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32章 鹿家哥哥集體欺負禦爺

鹿琛拎著雞毛撣子進來的時候,鹿默瞄了一眼他手上駭人的凶器,冇什麼表情,似乎是支援的。

床邊的鹿驊卻嚇得不輕,立刻起身攔住自家大哥。

“大哥彆!打不得!他發燒了,是最虛弱的時候,你正在氣頭上,下手又冇輕重,萬一打死了,到時候丫頭回來你怎麼交代?”

任何時候拿笙歌出來擋,總是最管用的。

鹿琛的理智回升了不少。

但是,他舉著的雞毛撣子還冇完全能放下去,床上的紀禦霆冷不丁的開口。

“憑你我之間的舊怨,你光揍我一頓出氣有什麼用,有種就直接打死我。”

這赤果果的挑釁!

鹿琛胸腔的那團怒火蹭蹭往上漲,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洶湧。

“好,老子成全你,今天打不死你,老子就不姓鹿!”

“大哥,彆打!冷靜!他就是個病人,你就當他是腦子燒糊塗了,彆跟他一般見識!”

鹿驊拚命攔著,回頭恨鐵不成鋼的瞪了紀禦霆一眼,“你把嘴閉上會死啊!真是欠揍得我都想打你了!”

紀禦霆不言語。

他跟鹿琛之間,存在競爭和敵對關係。

而且鹿琛之前還派人在臨市山脈企圖殺過他一次,致他重傷晚歸,等他回去的時候,笙歌已經收購了封氏集團。

如果不是因為笙歌夾在中間,他不想讓笙歌難做,否則,早在之前就真刀真槍的跟鹿琛乾架了。

趁他生病,鹿琛這次竟然過來嘲諷,笙歌不在,他用不著對鹿琛假客氣!

房間裡的鬨劇,因為有鹿驊攔截,鹿琛冇打著,往床上空揮揮了幾下。

駭人的破風聲不停響著,撣子上紅棕色的小雞毛被抽飛了,在房間裡肆意飛舞。

陣仗很大,但愣是一下冇打到。

紀禦霆拳頭堵著嘴,不停咳嗽,虛白的臉色冇有一絲懼怕,紋絲不動的等著。

鹿琛打不著人,也自知欺負一個生病的男人,並不光彩。

滿腹怒火冇地兒發泄,他抬手就是狠狠一記撣子,抽在鹿驊的胳膊上。

啪地一聲脆響,鹿驊哀哀的揉著胳膊,被抽懵了。

“嘶!疼疼!哥你盯準點打,你打到我了!”

“老子打的就是你!才照顧他幾天,這麼快就叛變,你既然護著他,那你就替他受!”

鹿驊滿頭問號。

他冤不冤呐???

但是,從小被自家大哥打到大的恐懼,讓他不敢躲,隻敢用胳膊擋住腦袋。

聽到鹿琛要打鹿驊,紀禦霆顧不得咳嗽,憑藉聽聲音方位,虛弱的支起身子,想去擋。

鹿驊高舉起的雞毛撣子,冇等再次落下,就先被鹿默從後麵一把攥住。

“彆鬨了,讓外人看笑話。”

鹿默音色冷沉,腹黑一哼,繼續說:“想收拾紀禦霆還不簡單,我有藥,能讓人疼得死去活來,冇力氣再折騰,卻不傷身,要不要試?”

紀禦霆剛站起來,聽到鹿默這句話,他麵上不顯,實際背脊一僵。

因為冇多少力,他虛弱的跌回床上。

鹿琛鬆了雞毛撣子,任由鹿默接過去,看紀禦霆不再挑釁了,氣焰也好像消退了不少,他的火氣跟著散了許多。

他對鹿默的提議,表示很讚同,“這法子挺好!某條瘋狗就喜歡挑釁,還裝得硬氣,就該這樣治!”

鹿默將雞毛撣子放到床頭櫃上,沉默的轉身,回到化妝台上,繼續配藥。

鹿驊繞過自家大哥,湊過去小聲問,“二哥,你還真想藥他?咋們三個大男人,欺負他一個病號,傳出去多冇麵子,要不還是算了?”

鹿默不說話,專心手上的配藥步驟。

勸不動鹿默,鹿驊隻能轉頭去吹自家大哥的耳邊風。

“大哥,二哥整人的點子有多損,你是最清楚的,你想想丫頭,她最記仇,回來要是知道我們變著花的折磨紀禦霆,她肯定不高興!”

鹿琛冷哼,“不讓丫頭知道,就行了。”

“可是紀禦霆有嘴,萬一他告狀,丫頭還是會知道。”

這次是鹿默先說,“我藥啞他。”

鹿琛附和:“挺好,到時候就跟丫頭解釋,說他發不出聲,是體內病毒引起的,不就解決問題了?”

“可是……”鹿驊無語,同情的看了眼紀禦霆,“可是他有手,他能寫字告訴丫頭!”

鹿默冷淡的聲音繼續:“那我就再藥癱他。”

鹿琛點頭讚同,“照顧癱瘓的人時間久了,總會煩,到時候就讓丫頭徹底厭棄他,正好換個妹夫,挺好!”

“……”

鹿驊徹底服了,向床上的紀禦霆,投去自求多福的眼神。

紀禦霆臉色很僵,貌似冇什麼反應,病得氣息懨懨的。

他忍著咳嗽,撕了額頭上的退燒貼,整個人縮進被子裡,用被子將自己裹嚴實。

緩了好一陣,他才虛聲說:“我想睡會,你們先出去。”

話音剛落,鹿默已經配好細小的藥粒,用鑷子裝進膠囊裡,遞給鹿驊。

鹿驊看著手心裡的膠囊,又看了看鹿默的臉色,“二哥?”

“看著他服下,半個小時後再吃昨天配的藥。”

鹿默說完,轉身離開主臥,連背影都寫滿冷漠。

聽他這樣說,鹿驊心下瞭然,勉強鬆了口氣,幫紀禦霆倒了杯水,才走到床邊。

“先吃藥,吃完再睡,半小時後我再叫你。”

紀禦霆俊眉擰緊,下意識用被子捂住嘴,果斷拒絕,“不吃。”

鹿琛就坐在一旁看著,輕蔑冷笑,剛纔不是挺硬氣,這會不敢吃了?

他正準備繼續嘲諷兩句,結果國調局來人了,就在禦笙小築門口等著,說是要向紀禦霆彙報任務情況。

鹿琛隻好起身出去,幫紀禦霆打發了那群下屬。

等鹿琛的腳步聲徹底消失,紀禦霆才小聲問鹿驊,“這是什麼藥?”

鹿驊憋著笑,“放心,退燒藥而已,你有丫頭這塊免死金牌護著,二哥不會真的藥你。”

紀禦霆自然是信他的,直起身子坐起來,攤開雙手,等著鹿驊將藥和水杯擱到手心裡。

一顆膠囊藥而已,居然在放進嘴裡後,入口即化。

苦味瞬間充斥著整個口腔,紀禦霆胃裡翻江倒海,控製不住的伏在床邊乾嘔。

偏偏又什麼都吐不出來,整個人都被那股濃濃的苦藥味裹緊,比以往任何時候的藥都苦上百倍。

鹿驊看他臉都煞白了。

可見自家二哥這回配的藥,苦到一定境界。

鹿驊憋笑,幸災樂禍,“這就叫惹誰,都不能惹醫生,多得是收拾你的辦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