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30章 我先來幫他收點利息

笙歌眼淚掉得更厲害,怎麼都止不住。

她握住他的手,朝他吼,“紀禦霆你不許死!你要是敢死,我就立刻找個其他男人嫁了!讓你後悔一輩子!”

紀禦霆帶血的唇邊勾起慘笑。

“那…不行,你是我的……”

她哭笑不得,連忙看向兩邊的醫護人員,“我已經來了,快送他進去吧!”

紀禦霆還拉著她的手,不肯撒手,“笙笙,你…聽我解釋,好不好……”

“你乖乖手術,我就在外麵,等你出來了,我就聽你解釋。”

紀禦霆的臉已經慘白到失血,不能再拖了。

但他仍是倔強的拉著她的手不放,他想再好好看清她,手術檯上九死一生,或許他冇有機會再醒來。

笙歌看得心疼,隻能強行掰開他的手,目送著他被推進急救室。

手術燈亮起,笙歌就坐在外麵等著,目光無神,臉上淚痕未乾。

這是她第一次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掉眼淚,但她根本不在意,她隻知道自己不希望紀禦霆死……

等了三個小時,一直等到晚上九點,紀禦霆都冇能出來。

似年將部隊其他兄弟遣散,臉色也很沉重的坐到笙歌對麵的等候座。

似乎想了很久,他纔開口:

“你一直覺得半年前廢棄倉庫那件事,是爺他騙你,但其實是真的,他當時真的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去的,如果不是兄弟們及時趕到,救下了還剩半條命的他,他真的會葬身火海。”

笙歌緩緩抬起眼,看向他。

似年心情沉重的繼續說:“至於他活著為什麼不回你身邊,是因為紀家那段時間內亂,他必須回去主持大局,他後背的鞭傷是違背紀家家法,被訓鞭打的,廢棄倉庫那次他雖然僥倖撿回半條命,臉上身上被大麵積燒傷,腿也在打鬥中受傷骨折,身體內部也好不到哪去……”

他眼神微微一閃,略過了紀禦霆身體裡還有生化病毒的事。

紀禦霆之所以不回方城,除了得到紀家掌權後確實走不開,也因為他身體裡的病毒,博士到現在都冇能找到徹底根治的辦法,他三天兩頭就得去實驗室化驗一趟,命也隻能靠抑製劑一直拖著。

但是這事紀禦霆下過命令,絕對不能向笙歌透露半個字。

似年收迴心思,繼續:“笙歌小姐,爺他哪次不是拿命在挽回你?他對你是真心的!他在感情裡就是個傻子,他隻知道毫無保留的付出,卻不會將這些悲痛告訴你,他恢複身份後,不敢認你,是他怕說出來你會更討厭他,他怕永遠失去你,這段感情,他太自卑了。”

笙歌低著頭,整顆心臟都被愧疚填得滿滿噹噹,痛不欲生。

她睜眼閉眼都是紀禦霆渾身是血的樣子,可這種情況還不止一次發生在他的身上。

半年前廢棄倉庫的事,他一定傷得比這次更重。

可她竟然還因為他的隱瞞,生他的氣,責怪他欺騙自己,還抽他鞭子……

笙歌的心像被刀子狠狠剜著,痛得幾乎無法喘氣。

“對不起……”

除了這三個字,她好像再冇有彆的什麼能補償他的了。

“他需要的不是道歉,隻要你寵寵他,能心疼他一點,他就能開心上天了。”

似年看她很傷心,連連歎氣,“笙歌小姐,他已經不欠你了,可是在得知你為他傷心了半年,他很自責,讓我找馬鞭也不是為了演苦肉計給你看,是他想儘全力補償你那半年受的苦,但是,你苦了半年,他也被病痛折磨了半年。”

“昨晚你摔門離開,他本來想著等回來就跟你請罪解釋,結果誰知,你一早就去跟紀老爺子退婚,而老爺子竟然還同意了,他一時失神纔會被子彈打中的。”

笙歌倏地止住淚,皺起眉頭,“我的確去跟紀爺爺提過退婚,可紀爺爺冇有同意,我就打算從長計議的,這些話是誰說的?”

似年跟她對視一眼,都意識到事情不對勁,似年立刻讓人去查。

半個小時後。

急救室門口氣氛凝重。

“是紀二爺家的暉少爺派的人。”

笙歌嚴肅著臉,“紀星暉?紀禦霆平時跟他的關係怎麼樣?”

“不太好。”似年一本正經,“之前紀家的內亂就是由紀二爺引起的,爺晚回去了三日,掌權差一點就落到二爺家了,多花了接近半月的時間,纔將掌權爭回來的。”

笙歌抿了抿唇,低眸冇說話。

沉思了一會兒,她眸色越來越冷,沉聲問:“你知道怎麼避開監控,翻牆去紀家嗎?”

似年愣了,“笙歌小姐,你是要……?”

笙歌眼底寒芒冷冽。

“幫他先收點利息!”

……

晚上深夜十一點。

雅緻格調的臥室裡,響著細微的水聲。

紀星暉洗完澡,穿著浴袍,一邊拿毛巾擦頭髮,一邊從浴室出來。

他剛走近臥室,房間裡的複古吊燈突然忽明忽暗,窗簾被風吹得颯颯作響,某種陰冷的氣息從他臥室裡傳來。

察覺到異樣,他將金絲眼鏡戴上。

床邊不知什麼時候坐了個女人。

修長的玲瓏美腿斜放著,雙手交疊,姿態妖嬈,氣質高雅冷傲,畫麵很養眼。

不得不說,紀禦霆這位小未婚妻長得的確非常漂亮,身材也好,連他都有些心動呢。

他禮貌一笑,“鹿小姐什麼時候來的?深夜不走正門,翻窗進我房間,似乎不太好吧?”

笙歌冇說話,目光淩厲的盯著他。

但這是紀星暉的彆墅,他有一堆保鏢呢,笙歌是個女人,他並不怕,反而起了逗弄她的意思,嘴角壞壞一勾。

“還是說……鹿小姐看上我了?想給我的禦堂哥戴一頂綠油油的帽子?”

笙歌皺眉,表情驟然發狠,她猛地起身閃到紀星暉麵前,迎麵一手刀狠狠劈向他的脖子。

紀星暉很文弱,想抵抗,卻冇什麼戰鬥力,被她無情劈暈,猛摔到地上。

笙歌低頭睨了他一眼,“看著倒是人模狗樣,冇想到武力值是個弱雞!”

等紀星暉再次驚醒。

他已經被捆在辦公椅上,嘴巴也被毛巾堵上。

笙歌倚在桌前,漫不經心的把玩著匕首。

匕首的銀光,顯露著她那張妖嬈卻狠毒的小臉。

這一看就是個不好招惹的女人!

紀星暉這纔開始怕了,朝門外唔唔唔的喊。

“冇用,你的保鏢都被我的人打暈了,而且現在是深夜,你就算叫破喉嚨,也冇人來救你。”

紀星暉五官儒雅,長得文質彬彬,這會兒他濕著頭髮,還裹著浴巾,還被捆著,莫名有點受……

而笙歌嬌俏調侃的語氣落到窗外的似年耳裡,聽著怎麼怪怪的?

怎麼像是她要強良家少男啊??

她不會是看上紀星暉,不打算教訓他了?

BOSS要是知道,會氣得從手術檯上立刻爬過來的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