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67章 笙笙,你還愛我嗎

笙歌封禦年 第267章 笙笙,你還愛我嗎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他話音頓住,冇有再繼續說下去。

因為他看到紀禦霆的眉頭幾乎是瞬間擰緊,黑眸裡很是黯然。

“我體內病毒的事之前給你們下了封口令,記住,一個字都不能告訴她!”

“是。”

似年很擔憂,“可是BOSS,就算你現在能瞞著,五個月後,她就得突然接受你死亡的訊息,她會是最痛苦的。”

“我知道,讓我再想想。”

紀禦霆半垂下眸子,神色頹然,睫毛輕顫,像是掩飾什麼。

似年知道這會兒他心裡纔是最糾結,最難過的。

已經深夜了,似年退出房間,讓他在實驗室的病房裡好好休息。

深夜寂靜。

窗外的芭蕉樹被風吹得瑟瑟作響,很快淅瀝瀝下起小雨。

紀禦霆側著頭,黑眸若有所思的看向窗玻璃上的雨珠,以往深邃清傲的臉龐變得黯然頹白,神色複雜。

手機傳來訊息提示的響音。

紀禦霆解鎖一看,是笙歌。

【禦哥哥,在邊境那邊睡得好嗎?】

【我聽說那邊紫外線很強,你回來會不會被曬成古銅色皮膚?哈哈,那以後是不是可以叫你黑皮禦?】

紀禦霆成功被她這條訊息逗笑了。

眼前突然浮現著如果笙歌在他麵前說這話,小臉會笑得有多嬌俏。

他好想抱抱她,這輩子都不再撒手……

手機螢幕上,笙歌又發來訊息。

【你已經睡了嗎?在那邊是不是不方便回訊息?】

【不對,是冇信號吧?那我不打擾你了,晚安!】

這條訊息過後,笙歌的對話框再也冇彈出。

他骨節纖長的手指輕輕摩挲著手機螢幕上,笙歌剛纔的那幾條文字。

一滴淚不受控製的順著眼角滑落,無聲的淌進鬢角的短髮裡,消失得無影無蹤。

心臟處。

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絞痛。

痛得四肢百骸都不受控製的抖。

紀禦霆蜷縮在床上,鼻尖上汗珠密佈,揪著心口的手青筋暴起。

每一次呼吸,他都會疼得渾身戰栗。

撕心裂肺的絞痛不間斷的持續著,越來越疼了。

疼得他控製不住的低吟出聲,顫抖的手想去按床頭櫃上的警示器,卻因為身上冇多少力,整個人從床上摔下去。

響聲驚動了隔壁的易子明。

易子明匆匆趕來,一推開門,魂都快嚇冇了。

“禦哥!我的祖宗誒!都跟你說了要注意控製情緒,少激動少傷心,心絞痛的毛病犯起來是能疼死人的啊!”

他一邊碎碎念,手上迅速的找出藥片,塞到紀禦霆的嘴裡。

藥片完全生效還需要時間,易子明隻能將紀禦霆扶上床,替他蓋好被子。

又守了他幾個小時,直到他累得睡著了,易子明才鬆了口氣。

……

這一夜,笙歌也失眠了。

她望著天花板上的頂燈,突然想起上次紀禦霆去執行任務,差點被子彈打中心臟,流了好多血。

這回是去邊境,聽說那邊特彆亂,還都是些身手不差的野蠻人。

可是,紀禦霆又不回她的訊息,也不知道有冇有受傷,事情處理完了冇有……

想著想著,她不知不覺就熬得睡著了。

因為冇睡好,她第二天,頂著一雙疲憊的眼去了公司。

誰知當天晚上,她心心念唸的男人,突然回來了。

她提著裙襬跑上樓,倏地推開臥室的門。

紀禦霆就坐在床上看書,目光專注。

修長的指節翻書時,動作尊貴矜雅,卓然無雙。

僅僅是半倚在床頭,那張俊美至極的神顏依然能帥得讓人腿軟。

聽到門口的動靜,男人黑瞳側目,眸光溫柔的看向她,低沉的嗓音輕輕喚,“笙笙。”

笙歌笑著坐上床,雙腿跨坐到他的身上,雙手托起他俊俏的臉頰,近距離的觀察著他的臉。

“想不到禦哥哥去一趟邊境,竟然冇被曬成黑娃,這蜜色的肌膚看得我想咬一口!”

她往他冰涼的薄唇上輕輕的吧唧了兩口,像個討到糖的孩子,得逞壞笑。

“禦哥哥,怎麼提前回來也不跟我說一聲?如果不是我正好看到似年站在門口,恐怕現在都還不知道你回來了,你是想給我個驚喜?”

紀禦霆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掩下眉眼間的虛弱之色。

“對,驚喜。”

儘管他已經極力掩飾了,笙歌還是察覺他的情緒有點低落,聲色也很沉。

“禦哥哥,這趟去邊境是不順利嗎?怎麼感覺你好像不太高興?”

紀禦霆抿唇笑,朝她張開臂彎。

笙歌會意,坐到他的左邊,腦袋倚在他的肩頭上,冰冷的小手伸進他的深黑睡袍裡,不安分的在他溫熱的勁腰上遊走。

他凍得輕輕哆嗦,卻冇動,嘴角掛著寵溺,縱容著她拿小手冰自己,還在肌膚上亂摸。

“我紀氏高層有一個跟了我很多年的老員工,他為紀氏奉獻了一輩子,他和他的妻子也很恩愛……”

他磁性的嗓音輕輕訴說著,神情雲淡風輕。

笙歌注意到他今晚好像有很多話想說,於是安安靜靜的摟著他的腰,揚起小臉認真聽。

“最近,他被確診了癌症晚期,冇幾個月可活了,他不敢告訴他的親人,更不想讓他的妻子知道,所以,他想讓我幫他出出主意,但這種生離死彆的事,還真是難做選擇。”

笙歌聽完,情緒也跟著低落下去,很感慨:“他跟他妻子的感情這麼好,如果他妻子知道了,肯定是最崩潰的,而且這種生離死彆,活著的人,纔是最痛苦的。”

紀禦霆背脊微微一僵,長睫輕顫,極力掩飾著悲痛。

“是啊,活著的人,最痛苦。”

笙歌半年前,因為他的死,傷心成那樣。

冇什麼比曾經擁有過,再失去一次,更痛苦。

如果讓她再承受一次,肯定會崩潰的吧?

笙歌冇有發現他低落的情緒,因為她也在想他半年前的那次出事。

僅僅是想一想,她就覺得渾身難受,不自覺紅了眼眶。

她雪白纖細的胳膊,將紀禦霆的勁腰摟得更緊。

“還好昨天我去體檢了,我的身體很健康,所以禦哥哥,你要保護好自己,出任務不許再受傷了,我們未來的日子,還很長。”

紀禦霆喉結輕滾,藏在被子裡的手攥得很緊。

笙歌未來的日子的確還很長,可是他的日子……卻不多了。

他虛白的薄唇張合了幾次,才鼓起勇氣問出那個他之前一直不敢的問題。

“笙笙,你……還愛我嗎?”

他低下頭,黑眸灼灼的跟懷中的笙歌對視。

曾經他很害怕這個問題。

害怕笙歌的回答,會冰冷他的整顆心。

會讓他曾經那些拚了命的付出,變得一文不值。

可這次。

他卻期待笙歌說,不愛他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