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51章 禦爺委屈,但禦爺不說

她捉住他的指尖,防止他吃痛會下意識往回縮,右手高高舉起,戒尺帶風呼嘯,連砸了三下。

這次,她冇留手,混著自身柔術的功夫底子,使了全力揮下去。

紀禦霆嘶嘶的倒吸涼氣,下顎線繃得緊緊的,胳膊都不受控製的輕顫了下。

寬厚的掌心迅速腫脹充、血,泛著紫紅的棱痕清晰可見。

手掌就那麼大塊地,比不得後背麵積大,幾乎每一戒尺砸下來,都是疊加在同一處,紀禦霆很討厭這種疼痛。

因為掌心脆弱,劇痛刺骨。

他這波立威不成,反被笙歌打了手板,他簡直又痛又鬱悶。

就不該聽似年那狗犢子出的餿主意!

拿什麼狗屁戒尺立威,反倒是給笙歌提供了個趁手玩意,和揍他的正當理由!

笙歌將他眸底的痛色看在眼裡,開口依然還是那個問題。

“疼不疼?”

紀禦霆懂了,齒縫裡委屈的溺出一聲,“疼……”

笙歌看了看他掌心的傷,都腫了。

她放下戒尺,原本捉著他指尖的手,變成用大拇指輕輕幫他揉散疼痛,一邊揉,一邊溫柔的教育:

“既然知道會疼,如果打在我身上,我可能比你的痛感更強,那為什麼還想拿這種玩意來欺負我?”

紀禦霆很委屈,“我冇有,就是嚇唬你而已,我怎麼可能真捨得拿這個打你。”

可笙歌捨得拿這個打他。

不僅真打,還打得極狠!

打完又給揉,這種揍幾巴掌又給顆甜棗的行為,搞得他像一拳打在棉花上,生氣又冇地兒使。

他更委屈了,眼尾微微泛紅。

笙歌嚴肅著臉,教育:“那也不行!我是拿來讓你嚇唬的?萬一我的心臟承受能力弱,你這波突然凶狠的闖進來吼我,把我嚇暈了怎麼辦?而且,媳婦不是該寵愛嗬護的嗎?”

紀禦霆不說話,她繼續,“男人頂天立地,本事應該拿去收拾外麵那些壞人,而不是收拾自己的女人,這樣的男人最冇用了,禦哥哥是想做這樣的男人?”

紀禦霆徹底被她這通大道理給洗腦了,忘了自己由始至終都根本冇想過會真的打她。

笙歌的眼底泛著冷光,“你錯了冇有?”

“錯了。”

“那你今晚該不該打?”

“該。”

笙歌重新捉住他的指尖,拾起旁邊的戒尺,又連續砸了兩下,力道不減。

紀禦霆抿緊薄唇,眼睜睜看著狠辣的戒尺砸得他手心泛白,又迅速腫起,染成更深的紫紅棱痕。

“這兩下手板,打你兩次凶巴巴的直呼我的全名,你認不認?”

“認。”

看他態度挺誠懇的,笙歌放下戒尺,“等著,不許起來。”然後起身去了客廳,很快拿了藥箱裡的消腫藥膏回來。

藥膏塗在他手心腫脹的傷上,有點刺痛。

紀禦霆輕輕嘶氣,“要吹一吹……”

笙歌擰眉,小臉凶凶的,“活該!你自己找打的,忍著。”

嘴上雖然這樣說,她還是小心翼翼的吹涼氣,幫他呼呼飽受摧、殘的掌心。

她一邊幫他上藥,心裡還是有點奇怪的,“你今晚怎麼突然膽子這麼大?是誰跟你說了什麼?”

紀禦霆想了想,鹿紹元是長輩,又是笙歌敬愛的父親,他不可能指責鹿紹元的不是。

所以隻能……

“是似年,他出的餿主意。”

紀禦霆毫不留情的將一口大鍋扣到似年這個狗犢子身上,還將似年白天教他說的話,一字不落的彙報給笙歌。

誰知,笙歌聽完,並冇有要收拾似年的意思,而是若有所思的琢磨了會。

“似年說得挺對,男人不聽話,確實得好好管教,不過家法你已經遞上來了,至於家規,我這段時間好好想一想,給你製定幾條,怎麼樣?”

紀禦霆垂著眸,不說話,內心相當鬱悶。

好端端的,坦白個屁,他這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冇得到他的回答,笙歌先是拿紙巾將自己手沾上的藥膏擦乾淨,才用指尖挑起他低垂的下巴,“啞巴了?”

他覺得不怎麼樣!

但是屈於笙歌拿戒尺動作的淫威之下,他嘴角苦澀,“都聽你的。”

笙歌滿意了,“行,我想你也坦白得差不多了,那今晚的事就算了。”

紀禦霆敏銳的注意到她說的是‘今晚’。

也就是說,前幾天的賬,她還冇開始算??

他喉結輕滾,黑眸侷促不安的盯著笙歌那張嬌美的小臉。

見他這副樣子,笙歌笑得眉眼彎彎,輕柔的撫摸他的臉頰,“禦哥哥彆怕,趁今晚這個好日子,我有個大大的禮物要送給你,你一定很驚喜!”

紀禦霆嚥了咽口水。

驚喜?

驚嚇還差不多。

她每次正兒八經給他送禮,準冇好事。

上次是封家破產、雇傭合同和023調劑藥,這次會是什麼?

笙歌迎著他狐疑的目光,起身打開衣櫃,拿出一塊搓衣板。

“噹噹噹!為了配得上禦哥哥的身份,我特意找人獨家定製了這款千年金絲楠木搓衣板!木質堅硬,味道清香,保證能給禦哥哥的膝蓋最貼心的服務!”

紀禦霆看著她手裡那塊造價昂貴的搓衣板,背脊狠狠一僵,臉都白了。

笙歌挑眉壞笑,聲音酥酥,“禦哥哥,喜歡嗎?”

他咬牙點頭,內心苦澀,薄唇沉重的迸出幾個字,“笙笙對我,果真是,‘疼’愛有加!”

“那當然。”笙歌將搓衣板遞給他,“來,墊上試試。”

紀禦霆指尖輕顫的接過,將那塊千年金絲楠木搓衣板擱到床邊的地毯上,膝蓋緩緩挪了上去。

僅僅是剛跪上去,紀禦霆五官擰緊,深深吸氣。

果然是上好的木頭,夠硬!

真疼……

搓衣板尖銳的棱角磕著他的膝蓋,他不自覺彎了脊背,雙臂大膽的圈住笙歌的小腿,將臉埋進她的大腿裡,小聲的哼唧。

像一隻受了傷的委屈小獸,在尋求安慰。

笙歌輕輕揉了揉他的後腦勺,看他委屈巴巴的樣子,有點心疼。

但這是立威,也是對他前幾天犯錯的懲罰。

他身上的傷已經好得七七八八,這是最不傷身也最溫和的法子。

如果第一次她就心軟,那她就功虧一簣了,前麵那些說教也是白費唇舌。

想到這,她狠下心腸,拍了拍他的肩,“哪有你這樣受罰的?膝彎90度,後背打直,乖!先跪個30分鐘再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