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27章 我皮糙肉厚,很抗揍

隔天,紀氏集團。

似年表情鬱鬱的走進總裁辦公室,他昨天跑遍S市各大馬場,最終找了一條是專門馴服烈馬野馬的鞭子,遞到紀禦霆辦公桌上。

“這條馬鞭很糙的,BOSS你小心點。”

紀禦霆若有所思,將東西收起來。

似年很不放心,再次提醒他,“BOSS,今晚笙歌小姐要是真抽你,你就彆老實硬抗,多裝裝委屈,喊喊痛,擠兩滴眼淚出來讓她心疼你。”

紀禦霆點了點頭,不說話,還在琢磨晚上該怎麼解釋。

似年看他明顯不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上,很捉急!

但是轉念一想,人家捱打的都不怕,他急得乾跺腳算怎麼回事?

笙歌白天照舊去了a

gle,繼續做開工前的準備工作。

平靜的忙碌了一整天,鹿琛查完的資料終於在下班之前通過傳真發送給她。

笙歌將資料列印出來,認真的看了一遍,神情越來越冷冽。

資料顯示,紀禦霆的確在幾個月前去過一次H國!

紀家冇有在H國的業務,他前往H國的原因除了去整形醫院,她想不到更好的理由。

所以,紀禦霆昨晚真的在騙她?

她正思索著,鹿十五突然敲門進來,“小姐,剛剛似年來了趟,說禦爺請您下班後,到彆墅一起吃頓晚飯,他親自下廚,您去嗎?”

“去。”

笙歌答得幾乎冇有遲疑。

既然她不好查,那就直接去試探紀禦霆好了。

她收拾桌麵,將那份資料塞到包包裡,拿上衣帽架的外套,瞟了鹿十五一眼,“下班,現在就走。”

鹿十五愣住,見她走遠了,趕緊跟上。

到了紀家,笙歌實在記不清紀家院子那些彎彎繞繞的路,又讓梨叔帶了一遍。

來到紀禦霆彆墅門前,似年和幾個彆墅保鏢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看到笙歌過來,似年恭敬的向她微微鞠躬,“笙歌小姐,好久不見。”

“不久,上次我來紀禦霆彆墅,走前就看到你。”

emmm……

似年臉上微微尷尬,連忙擦開話題,“禦爺就在裡麵,笙歌小姐進去吧。”

笙歌淡然的收回目光,獨自往彆墅走。

剛走了兩步,似年又在後麵小聲補充了句,“今晚局裡有緊急任務,禦爺他跟您吃完飯,就得立刻離開市區出任務,會是一場真槍實彈的乾架。”

“什麼意思?”

笙歌莫名其妙的凝了他一眼。

似年表情憋悶,忍了幾次想直說的衝動,最後無聲歎息,“冇什麼,您進去吧。”

笙歌雖然心裡奇怪,但見他不願意多說,也冇為難他。

她獨自走到彆墅門前,正想敲門,就發現大門打開了一條小縫,冇關。

輕輕推開門,不等她看清裡麵的狀況,門背後突然竄出一股大力,攥緊了她的手腕,將她整個人拉過去。

一個熟悉又溫暖的懷抱緊緊擁著她,緊得手臂都在顫抖。

笙歌感覺到了,對方很緊張。

“禦爺,你乾什麼?”

紀禦霆隻穿了件單薄的絲質白襯衫,薄唇抿著冇說話。

他輕輕鬆開了她的懷抱,往後退了一大步,雙膝緩緩下沉,背脊挺直的跪在她麵前。

她看看這熟悉的動作,幾乎是瞬間明白過來,眼眶頃刻紅了。

“封禦年。”

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是我。”

紀禦霆冇有特意壓低嗓音。

注意到她眸子晶瑩,有淚花閃爍,他疼得心臟一縮,被滿滿的愧疚壓得喘不過氣,也跟著紅了眼尾。

笙歌仰起頭,將快壓抑不住的眼淚收回去,換上冰冷諷刺的表情。

“你騙我?明明冇死,卻不來找我,還故意搞一封煽情的遺書給我,就是想看我的笑話?看我是如何被你騙得團團轉,看我有多愚蠢,竟然都看不破你是在演戲!”

“不是的,笙笙我……”

“閉嘴!你也配這樣叫我?你不是喜歡叫鹿小姐嗎?”

紀禦霆被她凶得心臟猛縮,小心翼翼拉住她的小手,“對不起,昨晚是我的錯,是我在該坦白的時候退縮了,但我寫那封遺書的時候冇有騙你,我可以解釋的!”

“你覺得你現在的話我還會信?你為什麼會選在今晚坦白,是因為你發現我冇信你的演技,怕被我先查出來,眼看瞞不住了,所以你被迫坦白的,對嗎?”

紀禦霆微微愣住,雖然不全對,但還真被她猜了個七七八八。

笙歌看他的表情,也知道自己猜對了,眼底的諷刺更甚。

“我不管你到底是紀禦霆還是封禦年,我最恨彆人騙我,何況是像你這種用假死來欺騙我的感情!實在太過分!”

紀禦霆仰著頭,強忍著淚意,“我冇有欺騙你的感情,你聽我跟你解釋好不好?”

“我不想聽!永遠都不想再看見你!”

她一把甩開他的手,扭頭就要離開。

“彆走,笙笙!”

紀禦霆膝行兩步,想去摟她的腰。

“滾!”

她反手就一巴掌甩到他臉上,力道並不算很重。

紀禦霆的半邊臉頰隻是微微紅了。

但笙歌卻因此停了腳步,因為她發現紀禦霆雖然被打了,臉上居然還在笑?

他黑眸亮晶晶的,軟聲細語的說,“隻打一巴掌夠消氣嗎?不夠的話還可以繼續打,我皮糙肉厚的,很抗揍!”

笙歌冷冷的睨著他。

似乎是要看他在玩什麼把戲,眸中冇有溫度。

紀禦霆繼續:“但是彆用手打,你手會疼的,用這個抽吧,抽到你解氣為止。”

他一邊說著,一邊從後腰取出一條馬鞭,討好的用雙手遞到她跟前。

笙歌不接,也不說話。

紀禦霆就自行做主,將馬鞭的手柄強行塞到她手裡。

然後背脊挺直,仰頭滿眼期待的看著她,乖乖等著捱揍。

在她麵前,他將姿態和尊嚴放到了最低。

可笙歌卻越看越窩火,她瞟了眼手裡的馬鞭,突然想起進來時似年的那句話,到這會兒才明白了似年的意思。

明明晚點就要去執行任務,還故意給她來一出負荊請罪。

嗬嗬,裝也不裝得敬業一點,一邊扮乖巧一邊又怕疼,還讓似年來提醒她,讓她彆下手太重,演一出雙簧給她看?

不抽他兩下,還真對不起他費的這番苦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