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8章 比起殺人,我更喜歡折磨人

李霏和封聲聲瞟了眼影印件上的內容,刹那臉色一白,心虛得說不出話。

害人不成反被人捏了把柄。

這波她們理虧!

笙歌見她倆焉了,暗諷的搖了搖頭。

還以為有多硬氣,會多抵抗一會兒呢!

“動手吧,趕緊砸完,我們纔好進行下一步。”她說到末尾時意有所指,笑得眉眼彎彎。

幾乎是幾秒鐘,保鏢們迅速出動。

其中四個保鏢將所有傭人集中到花園控製起來,另外六個則負責對這棟複合式古彆墅進行末日式摧毀。

很快整棟彆墅劈裡啪啦的聲音響起,此起彼伏。

被控製住的傭人們聽著尖銳的響聲,縮在一起不敢看。

李霏也聽得心驚肉跳。

封聲聲害怕的縮到她懷裡,又突然想起什麼,瞳孔爆炸,“哎呀!我上個月才從M國空運過來的一套LC限量化妝品啊!不能砸!不能砸了啊!”

她慌張的掙脫李霏的懷抱,驚慌失措的跑上樓阻止。

尖叫聲、碎瓷聲混合著。

遠遠聽來,如一場詭異的交響樂。

李霏的手指甲緊緊扣著掌心,粹毒的眼神恨不得將笙歌活剮三千刀。

那一聲聲碎裂的聲音都是錢啊,割得她肉痛。

但幾十年闊太太的富貴生活已成本能,她打死都不會向這小賤人低頭!

她強壓下心梗的痛感,憤恨的瞪著笙歌,“你簡直惡毒!賤人!你等著,你會遭報應的,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笙歌嗬嗬一笑,“如果我這樣就算惡毒,那之前三年裡你對我做過的那些事,算什麼?惡毒到令人髮指吧?”

李霏不屑,“你一個身份不明的野女人本來就配不上我兒子,我做的那些不過是在教你些豪門規矩,是你自己受不了苦要離婚,跟我有什麼關係?我有什麼錯?”

她的詭辯把笙歌聽笑了。

算了,活得太自我的人就算解釋再多,她也不會覺得是自己的錯。

白白浪費口舌。

李霏還想繼續罵,就見兩個保鏢架著不停咒罵的封聲聲,從彆墅出來。

保鏢的力氣很大,封聲聲又不肯乖乖聽話,手腕和胳膊都染上了紫紅色。

李霏心疼不已,想從保鏢手裡搶回寶貝女兒,卻被另一個保安按住,動彈不得,隻能驚恐的看向笙歌。

“你!你想對聲聲乾什麼!人我派去的,跟聲聲沒關係,你有本事就殺了我啊!”

“比起殺人,我更喜歡折磨人。”

笙歌抿嘴笑,“上次我說過,隻要你再惹我,我就將以前的賬加倍討回來,不過……”

她頓了頓,保鏢給她拿來椅子,她就在大門正中央坐下,冇進去。

因為她之前說,就算李霏跪著求她,她也不會再踏進老宅一步。

“念在你曾經是我婆婆,是長輩,我不動你,所以你的債就由她來還吧。”

她說著,淩厲的眸子掃向封聲聲。

之前宴會上封聲聲就領教過她整人的手段,立時打了個冷顫,再也猖狂不起來,朝李霏哭著嗓子求救,“媽!媽媽!救我啊!她會整死我的。”

李霏雖然被保鏢按著,嘴巴卻能說話,她不停控訴笙歌的行跡,邊罵邊威脅。

混著封聲聲的哭嚎,嘈雜得很。

笙歌不悅的皺起眉,“聒噪,嘴堵上。”

保鏢隨便找來花園裡傭人打掃房間的抹布,強行給兩人的嘴堵得嚴嚴實實。

院子裡頓時隻剩兩人細微的嗚嗚聲,叫囂的聲音總算停了。

笙歌的折磨開始了。

“還記得你冤枉我偷珠寶,搶走我手上封氏股份的事嗎?不過既然院子都被我砸乾淨了,這錢就勉強抵了,但是將我按在大雨裡罰跪的事,得算算吧?”

她遞了個眼色。

保鏢朝封聲聲的後膝蓋踹了一腳。

封聲聲吃不住力,噗通一聲重重跪了下去,地上都是細碎的小鵝卵石,痛不欲生,封聲聲的頭還因為慣性,重重往下一倒。

因為被保鏢禁錮著,她的頭冇捱到地上,但遠遠看過來,就是往笙歌的方向磕了個頭。封聲聲疼得五官扭曲,心裡更是屈辱不堪。

李霏心疼得眼眶都濕了,嘴裡依然嗚嗚嚎著,似乎是在喊“賤人,你不得好死”之類的詛咒。

“這就心疼了?”

笙歌冷漠一笑,“看到是自己女兒受苦,就受不了了?我雖是媳婦,卻也曾經是當女兒的,你這樣對我時,有想過我的媽媽也會心疼嗎?”

提及媽媽,她下意識攥緊了手心,直攥得一陣生疼。

一些不太好的回憶湧上心頭。

片刻後,她將那些莫名湧起的情緒壓抑回去,目色沉沉的抬頭望了眼天邊紅霞。

“可惜了,今天冇有下大雨,這賬算得不徹底啊。”

她皺眉沉思,突然眼前一亮,想到什麼好主意,“去池子裡接幾盆水來。”

保鏢立刻去辦。

被控製住的傭人們縮在花園角落,聽到笙歌折磨人的方式,絲絲抽著涼氣,卻冇有一個人敢站出來求情。

畢竟笙歌當初受的冤枉,他們很多人都親眼看到,剩下的就算冇見過,也聽說過李霏刻薄媳婦的手段。

而且封聲聲以前也經常欺負笙歌。

這波母債女償,好像也挺公平的。

很快,保鏢們取來五桶水,因為池裡養了魚,他們舀水時不小心帶進幾條小蝦米和水草。

封聲聲瞪大的瞳孔裡染滿了恐慌,不停衝笙歌搖頭求饒,哭得泣不成聲,哪裡還有往日的囂張跋扈。

“倒上去。”

冷漠的命令讓母女倆徹底絕望。

嘩啦——

一整桶池水毫不留情的從封聲聲頭上倒下去,一滴不剩。

封聲聲臉色慘白,冷得渾身打顫,水草黏在臉上,蝦米還在她頭頂上蹦躂,說不出的狼狽樣。

她抬起頭,看到媽媽哭得泣不成聲卻又無能為力,看到她最討厭的笙歌嘲諷的睨著她。

還有那些總被她罵的傭人們,也在偷偷瞄她,圍觀她的狼狽。

她的驕傲,她的自尊,全都被擊垮,不堪和屈辱的情緒將她填滿。

她徹底崩潰了,嗷嗷大哭。

冇等保鏢將第二桶水倒下來,她就暈了過去。

笙歌見人是真暈了,也就讓保鏢鬆了禁錮。

冇了挾製,李霏第一時間跑去察看女兒的情況,甚至忘了咒罵笙歌。

“這次隻是個教訓,再敢有下次,可就不止這麼簡單了。”

見賬也算得差不多了,笙歌召回保鏢們,準備打道回府。

剛扭頭,就撞進一抹幽深的黑眸裡。

封禦年臉色晦暗,薄唇緊抿著,正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