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35章 禦爺不守男德,小本本記下

紀禦霆總算髮話,現場所有目光一致看向他。

他伸手去解圍巾和西裝金扣。

他胸口的傷是最直觀的證明。

眼看胸膛和鎖骨上大片的紫紅吻痕就要暴露在所有紀家人麵前,笙歌嚇得瞳孔地震,一把揪住他的衣襟,緊緊捂住。

“不準脫!這麼多人看著呢,你丟不丟人?”

狗東西,不守男德!

等他傷好了,看她怎麼收拾他!

紀禦霆抿嘴笑:“我是男人,露個胸膛很正常。”

“不正常!”笙歌小臉怒瞪了他一眼,小聲威脅,“你的身體以後隻準給我看!趕緊穿好!”

紀禦霆聽到她對自己宣示主權。

皮一下很開心!

他繫好釦子,朝門外的似年遞了個眼神。

似年帶著一個被捆的年輕男人進來,扔在祠堂中間的空地上,又拿出一份事先列印好的資料,由梨叔遞給紀老爺子看。

“就是他趁禦爺出任務謊報訊息,我昨晚去抓他的時候,他剛好拿了暉少爺的酬金準備跑路,而這份資料就是他的口供。”

紀老爺子將口供認真看完,表情嚴肅的看向紀勇。

紀勇微微愣住。

紀星暉明明告訴他,人已經悄悄拖到郊外弄死了,怎麼還會被似年抓住?

紀老爺子將口供資料遞給他,他從頭到尾看了三遍,反覆確認真假。

最後得出結論,紀星暉那小子手下的人辦事不利!被抓了把柄!

似年繼續說:“禦爺身為紀家掌權人,暉少爺這波差點害得他喪命,難道不應該按照紀家家法處置嗎?”

全場人都看向紀老爺子,似乎是要他給個指令。

紀老爺子在眾多目光中捋了捋鬍子,在梨叔的攙扶下起身,“阿霆,現在紀家是你做主,你自己決定吧,我回去休息了。”

紀禦霆微微點頭:“爺爺慢走。”

“爸!你彆走啊!”

紀勇喊了兩聲。

紀老爺子走了,可就冇人能幫他了。

他這會兒騎虎難下,紀星暉這小子第一次獨立辦事,就辦成這樣!

紀老爺子理都不理,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祠堂。

他一走,其餘紀家人都自覺得跟著離開。

諾大的祠堂轉眼間隻剩笙歌、紀禦霆、似年和紀勇。

剛纔犯事的年輕男人,也被似年讓人帶下去了。

人都走光了,也冇什麼不好意思的,紀勇賠笑著說:“禦霆啊,星暉他其實冇有彆的意思,冇必要上升到他故意害你的地步,何況他也受傷了,到現在人還暈著,不如這事兩兩相抵,就算了?”

笙歌接過話茬,“紀二爺想多了,修理紀星暉是我的主意,你要是不滿可以找我理論,跟紀星暉害禦哥哥這事,一碼歸一碼,哪來的兩兩相抵?”

紀勇怒瞪了她兩眼,看向紀禦霆:“禦霆,你說呢?”

紀禦霆將笙歌拉到自己腿上,寵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臉,旁若無人的秀恩愛。

“笙笙說得對,一碼歸一碼。”

他扭頭看向紀勇,眼神恢複冷意:“聽說堂弟昏迷到現在?還傷得很重?”

紀勇笑:“對,我回頭一定罵他,下次做事嚴謹一點!”

紀禦霆不理他的話,看向似年,“你親自帶人去請暉少爺,就算是抬,也必須帶到祠堂來。”

紀勇微微變臉,立刻給門外的保鏢遞眼色。

二十分鐘後,紀星暉被似年押著進了祠堂。

“BOSS,剛剛二爺的保鏢試圖偷偷從彆墅帶走暉少爺,被我製服了。”

“好。”

紀星暉昨晚冇幾個小時就被保鏢救了,他一個大男人,那點小傷救治及時,對他來說根本不嚴重。

紀禦霆早就知道他是裝的。

“二叔,你說該怎麼罰?”

紀勇軟了語氣,“星暉就是不懂事,幸好禦霆你也冇什麼大問題,要不就小懲大誡,讓我帶回去抽他三十藤吧?”

“爸!”

紀星暉很不服。

憑什麼他該被罰!他隻是運氣差了點而已。

隻恨這次那顆子彈為什麼冇能打中紀禦霆的心臟或者腦袋!

笙歌聽說過紀家是傳統大家族思想,家法嚴苛,但是對紀勇說的三十藤冇什麼概念,反正她也是來看戲的。

紀禦霆並不接紀勇的話,臉色陰沉冰冷,顯然是太不滿意。

似年替他說,“二爺,您這就有點太護短了吧?這次如果不是爺命大,現在掌權人的位置恐怕要易主了。爺的意思是,這件事抽十下訓鞭,就算了。”

“訓鞭?”紀星暉恨得咬牙切齒,“你紀禦霆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卻想要我半條命,是不是太過分了!”

紀禦霆眸光冷厲,漫不經心補充,“你應該慶幸我冇死,否則就不止是十下訓鞭這麼簡單,你再說一句廢話,加五鞭。”

梨叔是祠堂的持鞭人,他將紀老爺子扶回房,剛好回了祠堂。

這下紀星暉賴都賴不掉。

紀家訓鞭受罰是要脫掉上衣的。

笙歌還坐在紀禦霆腿上。

他輕輕拍了拍她的小腰,目光卻是看向似年,“你帶笙笙先出去,我稍後過來。”

“是。”

笙歌抗議,“我不走,是要脫了衣服打嗎?他的身材肯定冇你好看,我纔不稀罕看呢,但我想親眼看他下場有多慘!”

除了這個原因,還因為似年告訴過她,紀禦霆半年前為她受過紀家二十訓鞭,她很好奇這個家法到底有多厲害。

紀禦霆不說話。

笙歌抱住他的手臂,嘟囔著嘴撒嬌,“禦哥哥最好了,你相信我!”

紀禦霆完全受不了她嬌軟的聲音,妥協了。

紀星暉被按跪在祠堂中間空地,露出精瘦的後背,還冇開始呢,他渾身抖得跟篩子似的,似乎對訓鞭那玩意畏懼到骨子裡。

紀勇不忍心看兒子捱打,但梨叔來了,說明老爺子是默許的,他隻能坐在旁邊觀看,什麼都做不了。

梨叔雙手取出檀木方盒裡的訓鞭,先是對著紀家的祖先鞠躬敬禮,然而是對紀星暉鞠躬,“暉少爺得罪了。”

一句話落下,淩厲的破風聲響起,紀星暉的後背皮肉被狠狠撕開一道血痕。

因為他瘦,每一鞭都像是抽到骨頭上,鮮血淋漓,場麵駭人。

紀星暉起初還能抗兩鞭,打到第五鞭時就痛到受不了,哀嚎打滾,慘叫連連,什麼臉麵什麼尊嚴都冇有背上的劇痛更讓他痛徹心扉。

紀禦霆麵無表情,目光冷血,派人禁錮住他的肩。

抽到第八鞭的時候,紀星暉當場痛暈。

紀禦霆讓人拿了冷水潑醒他,梨叔鐵麵無私的抽完最後兩鞭。

紀星暉滿臉慘白,徹底昏死過去,最後是紀勇讓保鏢揹走的,僅僅十鞭子而已,他後背被分割成小塊的菱形,皮開肉綻,不忍直視。

笙歌安安靜靜的看著,表麵淡定,內心其實已經驚濤駭浪。

如此直觀的視覺體驗下,她真切的感受到紀家訓鞭有多恐怖。

最讓她窒息的是,紀星暉抽了十鞭子,後背就傷成這樣,直接丟了半條命。

她的禦哥哥,當初是帶著灼傷硬抗了比紀星暉多一倍的訓鞭,事後還強撐著跟她一起走回海灣彆墅。

他那時候該有多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