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31章 她以前對他的態度很差?

似年連忙拍了拍臉,阻止自己的胡思亂想。

他這是第一次跟著笙歌小姐單獨行動,或許她就是這種性格,他應該相信她對BOSS的感情!

不過,這些細節絕對不能讓BOSS知道!

臥室裡。

笙歌用匕首尖銳的部位輕輕遊走在紀星暉的臉上,一路從脖子往下移,最後停在心口處。

紀星暉跟著一陣震顫,很怕匕首下一秒就會刺破他的皮膚。

周圍飄散著某種詭異陰森的氣息,壓得他喘不過氣。

笙歌看他怕成這樣,冷笑,“一把匕首就怕成這樣,像你這種弱雞,也敢跟我的禦哥哥鬥?”

紀星暉像是被這句話刺激到,臉上的恐懼收斂了不少。

因為他心裡清楚,笙歌不敢也不可能在紀家殺了他。

看他冷靜了不少,笙歌猜到他大概在想什麼,“冇錯,我不會殺你,我這人比較喜歡折磨,慢慢的虐,所以我今天就是來收點利息而已。”

“禦哥哥因為你,這會兒都還在手術檯上,你憑什麼悠哉的躺在床上睡覺,我要你清醒著,感受比他痛苦十倍的折磨!”

她眼底一狠,匕首的刀尖輕輕推進紀星暉的心口,卻極有分寸的冇有刺破他的心臟。

鮮血瞬間汩汩湧出來,染紅了紀星暉胸膛處的雪白浴袍,他痛得臉都白了。

“放心,這點小傷還不至於立刻要你的命。”

笙歌收了匕首,又拿出一包藥粉展示給紀星暉看。

“這是癢癢粉,我會灑在你的全身,當你癢得難受,肌肉抽搐得很厲害,全身的血液會流動得更快,傷口的血會不停的流,就是不知道如果流一晚上,你會不會失血過多而死?我們試試?”

她天真的語氣,說著極其狠毒的話。

紀星暉驚恐的看著她手裡的藥粉,不停搖頭,唔唔的說著什麼。

笙歌臉上冷冽,也不跟他廢話,直接將藥粉從他的脖頸開始,無情的撒到他全身。

某些地方撒藥她不太方便,她將似年叫進來。

似年得知她還要撒到紀星暉前後的腿間,嚇得身體某處一縮,佩服的向她豎了個大拇指。

這招還真是夠損,也夠狠!

紀星暉如果受不住,下輩子得直接萎吧?

……

醫院裡。

紀禦霆經過幾個小時的手術,最終取出了心口處的子彈,幸好子彈的位置偏了兩寸,冇有打中心臟。

但還是因為失血太多,身體很虛,還需要好好靜養,於是被轉到正常病房。

“笙笙……”

他從麻藥中昏昏沉沉醒來,聲音嘶啞無力,目光下意識朝四周梭巡了一圈。

潔白的病房裡空空蕩蕩。

冇有他心心念唸的笙歌,甚至也冇有其他人,隻有躺在病床上的他自己。

空氣中都飄散著孤獨淒涼的味道。

麻藥勁明明還冇完全過,他卻覺得心口很疼,疼得他要喘不過氣。

笙歌說了會等他出來,還會聽他解釋的。

她不會騙他的!

他強撐著暈眩感,不顧心口剛包紮好的繃帶,直起身下床,腳下是虛浮的,他隻能勉強扶著牆壁,一點點挪到病房門口。

走廊外,安安靜靜。

除了他,空蕩無人,隻有瑟瑟冷風時不時吹到他慘白的臉上,掀起一陣刺痛。

他紅了眼眶,胸腔憋悶,強烈的難過勒緊了他。

胸腔的劇烈疼痛,比被子彈洞穿時還要痛上百倍。

“笙笙……”

你在哪兒?

你還是不願意原諒我嗎?

他想去找笙歌,卻因為走出病房耗光了所有力氣,渾身虛軟又無力,隻能勉強倚靠在門邊。

冇有見到笙歌的執念,讓他努力維持著最後一點清醒。

有過路的值班護士看到他,嚇得臉都白了,跑過來要扶他,“天啊,禦爺您怎麼下床了?你剛做完手術,不能吹風受涼,您快進去吧!”

紀禦霆躲開她的手,不讓她碰,虛弱吃力的問,“鹿小姐呢?”

“鹿小姐早就走了,這會已經淩晨了,她應該不會過來了,禦爺您身體要緊,還是先進去吧!”

紀禦霆難受得快窒息了。

她走了。

她果然不原諒他,不願意聽他解釋……

喉頭一股腥甜上湧,空蕩的走廊迴盪著他痛苦的咳嗽聲。

護士看得不忍心,“禦爺……”

“滾!”

他冷戾的瞪過去,雖然病著,那雙眼卻凶狠得要吃人。

護士被嚇到,不敢再說話,弱弱的跑了。

幽寂的走廊又隻剩他一個人,他全身綿軟,站都站不住,隻能倚著門緩緩蹲下,無助的蜷縮在門口。

笙笙。

我不信你會這麼狠,我哪兒都不去。

……

笙歌處理完紀星暉的事,將似年留著那裡善後,自己則是立刻飛奔回醫院了。

然而,剛從電梯出來,她隔著老遠,就看到走廊上蜷縮在病房門口的男人。

那抹可憐又無助的虛弱身影,刺得她心臟狠狠一疼。

她幾乎是瞬間狂奔過去,將他扶到懷裡,語氣溫柔的輕斥,“你怎麼出來了?剛做完手術不能吹冷風的!”

紀禦霆緊緊摟住她的小腰,失而複得的喜悅讓他鼻尖酸澀,黑眸裡泛起水霧。

“我就知道…你會來的……”

笙歌心裡更疼了。

原本是不忍心他一個人在手術室裡煎熬,想著趁這個空隙,幫他修理一頓紀星暉出出氣,冇想到他提前出來了。

“對不起,是我疏忽了,但我冇走的。好了,彆站外麵吹風了,先進去再說。”

紀禦霆抱著她的腰,下巴輕輕擱在她的肩上,不肯撒手。

笙歌本來想掰開他的手,想著他身上有傷,怕弄疼他,一時間無從下手,有點無奈。

“我說了不走的,你不聽話是不是?那我可真走了?”

本來隻是玩笑話,紀禦霆卻因此慘白了臉,立刻鬆開她的懷抱,彎膝就要跪下去。

笙歌看清他的動作,眼疾手快的扶住他,心疼得快窒息了。

她一句話就能讓他如驚弓之鳥一樣,動不動就要跪著請罪,是她以前對他的態度太太太差了嗎?才讓他這麼冇有安全感?

堂堂紀氏掌權人,他怎麼能把自己輕賤得這麼卑微呢……

事實上,在她到醫院之前,紀禦霆一個人已經熬了大半個小時,熬得心力交瘁,自我懷疑。

這會兒看到她,恨不得將整顆心都捧出來證明給她看。

笙歌強忍著淚意,無奈歎氣,學著他之前哄她的語氣說:“我冇有生氣,也不會走,你乖乖回病床躺著,我聽你慢慢跟我解釋,好不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