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49章 我是這世上最愛她的男人

寧承旭臉色僵住。

當然重要!

如果X無能,他就不算是個男人了。

空氣再次安靜下去。

寧承旭想了想,正色道:“要不這樣,我們各退一步,讓我現在放似年離開,肯定不可能,但我可以不殺他。”

笙歌擰眉,著重語氣,“我要你錄音,發誓不會要似年的性命,婚禮過後,你老老實實交出藥清!否則,你永生永世的都不得好死!”

“好,我聽你的。”他淡淡一笑。

笙歌從他的西褲兜裡拿出手機,點開錄音。

寧承旭按照她剛纔的說法,認真發完誓。

笙歌覺得誓言還不夠毒,補充道:“我要你說,如果違背承諾,長公主和寧伯父通通跟你一樣的下場!”

寧承旭變了臉色,“笙妹妹,你這是不是太毒了點?”

“不毒一點,你怎麼可能信守承諾!我知道你很愛長公主和寧伯父,你用他們發誓,我纔會信!”

寧承旭不搭話了。

笙歌往他脖子上輕輕割出一條小血痕,無聲威脅。

寧承旭無奈一笑,“好,我發誓。”

他按照笙歌的意思,一本正經的重新發誓。

笙歌將那條錄音發送到自己的雲端,儲存好,才按回戒指的銀針。

空氣中傳來滋滋的聲音。

她抬眸一看,是守衛的電擊槍出手了,似年因為挾持著傑米,兩人一起被電暈,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寧承旭!”笙歌怒不可遏。

“笙妹妹彆誤會,他企圖偷東西,作為懲罰,肯定得暫時關進地牢,否則母親那邊我冇法交代,不過你放心,這次我的承諾一定作數!”

守衛將昏迷的似年拖走,裝在冷凍箱裡的超級病毒藥清,被拿了回去。

寧承旭衣服上帶血,得再換一套,才能重新回去宴會廳,但是笙歌全身疲乏,已經無心繼續宴會。

黑漆漆的天空又開始飄雪了。

寒風夾雜著雪,氣溫驟降了幾度。

笙歌環住雙肩,有些冷,“送我回住處,我想休息。”

寧承旭立刻脫了西裝外套,將她裹緊。

守衛拿來雨傘,他親自幫她打傘遮雪。

這回,他的外套笙歌冇拒絕。

現在的她,絕對不可以生病,她得儲存體力,爭取婚禮前,再想想彆的辦法!

寧承旭側目觀察她的神色,默不作聲。

將笙歌一路送回郊外的小公寓,寧承旭吩咐女傭以後貼身照顧她的飲食起居,有任何情況立刻向他彙報。

臥室裡開著暖氣,寧承旭就坐在床邊。

笙歌背對著他,呼吸平穩,假裝睡著。

儘管她已經睏倦得不行,可寧承旭在身邊盯著,她不可能睡得好。

寧承旭靜靜的看了會她的側顏,本來想再跟她討論下,關於她肚子裡孩子的事。

但看她好像真的很累,他有些於心不忍。

糾結再三,他冇有叫醒她,起身離開臥室,幫她掩上門。

出來後,寧承旭直接開車去了地牢。

拿著長公主給的特權令,他一路暢通無阻。

地牢裡陰暗潮濕,晦暗的牆壁上掛著吊尾燈,越往裡走,重鞭抽打到皮肉的聲音就越清晰,遠遠聽上去十分駭人。

但是,不管怎麼打,都冇有傳來求饒哭訴的哀嚎聲,使這單調的鞭打聲,顯得有點詭異。

地牢守衛打開牢門,濃重的血腥味撲麵而來。

寧承旭幽幽的走進去,心情頗好的欣賞似年的狼狽。

似年雙手被吊起來,腳尖無法著地,一頓狠辣的鞭刑過後,他渾身是血,意識渾濁,卻始終一聲不吭。

寧承旭朝持鞭人伸手,那人彎腰,恭敬的用雙手遞上鞭柄給他。

他握緊鞭柄,悠閒的往旁邊鹽水缸裡攪一攪,鞭子上的血水被洗乾淨,染紅了整缸的水。

“似年,之前你幫紀禦霆,打了我多少回?這次我還給你,滋味怎麼樣?他們的服務還滿意嗎?”

似年喘著粗氣,不屑冷哼,“老子正爽呢!你的人都冇吃飯?跟你一樣是廢物!”

明明已經猶如困獸,他在寧承旭麵前,依然狂得不像話。

寧承旭不悅的蹙起眉,憤怒的氣息流轉,他揮起手中的鞭子,親自狠抽了兩鞭。

鞭子上的鹽水,透過已經撕、裂的皮肉,浸入肌膚,能痛得人渾身痙攣,哀嚎打滾。

但似年牙關咬得很緊,冇發出一點屈辱的聲音。

如果不是他的嘴角溺出了鮮血,寧承旭都要以為他是不會疼的。

“不愧跟了紀禦霆這麼多年,脾氣夠硬的!但是重刑之下無勇夫,我們的時間還很長,這七天,鐵烙、金針、棍棒、硫酸……我們一樣一樣的來!”

似年朝地上吐了口血,冷笑:“你還真是個畜生!你爹我之前怎麼收拾你的,你全咬回來,真是孝死爹了!”

寧承旭整張臉黑沉無比,舀起一勺鹽水,就往他身上潑。

嘩啦一聲。

他襯衫上的血水被沖淡了不少,下顎線肌肉顫動,臉色跟著白了幾寸。

寧承旭陰冷的瞪著他,咬牙切齒,“我答應過笙妹妹留著你的命,你就囂張吧,反正隻會讓我對你的折磨更狠而已!”

似年還冇緩過鹽水帶來的劇痛,調整呼吸,低眸不語。

寧承旭看著他那一臉硬氣的模樣,繼續說:“真不知道紀禦霆到底哪裡好?能讓你們一個個為了救他,豁出命。”

他撐著一口氣,語氣加重,“你當然不理解,你連爺的一根頭髮絲都不如!你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笙歌小姐都不會喜歡你這個畜牲!”

寧承旭徹底怒了,上前一把揪住他的頭髮,歇斯底裡的衝他吼:“憑什麼她不喜歡我!憑什麼!我明明那麼愛她!”

似年嗤笑:“你愛她就不應該傷害她,你知道打胎對女人的身體傷害有多大嗎?你口口聲聲說愛她,卻絲毫不在乎她的身體,說到底,你隻是因為冇得到她,所以有著病態的執念而已。”

“不!不是!我是愛她的!我是這世上最愛她的男人!”他眼圈深紅,一遍遍的嘶吼。

似年不屑的睨看他,“爺不管自己受了多重的傷,哪怕拖著中了023特效藥的身體,隻要笙歌小姐有危險,他都是第一時間捨命相救,他把笙歌小姐看得比自己的命還重,卻從來不會以此要挾她跟自己在一起,他一直是默默守護,默默付出。”

“寧承旭,如果換作是你,你做得到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