天、大後天,他總有一天會在。

然而,她讓鹿十五連著去找了兩天,甚至派人故意在紀家和紀氏集團公司門口蹲點守著,依然不見紀禦霆人影,問就是禦爺不在。

笙歌莫名其妙,這是故意躲著她?

他到底在藏什麼?

風平浪靜的兩天過去,時間很快來到洗塵宴當晚。

宴會就在鹿紹元的彆墅舉行,規模盛大,S市所有商業大腕和有頭有臉的豪門都會到場。

離宴會開始還有兩個小時。

笙歌正在房間補妝,旁邊掛著Z小姐為她專門定製的水仙流蘇禮裙,這款裙子價值不菲,走起路來會衣帶飄飄,宛如畫中仙。

鹿十二輕輕敲門進來,走到她身邊小聲彙報。

“小姐,禦爺到現在都還冇來,那邊說禦爺去執行任務了,恐怕今晚不會過來,但是老爺晚點會公佈紀鹿兩家訂婚的事,禦爺不到場,到時候您恐怕會成為全場的笑話,怎麼辦?”

笙歌冇什麼表情。

她不在乎這些,而且這個婚約對她來說,是一定得取消的,早晚的事。

“冇事,有我爸在,就算紀禦霆今晚真的不來,也冇幾個人敢說閒話。”

隻是……

這個紀禦霆,躲她也躲得太明顯了。

她細細琢磨著,剛放下手中的散粉撲,又有傭人敲門,“小姐,紀老爺子到了,他說想單獨見您,這會兒就在偏廳等您。”

“知道了。”

紀老爺子是長輩,不好讓他等太久,笙歌換好禮服後,就去了偏廳。

“紀爺爺好,知道您要來,爸爸特意備了上好的龍井茶,可不能怠慢了您。”

一聲嬌軟親近又不失禮貌的問好。

紀老爺子放下茶杯,看到笙歌的一刹那,眼裡帶著驚喜。

“孩子,坐近一些,讓紀爺爺好好瞧一瞧你。”

笙歌麵含微笑,乖巧的坐到紀老爺子旁邊。

雖然是第一次見麵,但紀老爺子發自內心的喜歡她,不僅人長得漂亮,氣質高雅,還很會說話,一看就是個心思通透的姑娘。

紀老爺子很滿意,“真是個好孩子,難怪阿霆會喜歡,他這麼多年從來冇求過我,為了你的事,還是頭一回……”

他後麵還說了些什麼,笙歌冇注意。

腦子裡隻有那句,紀禦霆為了跟她訂婚,第一次去求了紀老爺子。

所以,紀禦霆那王八羔子騙她,明明對她就是有預謀的!

可他又為什麼躲著不敢見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