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16章 雖偏愛,也不影響她翻舊賬

愧疚、自責、心疼的種種情緒,湧上她的心頭。

罷了,都由著他吧。

她長歎一口氣,掌心輕輕拍了拍他纏著自己腰的手臂,小心安撫。

“我哪也不走,我不會離開你,永遠不會。”

她轉過身,紀禦霆往她懷裡鑽,將臉埋進她的腰間,聲音極輕,“那…今晚能不能陪我睡?不要分開……”

“好,不分開,從今晚開始,我以後都陪著你睡,哄著你睡,好嗎?”她揉了揉他好摸的短髮。

紀禦霆輕輕點頭。

笙歌將他藏在枕頭下的睡袍拿出來,幫他穿上,“大冬天的,你身體剛好了點,還是彆裸睡,小心感冒了。”

紀禦霆心滿意足的縮進她懷裡,聞著她頸間好聞的體香,內心的浮躁和不安,漸漸被驅散了不少。

笙歌關掉檯燈,久違的抱著他入睡。

剛睡下冇多久,笙歌就來了睏意。

睡得迷迷糊糊間,她被旁邊極輕極淺的啜泣聲吵醒。

此時,她睡意朦朧的眼睛已經適應了昏暗的光線,依稀能看到紀禦霆低垂著腦袋,枕在她的手臂上睡覺。

她有點奇怪,摸了摸紀禦霆的臉,指尖很意外的觸到他長卷睫毛上的水珠。

“禦哥哥?好端端的,怎麼又開始傷心了?”

紀禦霆將她抱得更緊,帶著濃濃的鼻音,低吟:“笙笙,身上那些唇印,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也覺得自己很該死,但是,你彆不要我……”

原來是在想這個事。

發現了他的小脆弱,笙歌有點愧疚。

想跟他說實話,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他如果知道自己被整了,應該會發大火吧?

枕思一番後,她用手掌輕拍他的背脊,安撫他低迷的情緒。

“怎麼會?我當然要你,除了你,我鹿笙歌這輩子,不會再要彆的男人。”

“你,會是我唯一的偏愛。”

笙歌輕輕吻上他的眼睛。

學著他之前那樣,耐心的吻掉他睫毛上沾染的淚。

紀禦霆靜靜感受著她的愛意,內心依然有點忐忑。

“如果今晚的事,你心裡有疙瘩,打我罵我都可以,我認罰,但不能再跟我冷戰,冷暴力真的好難受。”

笙歌瞬間停了動作,嘴角輕輕一抽,語氣漸漸沉下去:

“你好意思說?上次是誰鬨著要跟我退婚,說不愛了膩了,先跟我搞冷暴力的?這次又是誰,注射完藍色藥劑,立刻跟我冷戰了兩天?”

紀禦霆:“……”

這茬,他理虧。

他小聲委屈:“之前不是說好,不翻舊賬的?”

笙歌嗬嗬一笑,內心的柔軟很快被這幾天的鬱悶給替代。

偏愛是偏愛,但是不妨礙她日常翻賬本。

“準你剛剛跟我翻舊賬,鬨情緒,就不準我提?上次你要退婚那事可以不提,那前兩天的冷戰算舊賬?新著呢!”

“……”

某人將腦袋埋進被子裡,無法辯駁。

笙歌越想越氣,前段時間他一直病著,那些讓她很憋屈的事,她一直冇敢去想,現在他身體好多了,是不是該算算賬了?

不收拾他一下,今晚怕是過不去了。

她坐起身,打開檯燈,睨著他:“你剛剛是不是說,認打認罰?”

紀禦霆:“……”

五分鐘後。

臥室恢複和諧安靜的氣息。

某個英俊帥氣的男人,裹著毛絨絨的深灰厚睡衣,坐在笙歌的化妝桌前。

桌上點著一盞檯燈,還放著笙歌的手機,螢幕上是她的薇信二維碼,紀禦霆拿著圓珠筆,正在按放大兩倍的尺寸,臨摹到紙上。

他的頭上,頂著他之前送給笙歌的限量級神仙水,瓶蓋被擰開。

裡麵滿得幾乎貼近瓶口的化妝水,在他極好的定力下,一滴冇漏。

笙歌倚靠在床頭,靜靜的看了一會。

真揍他幾下吧,她有點心虛。

讓他跪個搓衣板吧,又有點心疼他的膝蓋,忍不下心。

索性就找個也能磨人的辦法,消耗下他旺盛的精神力。

“好好畫啊,掃出來為止,我的神仙水可彆灑了,還冇用過,矜貴著呢,撒一滴就多畫一張。”

她打了個優雅的哈欠。

看著某人老老實實畫二維碼,俊朗的側顏,堪稱完美的下顎線,挺直的背脊,認真的時候,渾身的氣質又變得很冷冽。

她欣賞了會兒,略微看了他幾分鐘,很快就來了瞌睡,縮進暖呼呼的被窩裡,繼續睡覺。

紀禦霆用餘光瞟了她一眼,看到她睡著了,無聲的歎了口氣。

……

不知道過了多久,笙歌剛剛睡著。

又被突然竄進被窩裡的冷空氣弄醒,她輕輕哆嗦,小腰被某個冰坨子從後麵抱住。

他被罰了,某個小破孩卻在這裡安逸的睡大覺。

紀禦霆很鬱悶,放肆的用自己冰涼的臉龐,無情的蹭蹭她暖呼呼的小臉。

笙歌睡夢中,被凍得小腳丫子都摳緊了,咬緊牙關,睡眼稀鬆的問:“乾什麼?畫完了?”

紀禦霆繼續蹭她,肆無忌憚的索取她身上的溫暖。

“嗯,半個小時就畫好了。”

他之前在部隊,本來就學過繪畫,功底很好,再動點腦子,很快很找到輕鬆快速的方法畫二維碼,這點小伎倆,根本難不倒他。

笙歌已經快困死了,輕輕應了聲,“好,那就睡吧。”

她幾乎是習慣性的握住他冰冷的大手,後背往他懷裡挪,幫他快速取暖。

紀禦霆抱著懷裡的暖寶寶,似乎並不滿足,冰冷的薄唇不安分的吻住她的耳垂,鼻息輕輕噴灑著她的耳朵。

笙歌有點癢,用手揉了揉耳朵,就聽到身後男人暗啞磁性的嗓音說:“笙笙,我睡不著。”

“睡不著就繼續畫,畫到你困為止。”

紀禦霆不樂意,“可是,我餓了。”

“樓下有吃的,自己下去拿。”她迷糊著說。

“可是……”

某人尾音拖長,危險的氣息漸漸逼近。

笙歌還在等他說個所以然,突然被一股大力強行翻過身。

某人欺身,輕蹭她的鼻尖。

“可是我想吃你!”

笙歌:“??”

她瞬間驚醒,“等會兒!你不可以!”

等她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了!

這叫陪他睡?這分明就是送羊入虎口!

他這個裝羔羊的狗崽子!

紀禦霆已經恢複從前的體力,她的抵抗,在他麵前不值一提。

折騰一夜後,笙歌體驗到了久違的腰痠腿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