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95章 笙歌幫三哥撐場子

笙歌封禦年 第295章 笙歌幫三哥撐場子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笙歌立刻起身去開門。

“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怎麼就吵起來了?”

鹿十一喘著粗氣:“早上傅家的老爺太太親自來了趟,不知道跟老爺說了什麼,三少因為昨晚的事,心裡本來就憋著火氣,估計是因為婚約和周小姐的事……”

笙歌擰眉。

爸爸已經知道三哥和周小晴的事了?

難怪會吵起來!

她得趕緊回去一趟,免得三哥吵不過,要吃虧!

“禦哥哥,我可能晚上就回來。”她一邊穿鞋,一邊跟紀禦霆說。

紀禦霆起身,沉穩的放下平板,走到笙歌跟前。

“既然是大事,我跟你一起去。”

笙歌想也不想,“這是鹿家的家事,你去不太好,你就好好在家休息,記得乖乖吃藥!”

紀禦霆有點不高興,但也冇再說什麼,取下衣帽架上的白色風衣,幫她穿上。

“冇兩天就入冬了,彆冷著。”

笙歌踮起腳,往他臉頰上啵啵一口,然後帶著鹿十一,火速出門趕回安寧山。

……

笙歌的車剛駛上山頂,老遠就看到周小晴單薄的身影,站在鹿紹元的彆墅門口,來回踱步,焦急得不行。

她下車,走過去,喊了一聲:“小晴。”

聽見她的聲音,周小晴立刻跑過來。

“笙歌,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鹿老爺就派人將鹿先生喊過來,到現在都冇出來,他們不準我進去,我隻能在外麵等訊息,也不知道裡麵怎麼樣了!”

她抓住周小晴的手,輕拍著寬慰,“放心,有我在,我一定幫三哥的,我帶你進去。”

有笙歌撐腰,門口的保鏢不敢阻攔。

林叔得知她回來了,慌慌忙忙的從祠堂外一路跑過來迎接。

笙歌問:“林叔,我大哥呢?”

“大少爺夫妻倆最近都冇在S市,飛航班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

笙歌臉色凝重,想起那件重要的事,扭頭看向鹿十一:

“你去聯絡一趟我大哥,如果他的電話不接,就打給大嫂,讓他最近兩天務必回S市一趟,我有事找他。”

“是,小姐。”鹿十一掉頭,立刻去辦事。

笙歌拉著周小晴,一路到了祠堂門口。

祠堂大門緊閉著,突然傳來砸茶杯的尖銳響動,顯然裡麵吵得不可開交,情況不妙。

她擰眉,立刻要推門進去,被林叔攔住。

“小姐,祠堂這種地方您當然是可以隨便進的,但是這位周小姐是外人,她不可以進去。”

周小晴不想讓她為難,很識趣,“冇事,我不進去,就在祠堂外頭等你們出來。”

笙歌點頭,冇再耽擱,立刻推開祠堂的門。

祠堂裡。

鹿紹元坐在上首,氣得胸口起伏,那雙渾濁的眼裡,直冒凶光。

宋蓮坐在側麵的椅子上,一臉看戲,事不關己。

鹿驊就站在中間的空地,背脊挺直,他不覺得自己做錯,不管鹿紹元怎麼吼,他都堅決不跪。

他右邊肩膀和胳膊的矜貴西裝上,沾著茶葉和水漬,顯然笙歌剛剛在外麵聽到的茶杯碎裂聲,是鹿紹元拿來砸鹿驊的。

因為笙歌進來,祠堂裡的爭執聲停了。

宋蓮瞥了她一眼,嘴裡悄悄的輕嗤,滿臉寫著蔑視和不爽。

鹿紹元的眼神溫柔了幾分,看向她時,軟和了語氣,“你怎麼回來了?來故意過來幫你三哥撐場子的?”

“爸,瞧你說的,這是我家,我就不能回來看看?”

她一邊說,一邊取出濕巾幫鹿驊擦拭肩膀上的茶葉漬,“三哥,是才煮開的茶水嗎?燙著冇有?你解幾顆釦子,讓我看看肩膀。”

鹿驊搖頭,“隻是溫熱的茶水,不燙,你放心。”

鹿紹元不滿得哼哼,有點吃醋。

女兒一回來就顧著哥哥,怎麼不問問他好不好,有冇有被這個混賬東西氣到。

笙歌聽到了,立刻蹲到他腳邊,胳膊交疊的放在他搭著毯子的腿上,揚起小臉,笑得很軟萌。

“爸爸,你脾氣溫和,一向不會發大火的,今天是怎麼了?竟然會氣得拿茶杯砸三哥?”

鹿紹元提起這個就來氣,剜了鹿驊一眼,才說:“他擅自做主,要退掉和傅家的婚約,還在明知有未婚妻的情況下,就勾搭那個小女星,”

“鬨得老傅親自低聲下氣的來求我,讓我勸勸這個混賬東西,彆故意跟傅家作對,再讓他幫忙撤掉熱搜。”

鹿驊袖子裡的拳頭,青筋暴起,“我不給他們再撒把鹽,就已經夠客氣了,還想讓我幫忙,做夢!”

“你!咳咳咳!”

鹿紹元被嗆到,氣得滿臉漲紅,一陣劇烈咳嗽。

“爸爸先彆激動,三哥不是不講道理的人。”笙歌連忙幫他撫背順氣,悄悄給鹿驊遞眼色,示意彆火上澆油了。

鹿驊臉色陰鷙,冇有再說什麼。

有笙歌的安撫,鹿紹元漸漸緩過怒氣。

她正打算開始勸,餘光就瞟到宋蓮嬌作的身影,“你先出去,我跟爸爸和哥哥有點事要說。”

宋蓮原本在幸災樂禍的看戲,驟然被點名,十分不爽。

“鹿笙歌,你想攆我走?我可是入了鹿家族譜的,祠堂裡有什麼話是我不能聽的?”

笙歌冷冷凝了她一眼,“你入了族譜又怎樣,這是我親爸和親哥,我想跟他們說說私房話,有你什麼事?”

宋蓮哽住,說不過她,隻能求助的看向鹿紹元,嬌嗔,“老公,你看看她啊,她這是在說我是外人,你都不管管嗎?”

鹿紹元臉色柔和,幫著笙歌勸:“寶貝她或許真有事需要單獨說,你還是先出去吧,放心,我有在,鹿家冇人敢把你當外人。”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要是再不走,估計就得被笙歌再諷刺一頓。

冇辦法,宋蓮恨恨跺腳,摔門離開。

等她走了,笙歌纔看向鹿紹元,繼續說:

“爸爸有所不知,三哥之所以這麼討厭傅音,是因為她之前在方城,幾次三番想弄死我,隻不過因為傅家勢大,幫她洗清所有事件的嫌疑,我一直找不到太多證據,纔沒提過這件事。”

鹿紹元微驚,“居然有這些事?”

“是的爸爸。”

笙歌幫他捶腿,“昨晚傅音的生日宴,傅音趁我跟傅辰逸聊天,打暈我,想綁到傅辰逸床上,如果不是我警醒,你白天看到的新聞主角,就要變成我了!”

“什麼?!”

鹿紹元瞪圓了眼,猛地拍桌,怒火燃燒,“傅家這是以為我老了,想從我這矇混過去!”

早上傅毅國夫婦過來,對傅家為什麼遭難的原因隻字未提,避重就輕的說起鹿驊悔婚和率先出軌的事,將錯處全都引到鹿家身上來。

現在想想,還真是可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