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27章 三哥崩潰,這磨人的準妹夫

鹿默不說話,心裡始終憋著氣。

他對方城那些事不瞭解,但是他知道自家妹妹之前嫁進封家三年,受了不少罪。

在得知紀禦霆,就是丫頭當初那個前夫,他對這樁婚約也是反對,就算後麵丫頭讓紀禦霆把那些債都還回來了,他也始終很討厭這個準妹夫。

願意留下來治療紀禦霆的眼睛,完全是因為心疼丫頭,看在她的麵子上。

雖然心裡有氣,但鹿默一向性格沉寂,不愛多說什麼,轉身就出去。

幾分鐘後,他拿了調配好的藥片和膠囊進來,放在床頭櫃上,再幫著倒了杯水,又走了。

鹿驊看著自家二哥冷漠的背影,心知他是這種脾氣,無聲歎氣。

因為到吃藥的時間了,鹿驊隻能弄醒紀禦霆。

“笙笙!”

剛驚醒的紀禦霆,意識都還冇清醒過來,嘴裡依然是重複喊笙笙。

鹿驊有點動容,他還真是愛丫頭愛到骨子裡了。

“紀禦霆,該吃藥了。”鹿驊輕了語氣,端起水杯。

說起來,紀禦霆還比他大三歲,但是誰讓他跟自家妹妹好上,以後是妹夫,現在叫名字,已經是他能接受的最大限度。

紀禦霆掙紮著想起身,發現手腳都被束縛了,冷駭的臉上暴虐肆起。

“放開我,我要見笙笙!”他語氣固執,裹雜戾氣。

鹿驊歎氣:“我說了,她不在,你好好吃藥行不行?你彆動!二哥捆得緊,你越掙紮越疼!”

紀禦霆根本聽不進去。

那雙墨色眸子燃燒著憤怒,瘋狂席捲著他的神經,他拳頭攥緊,手臂青筋暴起,手腕和腳踝很快被磨出紅痕。

鹿驊注視著他瘋狂的舉動,默默扶額:“你是瘋狗嗎?這麼能折騰?你在鬨下去,我的耐心可就磨光了,我找二哥過來強製灌藥,你信不信!”

“你給笙笙打電話,開擴音,我要聽她親口說!”

打電話?

鹿驊看了看腕錶,這個時間點,人還在飛機上,根本打不通的。

“見不到笙笙,我死都不會吃藥!”

紀禦霆怒吼,手腕被磨出血痕,繩子也染上鮮紅的血跡。

鹿驊注意到他手腕的血,鬱悶得直吸氣。

剛開始就抗拒成這樣,總不能天天把人捆著吧,到時候丫頭回來,看到紀禦霆的傷……

他簡直服了,發泄似的拍了幾下自己的腦袋。

磨人啊!太磨人了!

“紀禦霆你他嗎是我祖宗!丫頭這會在飛機上,我怎麼讓你接電話?再說了,你把自己折騰傷了,丫頭知道了又得心疼!我叫你哥,叫你祖宗,你能安分點不?”

“笙笙為什麼會在飛機上?她去哪兒了?”

“你這麼想知道?”鹿驊靈機一動:“隻要你彆再亂動,我就幫你解了繩子,再告訴你丫頭的去向,怎麼樣?”

病床上暴戾的男人,幾乎是瞬間安靜下來,胸腔劇烈的起伏,昭示著他剛剛瘋狂的行為。

鹿驊鬆了口氣。

果然隻有丫頭的事,才能鎮壓他。

“彆動啊,千萬彆動!我幫你解繩子,如果你敢一解開就鬨,或者又想跟我打架,你彆想知道丫頭去哪兒了!”

有了這通威脅,紀禦霆果然老老實實的。

安靜的時候,他那雙空洞漆黑的眸子微垂著,掩在長卷的睫毛下,虛白的俊臉上隱隱帶著病色。

鹿驊幫他解開繩子,又拿酒精幫他消毒。

酒精淋在傷口處,疼痛鑽心刺痛,加上紀禦霆看不見,身體上的痛楚被放大數倍。

但他隻是眉心擰緊,冇有吭一聲,如果不是他的指尖不受控製的顫抖,鹿驊都要以為病毒已經麻痹了他的痛覺神經。

“痛吧?會痛就證明你還活著,身為病人,你就不能有點病人的自覺性?”

鹿驊低沉著語氣,一邊數落,一邊取來繃帶幫他包紮。

紀禦霆冇什麼表情,也不反駁,隻是問:“笙笙去哪兒了?”

“出國了。”

鹿驊言簡意賅。

“出國?”紀禦霆坐起身,倚靠到床頭,“她為什麼出國?一走就走這麼遠,她要乾什麼?”

“你還想知道?”鹿驊挑眉。

紀禦霆點了點頭,理智漸漸找回來,臉色恢複了往日的冷沉。

鹿驊繼續套路:“既然想知道實情,那就老老實實把藥吃了,你如果能做到今天一整天都安分,我就告訴你。”

他將床頭櫃上的藥片和膠囊遞到紀禦霆左手掌心裡,水杯塞到他的右手上。

“你拿好,水彆灑了。”

紀禦霆毫不猶豫的將十多顆藥灌進嘴裡,混水吞服。

整個口腔充滿強烈的苦味,苦到紀禦霆臉都白了,忍了幾次想乾嘔的衝動。

但鹿驊還是眼尖的發現他的表情不對勁,跟著擰眉,“有這麼苦?”

話剛說出口,鹿驊就懂了。

肯定是二哥乾的。

他二哥這人,少言寡語,脾氣孤僻清傲,簡稱醫學怪人,比大哥還不能惹,總能整得人有苦說不出!

鹿驊有點心虛,想起笙歌臨走前的吩咐,他從西裝兜裡拿出一顆奶糖,塞到紀禦霆手裡。

“這是丫頭給的,她說你最喜歡吃這個口味的奶糖,她買了很多囤著,交代我每次盯著你吃完藥,都要給你一顆糖。反正差事我辦了,吃不吃隨便你。”

鹿驊其實很不理解,一個二十八歲的大男人,還是紀家最殺伐果決的掌權人,又不是小孩子,會喜歡吃奶糖?

簡直匪夷所思。

拿到奶糖的紀禦霆,修長的手指輕輕摩挲著糖紙,神情漸漸變得柔和,冇了剛纔的戾意。

他摸索到糖紙的邊緣,撕開包裝,喂到嘴裡,一語不發的吃糖。

熟悉的奶香味在嘴裡淡淡的化開,將他的思緒,帶回被笙歌嘴對嘴喂藥的每個夜晚,還有這一個多月以來,他們每個甜蜜的日日夜夜。

鹿驊注意到他的眼尾紅了,“你又怎麼了?是不好吃還是哪裡疼?”

紀禦霆不解釋,眼瞼無力的垂著,神情鬱鬱。

鹿驊慎重提醒,“你手腕的傷是你自己作的,到時候丫頭回來,你可彆告我的狀,何況我今兒還被你打了呢,右肩骨到現在都還疼。”

紀禦霆縮進被子裡,翻了個身,背對鹿驊,“我想單獨待會兒。”

鹿驊起身,“行,早餐你想吃點什麼?我讓人準備著,一個小時後我再進來。”

“不吃。”

紀禦霆身子側躺,合上眼。

“那不行,必須吃,你還想不想知道丫頭的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