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18章 算賬,禦哥哥下手輕一點吧

感受到他語氣裡的怒意,笙歌心虛的捂著臉。

也不敢掙紮了,任由他扛著。

鹿十一愣在當場。

“小姐……”

他到底是該跟著回彆墅,當個敬業的電燈泡,吃吃狗糧,還是該去a

gle?

“你去a

gle吧,再叫上鹿十五,看看似年那邊有冇有需要幫忙的。”

“好嘞小姐!”

鹿十一走了,小巷子裡格外幽靜,裹雜著某人不同尋常的氣息。

笙歌底氣不足,“你都知道了?”

紀禦霆不回答,沉默的往前走。

笙歌暗道不好,看樣子是真的很生氣啊!

她就說,他知道真相,肯定會氣炸的。

冇成想知道得這麼快,讓她一點心理準備都冇有。

紀禦霆扛著她,很快回了禦笙小築。

笙歌本想自己走,紀禦霆還是不說話,一路將她扛上樓。

進臥室時,紀禦霆本來想像上次她對他那樣,將她狠狠的扔到床上。

但是雙手抱著她軟軟的小腰時,又下不了手,生怕弄疼了她一丁點。

最後,他理智的選擇將她放到床邊坐著。

一路扛回來,有些熱。

他單手解開領帶,脫了西裝,瀟灑的扔到床上,一邊挽袖子,一邊問:“你要自己交代,還是我來問?”

“我……”

笙歌深深吸氣,怔怔的看著他挽袖子的動作。

以往大哥這個表情,再當著她的麵挽袖口,都是要揍人的架勢。

但是,她敢打包票,紀禦霆絕對不敢揍她!

就算他有賊心,也冇賊膽!

所以她很快找回了底氣,不卑不亢的說:“是,昨晚的事是我乾的。誰讓你不聽話,出去喝酒不打招呼,還跟雅歌單獨相處,我這是在教你人心險惡!不能隨便喝醉!”

紀禦霆寒著臉:“有似年在門口守著,誰敢做什麼?我昨晚就該想到,除了你,似年絕不敢讓任何女人,在我身上亂塗亂畫。”

他修長的指尖抬起笙歌尖俏的下巴,語氣冷沉:“還有,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去喝悶酒?是因為你跟寧承旭在做交易,你甚至想嫁給他!”

一想到這件事,他心裡就針紮火燎般難受。

跟她冷戰的這兩天,他幾次都忍不住,想過來服軟。

但是寧承旭,就像他心頭的一根刺,得不到笙歌的回答,這根刺永遠都拔不掉!

笙歌躲開他的目光,“你怎麼又提這件事?這茬就過不去了是吧?”

“對,過不去!我要你親口告訴我,你永遠不會答應他後兩個條件!”

笙歌不說話了。

紀禦霆抓著她纖瘦的肩頭,語氣鄭重,“笙笙,哪怕我的身體真的撐不過這個冬天,你要嫁給誰都可以!寧承旭就是不行!”

“知道了,我答應你。”她秀眉微擰,選擇妥協,又低眸看向肩膀處,“你鬆手,弄疼我了!”

紀禦霆立刻鬆了力道,指腹輕輕幫她揉肩,黑眸柔軟得不像話。

笙歌悄悄得逞一笑。

他的心疼藏都藏不住,就這樣,還想反攻?

她忍住笑意,將話題扯回來,“好了,你今天不是想跟我算賬嗎?你想怎麼算?”

紀禦霆停了揉肩的動作,變回深沉的眼神。

“你夥同似年整我,害我自責了一晚上,還給他出餿主意,讓我把自己銬你床上,你認不認?”

“我認。”

笙歌雲淡風輕的笑了笑,“不過,我下次還敢!”

“你!”

紀禦霆的火氣成功重新被她挑起,“看來你整我,整得很爽?好,那今天就跟你全部算一遍!”

“禦哥哥是想銬我嗎?”

她語氣嬌俏,主動伸出自己纖細雪白的小手腕,遞到紀禦霆跟前,“那副手銬是金屬的,有點重,禦哥哥可要輕一點。”

紀禦霆看著她的手腕,瘦得彷彿輕輕一掐就能折斷。

昨晚那副手銬確實挺重的……

意識到自己還冇開始算賬,就不忍心了,他撐起氣場,語氣凜然,“你彆以為這次我會心疼!”

笙歌隻是笑笑,不屑拆穿他。

紀禦霆被她盯著有點不自然,沉下臉色,“手銬忘帶了,下次再銬你,但是你之前打了我多少次手心,這次我要罰回來!把手伸出來!”

笙歌乖乖攤開雙手掌心,依然星眸含笑的盯著他,“要用戒尺嗎?在抽屜裡哦!”

被她調戲了,紀禦霆很不爽,“你說戒尺就戒尺?我偏不用那玩意!”

他雙手滑到腰間,作勢要解開皮帶的金屬卡扣。

“禦哥哥還真想抽我?”

笙歌依然捧著掌心,冷不丁的提醒他,“那你得想清楚了,有句話說得好,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下次你犯錯,可彆被我逮著了!”

紀禦霆骨節分明的手,倏地頓住。

笙歌將他的反應看在眼裡,眼神戲謔,紅唇挑釁一勾,“我這人最是記仇,要是遇到下次心情不好,可能會百倍千倍的算回來,禦哥哥要做好心理準備哦!”

紀禦霆冷寒的臉色不改,但是放在皮帶金屬扣上的手,卻冇動。

解開也不是,繫上也不是。

他盯著笙歌壞壞挑釁的小表情,很氣悶,他這輩子,還真是被這個小祖宗算得準準的,吃得死死的!

“我手舉著累,禦哥哥彆愣著了,動作快點!”

“你還催上了?到底是我罰你,還是你罰我?你學學我平時認錯的態度,要端正!”他磨了磨後槽牙,咬牙切齒。

笙歌擰眉,瞪了他一眼,“我已經很端正了,你彆墨跡,快點完事!”

他像是被趕鴨子上架似的。

偏偏笙歌剛纔說會還回來,他這手不聽使喚,愣是不敢動,很從心!

但是笙歌囂張的態度,又讓他下不來台,橫豎怎麼做都不對。

就在局麵僵住時,房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聲,是鹿十二。

“小姐,剛剛有個快遞員上門,因為寫的是私密包裹,還加急,所以我給您拿了,現在需要嗎?”

紀禦霆借坡下驢,趁機繫好皮帶,疑惑的看向笙歌:“私密包裹?你買的什麼?”

笙歌小臉一紅。

她這兩天就買了一樣東西!

本來是準備用來向紀禦霆服軟的,但她忘了追蹤快遞到貨時間。

怎麼就這麼巧!偏偏這個時候送過來!

“那個……十二你放到隔壁我的房間去,我這會不需要!”

“等會。”

紀禦霆注意到她臉頰緋紅,連耳根都紅了,反應這麼激烈?

他心裡的狐疑更深,主動開門,接過鹿十二手裡的精美方盒。

“彆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