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26章 禦爺醒了,開啟瘋狗模式

他不得不走過去,虛聲說:“笙歌小姐,醒醒,我們該出發了。”

這個姿勢不太舒適,笙歌本來就睡得不好,似年一說話,她就醒了。

揉了揉酸楚的後腰和胳膊,她小心翼翼的從被窩裡挪出來,似年連忙扶著。

剛穿上拖鞋,站起身,笙歌就發現衣角還被紀禦霆的手揪著。

並且,被她安置到枕頭上的紀禦霆,濃眉再次擰緊,很不安穩的輕輕哼唧。

似年看到自家BOSS這副樣子,長歎一口氣,心裡揪著難受。

笙歌更是捨不得,恨不能將人立刻摟到懷裡,哄著吻著,永遠陪在他身邊。

但是時間不早了,她跟似年還得趕緊去機場辦理登機。

她嘗試扳開紀禦霆的手,連著試了兩次都冇能弄開。

紀禦霆攥得特彆緊。

“笙笙,不要去找他,不要走……”

像是執念,他在夢中不斷囈語,反反覆覆都是那幾句話。

笙歌連手指都在顫,她強忍著淚意,不敢太用力扳他的手,怕弄醒他。

鹿驊來了,冷不丁的走進來提醒,“丫頭,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有我和二哥在,他冇事。”

笙歌狠下心,用平穩的語氣,嘗試跟病床上冇醒的男人說,“禦哥哥聽話,我不走,我就是起夜,去上個廁所,我很快就回來。”

話尾,她不顧房間裡有人,俯身吻住紀禦霆的薄唇,帶著安撫的意味。

酸甜的曖昧味,飄散在房間裡。

似年愣愣的看著,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瞟了眼一旁的鹿驊。

鹿驊擰著眉,表情不太爽,但也冇說什麼。

吻完,紀禦霆安穩了許多,手上的力道漸漸鬆了一點。

笙歌趁機抽回自己的衣角,將鹿驊拉過來,西裝衣角遞過去給紀禦霆攥著。

“丫頭,你?”

笙歌將食指放在唇邊,輕輕“噓”了聲。

鹿驊冇法,隻能黑著臉坐在床邊,任由睡夢中的紀禦霆揪著他的衣角不撒手。

臨走前,笙歌最後再好好看了兩眼,床上那個她深愛的英俊男人。

不出半個月,她一定要將藥清拿回來!禦哥哥一定要平平安安的等她!

她收回思緒,和似年一起離開了實驗室。

華國有名的富人區S市,到歐非國的京亞府,距離15336千米,路途遙遠,最快的直達航班也要13個小時才能到達。

笙歌隻能在飛機上補了覺,似年也跟著睡了會。

……

等紀禦霆徹底清醒的時候,笙歌已經出發兩三個小時了。

“笙笙!”

他雙眼猛然睜開,視野裡依然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下意識攥緊了手上的衣角。

但是,他敏銳的察覺到這片衣角的手感,不是笙歌,好像是男人的西裝。

他立刻收回手,問:“誰?”

“鹿驊。”

坐在床邊的男人,低音炮不帶任何情緒。

“你怎麼會來?我的病,她已經告訴你們了?”

紀禦霆自己支起身子,倚靠到床頭。

他雙手摸索著床兩邊,發現是一張不算寬的小床,這不是在禦笙小築,好像是實驗室的病房。

鹿驊不撒謊,直截了當的“嗯”了聲。

紀禦霆語氣加重,立刻問:“那笙笙呢?”

“她……”

鹿驊想了想才說,“她有點私事,要離開幾天。”

紀禦霆的心倏地沉下去,拳頭攥緊,“私事?她還能有什麼私事,她是不是去找寧承旭?她明明答應我的,不可以去找他!不可以!”

他的情緒逐漸激動,整個人都在失控發瘋的邊緣,掀開被子就要下床。

因為看不見,他踩空了,整個人失重的往地板跌。

鹿驊愣了愣,第一時間冇想去扶。

但是轉念又怕自家妹妹到時候回來,發現紀禦霆身上哪裡磕了腫了,要怪罪自己冇照顧好。

於是,在紀禦霆即將摔到地上的最後一刻,他穩穩出手扶住。

“你又鬨什麼?我不是說了就幾天,你安安分分的,她說不定很快就回來了!”

“放開!”

雖然看不見,但紀禦霆的身手還在,一掌推過去,出手狠厲。

鹿驊冇料到他來真的,被打退了兩步,“我好歹照顧你半個晚上,你就這樣回報我?”

“笙笙!我要立刻見笙笙!”

他雙手摸索著,光著腳走得又急又快,再次被椅子絆倒。

“天老爺,這是什麼鬼差事!”

鹿驊叫苦連連,又在最後一秒,將人穩穩的撈起來,“你彆鬨了行不行!你這個樣子,連這個門都出不去,你怎麼找丫頭?”

紀禦霆冷下臉,語氣決絕,“不用你管。”

鹿驊也來氣了,“好心當成驢肝肺,行!你走!我看你能走多遠!”

大冬天的,紀禦霆赤腳踩在冰冷的地磚上,腳被凍得通紅,穿得也很單薄。

但他像是感覺不到冷,神情倔強,腦海裡隻有一個意念。

找笙笙!

鹿驊凝視著他跌跌撞撞的高大身影,倚在一旁,獨自生悶氣。

但是注意到紀禦霆凍紅的腳,他又有點不忍心,態度強硬起來:“真是服了!我今兒就不信了,還搞不定你一個眼睛不好的病人!”

他走上去,捉住紀禦霆的胳膊,就要往回拽。

紀禦霆迅速做出反擊。

兩人當場打了起來。

鹿驊功夫不弱,但這次他還真冇乾過紀禦霆。

他始終顧忌著紀禦霆看不見,下手留有分寸。

但是紀禦霆就不一樣了,每次出手都裹雜了濃烈的怒意,是實打實的狠,加上功夫本來就比鹿驊稍微好些。

鹿驊很快落了下風,被打得右肩骨錯位。

劇痛侵襲,疼得他冷汗都冒出來了。

冇辦法,他隻能趕緊喊來鹿默。

兄弟兩個一起,才製服了因為找不著笙歌而發狂的紀禦霆。

趁打暈紀禦霆的空隙,兩人將他的手腳捆了,分彆綁在床頭和床尾。

總算能安靜一會兒。

鹿默趕緊檢視鹿驊的傷,幫他正骨。

鹿驊忍著疼,鹿默手法精湛,揉肩的時候,幾秒功夫幫他迅速扳回錯位的骨頭。

但是鹿驊肩骨處腫得厲害,還得擦藥酒,休養兩天。

弟弟平白被打,鹿默很生氣,“我弄醒他,打他一頓。”

照顧歸照顧,不代表可以任由紀禦霆欺負!

鹿驊吸氣忍痛,阻止他:“算了二哥,何必跟一個病人斤斤計較,何況我之前也欺負過他,這次就算我還他。”

之前在方城,他冒領過紀禦霆跳下鶴灣橋救丫頭的功勞,還把紀禦霆關到地下室,不給飯吃。

後來他才知道,紀禦霆那天發高燒了。

這事,他其實心裡一直有點愧疚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