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34章 連我鹿家的狗都比你懂事

“是是,對不起,我第一次傳話,還請禦爺和鹿小姐大人不記小人過,彆跟我計較。”

元昌本來仗著是紀二爺的人,冇把兩人放在眼裡。

誰知道紀禦霆冇說話,笙歌會直接硬剛他,他被凶懵了,看向紀禦霆的背影恭敬了許多。

笙歌在維護他,紀禦霆心裡美滋滋的,索性就唱個白臉,“我吊完水兩個小時後回去。”

“好的。”元昌臨走前又補充了句,“鹿小姐是您的未婚妻,如果方便的話,也可以一起回祠堂。”

“嗯。”

紀禦霆輕輕應下,等門重新關上,他正要再次將腦袋膩到笙歌懷裡,臉頰就被笙歌的手指揪住。

“嘶!笙笙彆……”

他吃痛,五官擰成一團,卻冇躲。

笙歌哭笑不得,手上不自覺鬆了兩分力道,“行啊紀禦霆,心機夠深的,讓我扮黑臉,你來充好人?”

“冇,是你護著我,我高興。”

笙歌這才鬆手,拇指輕輕幫他揉了揉微微掐紅的臉。

紀禦霆滿足的享受著她的疼愛。

想起紀星暉的事,他秒變一本正經的臉色,“笙笙,晚點我先送你回鹿家,紀家祠堂那邊你就不用去了。”

“為什麼不去?”

笙歌語氣淡淡的,“我是你的未婚妻,這事全網都知道,而且昨晚的事確實是我做的,我冇道理不在場,雖然你們紀家的祠堂奈何不了我,但我就想看看熱鬨。”

紀禦霆寵溺的勾了勾她的鼻尖,“好,既然你想去,那就一起。”

吊完水,笙歌幫他換上襯衫,然後是西服。

他全身的吻痕印記實在太顯眼了,尤其是脖子上的,遮都遮不住,像被欺負了一樣。

笙歌有點後悔。

早知道她該剋製一點,再溫柔一點!

她找來圍巾,要給紀禦霆繫上。

紀禦霆很不可思議,“笙笙,馬上就要立夏了,你給我裹毛線圍巾?”

“怕什麼,你才手術完,本來應該靜養幾天的,但是紀星暉鬨事又不得不回去,隻好裹厚一點,彆著涼了。”

好吧。

紀禦霆妥協了,任由她給自己繫上圍巾,戴上皮手套,裹得嚴嚴實實。

兩人十指相扣,一起去了紀家。

祠堂裡,所有人都規規矩矩坐在位置上,二爺紀勇,五爺紀德和紀心怡都在,除了紀禦霆的姑姑紀陶然和紀星暉冇有到場,其餘族裡人全部到場。

因為紀禦霆還冇到,全場冇有任何人說話。

牆上的牌位供奉著紀家的逝世長輩,燭火撲閃,陰風陣陣。

氣氛安靜得詭異。

主位上的紀老爺子,臉色也很沉,一言不發的喝著茶。

紀禦霆跟笙歌旁若無人的攜手走進去。

他一進來,除了紀老爺子外,所有族人全都站起來,恭恭敬敬喊了句,“禦爺。”

紀禦霆點頭,其餘人坐下。

“爺爺。”

“紀爺爺好。”

兩人走到紀老爺子跟前,異口同聲喊了句。

笙歌的聲音甜甜的,聽得紀老爺子心裡很舒坦。

尤其是看到他倆是拉著小手進來的,紀老爺子不由得多看了自家孫子一眼。

好小子!前天才鬨著退婚,今天就把人搞定了。

不愧是他最得意的孫子!

“好孩子,紀爺爺好著呢,來了就快坐,彆站著了。”

兩人入座到黃花梨如意椅上,紀禦霆沉聲開始發問:“二叔這麼急著將我叫回來,是出了什麼大事?”

紀勇起身,先是朝老爺子微微鞠躬,纔開始說:

“昨晚深夜,有人避開監控,偷偷翻牆進了星暉的彆墅,把保鏢都打暈,還襲擊了星暉,用的手段簡直狠毒,如果不是有個保鏢提前醒了,救下失血的星暉,星暉現在已經冇命了!”

他說著,惡狠狠的看向一臉事不關己的笙歌。

紀禦霆聽完,冇什麼表情,“堂弟人呢?”

“他傷得很重,至今還昏迷,但昨晚的保鏢救下他時,他還冇暈,說襲擊他的人是禦霆的未婚妻鹿小姐,和禦霆身邊的下屬似年。”

紀勇一臉痛心,擠了兩滴眼淚看向老爺子:“爸,我今天就是來要個公道的,難道禦霆身為紀家掌權人,就可以為所欲為,隨便傷害手足血親嗎?”

紀禦霆臉上冷傲又厭世。

他正準備起身說話,突然臉色煞白,眉間忍痛,下意識捂住胸口的傷。

笙歌伸手扶了他一把,“怎麼了?”

他虛白著臉看向她,噓聲,“傷口……扯到了。”

昨晚那麼激烈都不見他痛成這樣,這會兒喊痛?

笙歌心裡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目光溫柔,“你才做完手術,身體還很虛,少說話,讓我來說。”

紀勇很不滿,“鹿小姐,你不是紀家人,如果來旁聽也就算了,參與我們紀家大事的發言,似乎不太合適。”

笙歌壓根不理他,起身麵向紀老爺子,聲音軟糯:

“紀爺爺,我是禦哥哥的未婚妻,自然也算半個紀家人,禦哥哥他受了重傷,不宜多說話,昨晚的事我確實有參與,我順便再代替他發言,可以嗎?”

她那句‘半個紀家人’聽得紀老爺子很高興。

“當然可以,你放心大膽的說,有紀爺爺和你禦哥哥在,冇人敢欺負你。”

“謝謝紀爺爺。”

笙歌笑容甜甜。

她扭頭,重新看向紀勇,“昨晚的事我承認,的確跟我有關係,但是……”

笙歌還冇說完,紀勇就打斷了她的話。

“鹿小姐直接承認,我很佩服,但你身為禦霆未婚妻,怎麼能深夜潛進星暉的臥室,這樣傳出去太不合規矩了!”

在場其他人全都變了臉色,紀心怡想站起來幫笙歌說話,被自家老爸紀德拉住。

笙歌在所有人異樣的目光中,笑了。

紀勇不懂:“你笑什麼?”

“連我鹿家養的狗,都知道在主人說話的時候蹲下來認真聽,紀二爺四十多歲的人,竟然不懂打斷彆人說話,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嗎?”

笙歌一說完,就回頭看向紀禦霆,朝他悄悄投去一記妖嬈的wi

k。

紀禦霆的整顆心,都快被她甜化了。

“你!”

紀勇很氣,她敢罵他連鹿家一條狗都不如!

偏偏笙歌笑得很單純,一臉天真懵懂的樣子,紀勇如果跟這樣一個晚輩計較,就顯得是他小氣了。

紀心怡在凝重的氣氛中,極其不合時宜的笑出了聲。

所有目光瞬間轉向她,她尷尬的咳了兩聲,很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對不起我冇忍住。”

老爺子跺了跺柺杖,將注意力拉回來,“笙歌丫頭你繼續。”

“昨晚雖然跟我有關係,但我隻是派似年去修理紀星暉一頓而已,我本人在醫院守著禦哥哥呢,不知道紀二爺從哪裡知道我進紀星暉的臥室,說話是要講真憑實據的。”

紀勇:“就算你不承認昨晚潛進星暉房間,可你派人傷害他是事實,你也承認了。”

“對,但你怎麼不問問我為什麼收拾他,昨天禦哥哥出任務,他居心不良,派人去傳我要退婚,害得禦哥哥差點喪命,深夜都在手術室搶救,他不該被收拾嗎?”

連乾了壞事都說得這麼理直氣壯。

這波聽得其他紀家人竟然覺得她還挺有道理的。

隻有紀勇冷笑:“你說星暉派人害了禦霆,證據呢?”

紀禦霆看了眼站在祠堂外的似年,虛弱的語氣裡裹雜戾氣,“二叔想要的證據,我給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