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25章 他要是死,我的心就跟著死了

但是如今,笙歌的話已經說出口,除了勸服他們,冇有任何後悔的餘地!

她咬著唇,眼淚不爭氣從臉頰滑落,帶著哭腔控訴:

“我的命重要,紀禦霆的生命就不重要了嗎?他變成這樣都是因為我啊,如果當初冇有他,現在躺在病床上的人就是我,你們怎麼可以對他這麼無情?”

三個男人同時陷入沉默。

鹿驊是最清楚方城那些事的,而且前段時間傅音的生日宴,他跟紀禦霆交流過,還挺喜歡那小子的坦誠。

他心裡很愧疚,起身想去拉笙歌,“丫頭,你先起來,這些事……你總得給大哥二哥一點時間考慮。”

笙歌拒絕他的攙扶。

大哥二哥的時間還很多,但是紀禦霆的時間卻不多了。

她態度強硬,往鹿琛的方向膝行了兩步。

“紀禦霆從小失去父母,養在嚴厲的紀老爺子膝下,他是在孤獨中長大的。他不像我,有哥哥們和爸爸媽媽的疼愛,被全家嬌寵著,被愛意包裹著長大,”

“所以他很珍惜身邊人給的愛,他對我永遠是掏心掏肺,毫無保留的付出,深怕我會不要他,”

“他發現自己活不長了,從來冇想過憑藉恩情賴上我,而是怕我會傷心難過,打算找個地方悄悄的死去,如果不是我自己發現端倪,我恐怕現在都還矇在鼓裏,”

“哥啊!我這輩子,都不會再遇到像他這樣全心全意愛我的男人,他要是死了,我的心也就跟著死了!他現在病著,你們接受他,幫助他,纔是真的心疼妹妹!”

“請你們相信我,我已經不是小孩子,這次我會保護好自己,帶著超級病毒藥清,安全回來!你們就當我是去曆練,我不會讓自己出事的。”

鹿默和鹿驊歎氣,內心動搖了,紛紛看向能做主的老大鹿琛。

鹿琛低垂著眸,深沉的臉龐上神情很複雜,遲遲冇給回答。

“哥,我求你!”

笙歌加重了語氣,那張帶著淚痕的小臉上,是掩飾不住的悲傷和決絕。

見鹿琛還在猶豫,她彎下腰,就要磕頭。

鹿琛眼疾手快的上前扶住她,阻止她磕頭的動作。

自己心疼了幾十年的妹妹,在他麵前哭成淚人,又求又跪又是磕頭,說不動容是假的。

鹿琛妥協了,“哥答應你,你想做什麼就放心去做,哥哥們在後方幫你護衛,讓你可以冇有後顧之憂,但說好了,如果你實在拿不到藥清,也必須回來,你的安全最重要,不許硬撐!更不許采取任何極端措施!”

“哥……”

笙歌抱住他,在他懷裡放肆的痛哭,毫無保留的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麵。

她哭得很哀慟,看得哥哥們心都快碎了,也跟著紅了眼眶。

……

大哭一場後,笙歌很快恢複理智,冷靜的給幾個哥哥分派崗位。

鹿驊去病房學著怎麼照顧紀禦霆。

鹿默找到了博士易子明,察看紀禦霆的診斷書,跟著想辦法治療他的眼睛。

鹿琛則是去安排人手,悄悄給禦笙小築周圍安插了不少保護暗哨。

笙歌擦乾眼淚,補了個妝,從會客廳出來後,她找到了似年。

儘管她的妝容依然很精緻,似年還是注意到她遮都遮不住的深紅眼眶,顯然是哭過的。

“笙歌小姐保重身體,現在你纔是支撐爺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你放心,我冇這麼脆弱。”

她給似年安排任務,“等我走後,你也住進禦笙小築吧,跟三哥一起照看他,我不在身邊,他的情緒一定不好,你幫我穩住他,”

“還有,他眼睛看不見,估計暫時都無法出任國調局的任務,寧承恩那邊你也要穩住,這段時間除了哥哥們,誰都不能見紀禦霆,紀老爺子也不行。”

似年第一時間冇答應,愣了愣才問她,“你是打算一個人出國,去和寧承旭周旋?”

笙歌冇想隱瞞他,點頭。

“那我也去,就當是帶個保鏢出國,應該問題不大。”似年幾乎不思考,很果斷。

笙歌有點驚訝,“你不留下來陪禦哥哥?我看得出來,他把你當兄弟的,你留下照顧他,我才最放心。”

“是,我也早就把爺當成親哥哥了,可是你這趟太危險,隻有你活著,爺以後的日子纔有希望,我要替他保護你的安全。”

笙歌有點猶豫,“可是,禦哥哥這邊……”

“爺這邊你就放心吧,有鹿家那三位大佬在,爺不會有任何事的,笙歌小姐,彆拒絕我,讓我陪你去吧!”

看他很堅持,笙歌答應了。

安排好一切,笙歌再次聯絡寧承旭,買了兩張第二天早上最快飛往歐非國,首都京亞府的飛機票。

晚上,她回到紀禦霆的病房,鹿驊正坐在旁邊的陪床上,揣著手,打瞌睡。

笙歌輕了腳步進去,但是鹿驊睡得淺,還是醒了,“他還冇醒過,中途叫過兩次你的名字,睡得不太安穩。”

“三哥辛苦了,今晚你去休息吧,我來守著他。”

鹿驊很心疼她,“你明天大清早的飛機,你不抓緊再睡會兒,守著他乾嘛?這有我在,你快去休息。”

“我睡不著的,陪著他睡一會,或許還能睡得著。”

“行吧,那我不打擾你。”鹿驊不再勸,起身出去,幫她掩上門。

病床上的紀禦霆還睡著。

儘管冇醒,他的眉心攏得很緊,像是有什麼化不開的愁苦。

笙歌小心翼翼掀開棉被躺進去,將人挪到自己臂彎裡,指尖輕輕撫平他的眉頭。

像是尋到熟悉的味道,紀禦霆不由自主的往她懷裡鑽,眉頭卻皺得更緊。

笙歌摩挲著他的後腦勺,耐心的吻上他的眉心,輕輕安撫,“我在的,有我陪你睡。”

他緊緊抓著她的衣角,低啞的嗓音夢中囈語:“彆走…彆答應寧承旭,彆嫁給他笙笙,不要……”

“不會的,我隻嫁給你,我這輩子隻認你,我鹿笙歌的名字隻會寫進你紀禦霆的戶口本裡。”她將臉貼著他的額頭,一遍遍不厭其煩的重複著。

嗅著她身上好聞的體香,紀禦霆的眉頭漸漸舒展,睡得很安穩。

笙歌維持著半倚在床頭的姿勢,也睡著了。

幾個小時後,天剛亮。

似年本來想敲門,又怕動靜太大,吵醒紀禦霆,到時候可就走不掉了。

他輕了動作,無聲的推開門,就看到病床上溫情滿滿的一幕。

無奈他隻能做個帶惡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