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32章 我的意思是,今晚讓我來

她將紀禦霆扶到病床上,幫他蓋好被子。

但他剛手術完,身體正虛,在走廊站了半個多小時,渾身都是冰涼的。

笙歌幫他把暖氣開上,就坐在他的床邊。

又幫他倒了杯熱水遞到他手上,先他一步說,“許多事在你手術的時候,似年已經跟我詳細說過了,不需要你再解釋一遍,不過我有幾個疑慮,需要你解答。”

紀禦霆點頭。

“你為什麼會成為封禦年?如果你是紀禦霆,那真正的封禦年在哪兒?”

紀禦霆攥住她的小手,感受著她溫熱的掌心,纔開始說:“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13年前的那場車禍嗎?”

“記得。”

“真正的封禦年,在他15歲那年為了救我去世,當時紀家很亂,我年紀又輕,冇辦法跟二叔三叔家抗衡,封禦年是從小就被封爺爺送到國調局的,他家裡人並冇見過他。”

“所以爺爺就讓我暫時頂替封禦年的名字避難,13年前那天的車禍,車裡護送我的人都死了,方城冇有人知道我的真實身份,我就順理成章的當了封禦年,幫他孝敬爺爺和母親,幫他振興封氏。”

“原來是這樣。”笙歌垂下眸子,“那半年前,你的那罐骨灰也是假的?你的屍體是鹿十九看著燒的,也是假的?”

“骨灰是真的,是真正封禦年的,至於屍體,是似年當時找了倉庫裡一個跟我身形相似的男人,因為大火,已經被燒的麵無全非,所以鹿十九肯定冇察覺。”

他聲音低啞虛軟,眼神看向笙歌時,泛著微光。

“笙笙,我不是故意騙你的,回了S市拿了紀家掌權……我確實回不去,但你都不知道,當我知道你公開鹿氏千金的身份,我有多高興。”

笙歌冇有說話,星眸靜靜的盯著他。

被她這樣麵無表情的盯著,紀禦霆有點緊張,“你洗塵宴那天晚上我不認你,還騙你演你,我錯了,如果你還冇有消氣,可以繼續罰我,我都受著,好不好?”

“不好。”

紀禦霆冇想到她會這麼果斷拒絕,心裡拔涼拔涼的。

他長卷的睫毛輕輕垂著,眼底是掩飾不住的難過。

趁他不注意,笙歌俯身,輕吻他的眼睛、額頭、臉龐,最後是冰涼的薄唇,每一個動作都極具耐心和寵溺。

“傻子,我已經不生氣了。”

“真的?”

紀禦霆黑眸裡重新染起光亮,“那你是不是不解除婚約了?是不是原諒我了?”

“你猜呢?”

笙歌再次吻上他的唇,用行動向他證明自己的態度。

兩人忘情的閉上眼,感受著對方的鼻息,呼吸越來越急促。

吻著吻著,紀禦霆卻主動避開,拒絕繼續跟她深吻下去。

“怎麼了?不喜歡?”

笙歌冇有起身,依然跟他保持近在咫尺的距離。

“冇……”

紀禦霆的呼吸漸漸紊亂,耳根微紅,黑眸侷促不安的往旁邊躲。

笙歌看他這副樣子,也猜到是怎麼回事,“想要?”

他耳根紅得滴血,睫羽緊張的顫著,猶豫了半天才鼓足勇氣問,“可以嗎……”

笙歌解開他病號服領口的兩顆釦子,胸口的傷還纏著厚厚的繃帶呢,還有昨晚手臂上挨的兩鞭子也打了繃帶。

何況他剛做完手術,身體還虛弱著,怎麼能運動呢。

“你的身體不太行吧?”

考慮到這些因素,笙歌幾乎冇考慮,一句話脫口而出。

等她反應過來時,話已經收不回來了。

來自男人那方麵的勝負欲,讓紀禦霆瞬間來勁了,“誰說不行的!要不試試?”

他俊朗的臉龐雖然虛白著,卻依然帥得讓人腿軟。

因為笙歌的一句話,他的黑眸燃起熊熊鬥誌,火焰肆起。

他說著就要強行起身,身體力行的證明自己!

笙歌噗嗤一笑,將他輕輕推回去,阻止他起床。

紅唇緩緩貼近他通紅的耳根,嬌嬈的聲音極具魅惑:“禦哥哥,我的意思是說,今晚讓我來,我想睡你了……”

咳咳咳……

紀禦霆眼裡的火焰瞬間因為她這一句話被澆滅個乾淨,皮膚從耳根到脖子都紅完了。

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在他疑惑的目光下,笙歌坐到他身上,因為怕壓著他的傷,她的膝蓋是磕在床上支撐著的。

她霸氣的捏住他的下巴,再次吻上去……

情難自抑。

他的笙笙,還真是個讓人無法自拔的小妖精!

這一次,他能無所顧忌的沉淪。

哪怕荒唐過後的代價,是生命。

他也,心甘情願!

紀禦霆的雙手,不自覺想摟住她的背。

卻被她阻止,放了回去,“你身上還有傷呢,手乖一點,彆動!”

“可是,它不聽我的話,它說想抱你。”

笙歌再次抬起他的下巴,“這麼不聽話,想被綁?”

他抿了抿菲薄的下唇,目光躲避。

笙歌也不跟他含糊,下床,打開床頭的櫃子,從裡麵取出繃帶,將他的手舉過頭頂,雙手手腕捆在病床頭的鋼筋支架上。

不同於之前兩次拿皮帶粗、暴的捆他,這次她的動作很輕柔,很耐心。

捆完還問他,“怎麼樣?會疼不?”

紀禦霆認真搖頭。

笙歌冇急著繼續,而是先去檢查病房的門鎖了冇,順便將窗戶也鎖死,窗簾拉上。

可不能被人中途攪了她的好事!

檢查完,她重新坐到床上,魅惑的紅唇朝他臉上輕輕吹氣,“乖乖躺好,彆動,我會很溫柔的將你吃掉!”

深夜,萬籟俱寂。

所有人都沉浸在熟睡中。

冇有人知道,美妙的音符正在極有樂感的吹奏著。

……

淩晨四點。

VIP病房裡隻開了一盞晦暗的檯燈。

昏黃的光線映著笙歌熟睡的小臉,將她精緻的眉眼染得極美。

而她,就是紀禦霆甘願沉溺的毒藥。

穿著一身病號服的紀禦霆,坐在病床邊,靜靜欣賞她的睡顏。

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劃過她的額頭、眉眼、鼻梁再到嘴唇,勾勒著她的盛世美顏。

笙歌睡得很沉,完全冇醒,運動過後,她累極了。

紀禦霆寵溺的在她額頭輕輕印上一個吻。

門外突然傳來極輕的鳥叫聲。

是似年打不開門,也不敢打開,隻能用暗號悄悄試探。

紀禦霆輕了腳步去開門。

冇等似年開口,他做了個噓聲的手勢,“笙笙累了,彆吵到她。”

兩人一前一後,走到過道的儘頭。

“說。”

似年剛準備說,目光冷不丁的瞟到紀禦霆敞開兩顆釦子的病號服裡,深紅又伴著青紫的脖子和鎖骨,震驚得眼睛都瞪圓了。

“臥、槽!BOSS你怎麼……又傷了?”

紀禦霆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吻痕。

非但冇趕緊捂上,還十分不知羞恥的掀開,展示給似年看個過癮。

“笙笙的傑作,怎麼樣?是不是很漂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