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92章 我不打女人,但你畜生不如

“彆叫我阿驊,我嫌噁心!傅音,你如果敢對周小晴做什麼,我饒不了你!”

他甩開傅音的手,狂奔下樓。

傅音看著他的背影,五官扭曲,心裡極度不平衡。

一氣之下,摔了過道裡巨大的青花瓷瓶。

她心裡很清楚。

今晚讓笙歌這賤人逃過一劫,傅辰逸的名聲算是徹底毀了!傅家還可能麵臨一堆大麻煩!

但這些對她來說,都不重要了!

就算她毀不了鹿笙歌,至少也要毀掉周小晴!!

她的身後,陶荷正在處理傅辰逸房間的媒體。

傅毅國已經下樓去處理花園的事,這場宴會連巨塔蛋糕都冇來得及推出來,已經有大半的賓客受不了大屏上的刺激畫麵,堅持要離開。

傅音不管不顧,瘋魔似的,從另一個樓梯跑下樓,打算趕在鹿驊前頭,走捷徑去親自落實周小晴。

……

就在剛剛,周小晴結束表演後,和幾個成員一起舉杯,在蝴蝶少女隊的後台房間喝了口果汁。

誰知道隻是幾分鐘而已,她全身開始燥熱,強忍著難受,打算去一趟洗手間。

她走在過道上,渾渾噩噩的扶著牆,被一個長相粗狂、鬍子拉碴的男人直接扛去了地下室……

地下室大門緊閉,時不時傳來細微的聲音。

傅音帶著五個保鏢,拿著相機匆匆趕來,打算給周小晴拍個果照。

大門打開,裡麵的情況卻令她大失所望。

周小晴抵在牆角,雙眼猩紅,手裡握著沾了血的鋼棍,雖然她渾身都在抖,卻依然生命力頑強。

身上原本精緻的表演服,到處都被撕破了,但她眸子堅毅,一點都不狼狽,還透著一股同歸於儘的狠勁兒。

剛纔,她隻喝了一口帶藥的果汁,中藥的程度並不強烈,還能勉強維持著最後的一丁點清醒。

“怎麼回事,居然都還冇開始乾事?”

傅音都快氣炸了。

她甚至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最近水逆,諸事不順!

那個被周小晴打得鼻青臉腫的男人,正在試探性的靠近周小晴,聽見傅音的聲音,連忙跛著腿走到傅音跟前。

“小姐啊,這個女人太剛烈了,力氣還賊大,我確實乾不過她啊!”

“廢物!”

傅音一巴掌扇得他七葷八素,粹毒的眼神瞪著角落裡的周小晴,衝身後保鏢暴嗬:

“全部一起上,輪了她!每人獎金一百萬!”

聽了這話,幾個保鏢的眼神頓時如狼似虎,朝周小晴衝過去。

“彆過來!彆!”

周小晴瘋狂揮舞著棍棒,架不住幾個保鏢同時上的力氣大,武器瞬間被奪了。

她陷入極度的恐慌和絕望中。

但是,她寧願去死,也不要被這群肮臟的男人碰!

她撐著最後一口氣,打算咬舌自儘。

但是,那群保鏢還冇來得及碰到她雪白的肩膀,就被趕來的鹿驊踹倒在地,胳膊哢嚓一聲,當場骨折。

緊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第五個保鏢被摔。

哀嚎和慘叫聲響起,此起彼伏。

倚在門口揣著手的傅音,壓根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發現所有的保鏢都被乾倒了,連鹿驊的出手都冇看清。

鹿驊蹲身,迅速脫了西裝,將周小晴被撕爛的衣服緊緊裹著,大掌用力掐住她的臉,迫使她張開嘴,不能咬舌。

“小晴,是我!對不起,是我來晚了!”

周小晴原本還在拚命掙紮,聽見他熟悉的低音炮,撐著的最後一口氣總算鬆懈下來,渾身脫力的倒在他懷裡,失聲痛哭。

鹿驊小心拍著她的背,安撫她失控的情緒。

但他整個人也在暴怒發狂的邊緣,滿眼森寒,氣息冰冷駭人。

傅音看到兩人親近的一幕,最後一絲理智都被燒乾淨了。

她衝上去,拚命拉扯鹿驊,試圖拉開兩人,表情極度扭曲。

“你為什麼這樣對我!為什麼啊!我從小就喜歡你,好不容易纔得到跟你訂婚的機會,你一次又一次將我拒之門外,對其他女人,卻永遠都比對我好!鹿驊你憑什麼這樣對我!”

像是越說越氣,她用手瘋狂的錘打鹿驊的胳膊,五官猙獰,整顆心臟都被嫉妒裹緊。

鹿驊紋絲不動,眼神越來越陰鷙,忍無可忍之下,他反手狠抽了她一巴掌。

傅音就是個嬌滴滴的跋扈小公主,完全吃不住他的力道,被一掌掀倒。

這一巴掌,打得極狠。

傅音的半邊臉印上鮮紅的腫痕,嘴角都在滴血。

她被打蒙了,捂著臉,愣了半天,“你打我?你居然打我?”

鹿驊的瞳眸裡,翻湧著狂風暴雨,看向傅音時,如吞了數百隻蒼蠅一樣犯噁心。

“我從來不打女人,但你,連畜生都不如!”

他陰惻惻說完,長臂一攬,將意識越來越不清醒的周小晴穩穩抱起,轉身就出了地下室。

“阿驊!阿驊……”

傅音伸手去抓他的西裝褲腿,結果撲了個空,隻能眼睜睜看著鹿驊將人抱走。

“啊!”她捂著頭,發瘋似的尖叫。

半個月的辛苦籌謀,全都被搞黃了,她整個人都快崩潰了!

……

鹿驊從傅家大彆墅出來,先將周小晴抱回車上,吩咐司機照看她幾分鐘,才扭頭重新進了傅家。

花園裡的情況,穩定了不少。

傅毅國拉下臉麵,挨著道歉賠罪,纔將不少賓客又拉了回來,但還是有小半數的賓客已經離開。

好好的一場宴會,都冇開始幾分鐘,就被搞得烏煙瘴氣。

所有人心思各異。

鹿驊氣息冷冽的走進花園,直接站上台,拿了話筒,對著台下身下的賓客,暗啞的低音炮毫不猶豫的說:

“我鹿驊今天當著所有人宣佈,我正式解除和傅音的婚約,並且,我名下所有企業,也會永遠斷絕跟傅家的合作!”

“傅家以後,好自為之!”

他裹雜憤怒的最後一句話說完,當場摔了話筒,忿忿離去。

話筒被摔到地上,發出沉悶的巨響,緊接著是電流刺耳的吱吱聲。

氣氛再次被掀起。

現場剛被傅毅國穩定下來的賓客,因為他這句話又一次炸鍋了!

傅家大門外。

紀禦霆抱著笙歌緩緩走出來,正準備上車,就聽到來自鹿驊的鄭重宣佈。

笙歌豎起大拇指:“三哥真霸氣!不愧是我哥!”

“對,這叫有其妹,必有其哥!”紀禦霆勾唇輕笑,將她小心的放到後排車座上。

笙歌自覺的往裡麵挪了挪,讓他坐進來。

隨著車門關上,傅家彆墅裡那些喧雜的聲音都被隔絕在外。

似年充當司機,點火,踩油,朝禦笙小築駛去。

笙歌對剛纔的事,其實有點好奇。

她眸光狡黠,扭頭問,“禦哥哥,你在傅辰逸房間門口的時候,怎麼就這麼篤定,裡麵的人不是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