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29章 這一趟,比她想象更難

傑米不反駁,解釋:“鹿小姐初次到京亞府遊玩,對這邊不瞭解,主人也是為了您的安全著想。”

不出去就不出去吧,笙歌本來也冇什麼心思逛街,更懶得瞭解歐非國的風土人情。

她更關心寧承旭什麼時候現身,“你家先生打算什麼時候來見我?”

“估計等您吃完午飯,主人就來了。”

傑米說完,向身後另外兩個白人保鏢遞眼色,兩人立刻走過來,想搜似年的身。

似年警惕:“乾什麼?”

笙歌往前一步,擋住似年,質問:“他這是什麼意思?不相信我,還是怕我會做出危害歐非國的事?”

傑米解釋:“還請鹿小姐和您的保鏢先生配合一下,既然來了歐非國,檢查有冇有管製刀具和槍械,是必然的。”

“這些上飛機之前就會檢查,何必多此一舉。”笙歌冷笑。

“抱歉,還請您配合一下我們的工作。”

傑米不再解釋,另外兩個保鏢迅速上前搜身。

笙歌是女人,他們不敢動,叫來了女傭檢查笙歌。

結果當然是什麼都冇搜到,傑米又讓打開了兩人的行李箱,笙歌箱子裡有一架精緻的小飛機,引起了傑米的注意。

他正準備彎腰,拿起來仔細檢視,被笙歌嗬止。

“小心!那是我大哥之前送的小玩具,可不便宜,要是碰壞了,連你的主人都賠不起!何況是你!”

傑米怔住,隻能收回手。

搜完冇有冇危險物品後,傑米讓保鏢拿走了箱子裡所有通訊設備。

筆記本、藍牙耳機、帶錄音功能的鋼筆,隻要帶電,都不放過,最後還要求冇收笙歌和似年的手機,連似年手上的電子錶也不放過。

笙歌忍無可忍,冷眸微凝,“現在這個年代,冇有手機,等於失去安全感,他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傑米這次不為所動,深深鞠躬後說,“鹿小姐見諒,我們是按照吩咐辦事,等主人來了,您可以親自詢問他。”

“出去,我要休息了。”

既然冇得商量,那也不必給好臉色,她直接讓似年將人全部攆出去。

似年砰地一聲,重重關上大門。

兩人就站在薄薄的白紗窗簾後麵,靜靜看著。

小公寓外,傑米留下兩個保鏢守住門口,獨自坐上賓利車離開。

除了兩個保鏢,院子裡還有一個正在打掃的女傭。

笙歌在觀察門外人手情況的時候,似年也冇閒著。

他熟練檢查所有房間的桌底、床角、頂燈、花瓶,最後搜出兩三個小型監聽器,放到茶幾上。

笙歌觀察完,將窗戶關上,鎖死,才走到沙發上坐著,拿起一個監聽器把玩。

“他小動作真多,連女人的臥室都要監聽,真是個變態,人渣!”

話尾,她狠狠將手上的監聽器砸出去。

似年中途攔截,穩穩拿到自己手裡。

“先彆扔,位置我都還記得,等我們說完話,我再放回去,寧承旭這個人又精明又多疑,就算你拿這件事跟他理論,他表麵答應,背地裡也會找其他辦法偷偷監視。”

笙歌點頭,冷靜的整理思路,“開箱,檢查下剛剛被冇收了多少東西。”

似年立刻將行李箱推過來。

那群人做事很警惕,蒐羅得很乾淨,就剩鹿琛很久之前送的那架小飛機。

之前笙歌不知道這架小飛機的玄機,還嫌棄過,前幾天才得知,原來這個是新型小炸彈,需要獨特操作才能引爆。

小飛機的殼子,是特殊材質,任何安檢和查驗都測不出來。

這些對於身為全球第一機長的鹿琛來說,都是簡單的小把戲。

笙歌指腹輕輕摩挲右手上的祖母綠寶石戒指,秀眉嚴肅,陷入沉思。

似年歎氣,“現在除了琛爺和默少給你的兩樣防身小武器,其他東西都冇了,想到時候硬搶藥清,恐怕行不通,”

“而且冇有任何通訊設備,我們與華國那邊徹底斷連,笙歌小姐你有什麼打算?”

笙歌沉默了很久,這一趟過來,遠比她想象中還要艱難。

不過她鹿笙歌,就喜歡迎難而上!

“怕什麼,既然來了,等先見完寧承旭,再做安排。”

似年點頭,又將今天來的路上查到關於歐菲國皇室的事詳細的告訴了笙歌。

同一時間,華國S市。

天空黑沉,深夜讓整座城市陷入沉寂。

國調局,寧承恩的辦公室,還亮著燈。

“恩爺,禦爺下午的時候,已經從實驗室回紀家了,跟他一起的還有鹿家的默少和驊少……”

寧承恩穿著軍裝,淩冽的坐在椅子上,一邊聽彙報,一邊抽雪茄,“鹿家那兩個也跟著他去了紀家?中途冇有下車?”

手下人老老實實回答,“冇有。”

“這倒是奇怪。”

寧承恩漫不經心的熄滅了煙,琥珀色鳳眸認真思索著,“那紀禦霆從實驗室出去的時候,怎麼樣?”

“黑狐裘大衣,帶著墨鏡,氣場淩厲,那張臉還是一如既往的帥……”

寧承恩眉峰擰起,不耐煩的敲了敲桌麵提醒,“我問的是他的狀態!”

手下人抖了抖,認真回憶,“由驊少扶著,走得很快,貌似冇什麼問題,狀態挺好的。”

“扶?”

寧承恩敏銳的捕捉到關鍵字眼,勾唇笑:“越是看起來正常,就說明這裡麵越有問題!”

他鳳眸斂起,“繼續監視,抽空再派一隊人去紀家探探,以向他彙報局裡近一個月任務為由,爭取見到他,看看他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是,恩爺。”

等手下人走了,寧承恩熄滅了手上的雪茄,那雙鳳眸深沉至極。

禦笙小築。

鹿驊起夜的時候,有點不放心,去看了看主臥的紀禦霆。

他打著哈欠,睡眼稀鬆的揉了揉眼,憑藉窗外依稀的月色,看到主臥房間裡的大床上,並冇有人。

“紀禦霆?”

他瞌睡瞬間醒了,打開臥室頂燈,發現紀禦霆就坐在陽台上,穿著薄薄的睡衣,背影一動不動。

“艸!大晚上的,你不睡覺,跑到陽台上看月亮?”

關鍵這大冬天的,連月亮都冇有,何況他也看不見!

鹿驊壓抑著怒氣,立刻拿了衣帽架上毛絨絨的厚睡袍,走過去給他搭上。

他薄唇都凍得烏紫了,渾身冷得像冰塊一樣,冇有一絲溫度,但那張淡漠的臉,卻像是早已經麻木了。

如果不是因為他時不時還會眨眨眼睛,鹿驊都要懷疑這人是不是已經冇了。

越想越心頭堵,鹿驊火氣上來了,都快氣死了!

“紀禦霆,如果能頒獎的話,我一定給你頒一個最能折騰獎!你他嗎簡直就是我的剋星,答應照顧你是我這輩子最後悔的決定!”

紀禦霆那雙失去聚焦的黑眸,認真的凝視著外麵的天。

他無視鹿驊的怒火,修長的指尖伸出陽台外,靜靜感受著,沙啞的嗓音很虛弱。

“外麵是不是,下雪了?”

“?”

鹿驊扶額,心態都快方了,“淩晨三點!你居然有心思擱這兒賞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