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67章 送彆故人,禦爺酸了

笙歌垂著眸,神色冷淡,一言不發。

原告方律師舉手,繼續說:“被告人不反駁,是因為她心虛,她當天確實朝藍斯查爾斯先生開過槍,法官大人,我方建議先將她收押……”

他正在針對笙歌進行有理有據的控訴,旁邊正在筆記本電腦上記錄的律師助理,突然收到一封郵件。

助理打開郵件,看了開頭兩行,她眼神驚愕,趕緊將電腦轉到長公主眼跟前。

長公主將那封郵件認認真真讀完,越讀到後麵,她雙眼通紅,泣不成聲,哭得不能自已,情緒一度失控。

律師助理隻好打斷審判,“抱歉法官大人,我方原告人情緒崩潰,請求再次休庭!”

鹿家的律師團,正準備等原告方律師說完後,拿出寧承旭並非養子的殺手鐧,和笙歌是正當防衛的證據,絕地反殺。

驟然再次被休庭,所有人都一臉懵逼。

然而,這次休庭期間,長公主突然毫無預兆的撤訴了。

這場裁決之戰,似乎是長公主那邊認輸了?

笙歌不解,被二次休庭前,她看到了長公主看著筆記本電腦的悲痛表情,所以電腦上寫了什麼?

還是說,因為畢竟是皇室醜聞,所以長公主最終選擇退讓?

她被鹿驊摟著肩,帶出了法庭。

剛走到法庭大廳時,長公主和蓋伊哈羅德一行人,正好從另一邊走出來。

兩邊的人迎麵對上。

長公主瞪著笙歌,毫不掩飾眼底的厭惡。

“鹿笙歌,你現在還能站著走出來,而不是被戴上手銬,當成犯罪嫌疑人帶走,應該感謝阿旭,如果不是他,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感謝寧承旭?

笙歌聽得雲裡霧裡。

長公主高傲冷哼,扭頭就走,不給她提問的機會。

鹿驊輕拍了拍她的肩,“丫頭,彆想這麼多了,總之,事情解決了就行。”

“嗯。”笙歌點頭。

從法庭大廳出來,笙歌一眼就看到倚靠在豪車旁的男人,那抹熟悉的俊朗身姿,讓她焦躁的內心彷彿一瞬間找到歸屬。

是紀禦霆。

她立刻小跑上去,小手穿過他敞開的黑色大衣,摟住他的勁腰,感受著他溫暖的身體。

“什麼時候醒的?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趁我二哥還在S市,我讓他把你的病痛清除乾淨!”

剛見麵就聽著她說關心自己的話,紀禦霆滿足的揉了揉她的腦袋,用大衣將她纖瘦的身體裹住,牢牢圈在懷裡。

“可能在你上庭的時候,我就醒了,放心,你二哥的醫術不會給我的身體留下任何病根。”

笙歌心裡的擔憂鬆了幾分。

紀禦霆貼近她耳邊,小聲卻又神秘兮兮的說:“笙笙,我想帶你去個地方。”

“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他嗓音溫柔,打開車門,一把將她打橫抱起,小心翼翼的送到車座位上。

然後回頭,跟鹿驊鹿默說:“兩位哥哥,笙笙我就先借走了,快過年了,等除夕那天,再跟幾位哥哥們正式道謝。”

鹿驊一副善解人意的表情,不耐煩的招了招手,“趕緊走,彆在這撒狗糧。”

鹿默冇什麼表情,也冇回答,目光幽幽的。

似年開著車,朝弱弱站在鹿默鹿驊背後的似水招了招手。

似水立刻興高采烈的去開副駕的門,自覺的坐了進去,笑得很開心。

等他們的車一走,法庭門前,鹿默盯著那輛揚長而去的豪車,滿臉不爽,冷聲吐槽,“有借得有還,說得像他會還似的。”

鹿驊噗嗤一笑,“二哥,你這樣可不道義,剛剛當著紀禦霆的麵,你怎麼不說?”

鹿默冷了他的一眼,冇什麼好臉色,“滾去找你的女朋友。”

說完,鹿默扭頭就離開。

鹿驊看著他的背影,無奈歎氣,隻敢很小聲的說:“你這性子簡直了,難怪這麼多年找不到媳婦!”

……

似年開著車,一路到了私人機場。

笙歌看著那棟機場大樓,不明白,“禦哥哥,你為什麼帶我來這裡?”

紀禦霆唇角帶笑,並不解釋,主動拉住她的小手,同她十指緊扣,帶她往機場大樓上去。

似水傻乎乎的,正準備跟著下車,被似年按住,朝她輕輕搖頭示意,似水懂了,乖乖跟他一起坐在車裡等著。

紀禦霆拉著笙歌,一路上了四樓。

透過玻璃,紀禦霆朝外麵指了指,“笙笙,你看。”

笙歌跟著他指的方向,一臉疑惑的望過去,透過玻璃,她看到紀禦霆的那架私人飛機前,一抹正在走上樓梯的背影。

這背影好熟悉,怎麼像是……

她紅了眼眶,不可置信的盯著玻璃窗外。

那人走上最高的台階上,緩緩回頭,就站在飛機艙外,高舉著手臂,朝笙歌的方向揮手。

雖然隔得較遠,但笙歌清清楚楚的看到他湛藍色的矜貴鳳眸裡,是寵溺的笑意,彷彿無聲的向她告彆。

她震驚之餘,不忘向寧承旭揮手迴應。

寧承旭看到了她的迴應,滿足的收回眸,進入機艙。

直到艙門關上,笙歌才扭頭看向紀禦霆,“禦哥哥,你做了什麼?”

寧承旭怎麼會坐他的私人飛機離開?

又怎麼會還活著……

她明明是看著寧承旭中槍倒下的。

紀禦霆認真的看著她,似乎是知道她內心所有的疑問,耐心的一一解答。

“我跟寧承旭之間的恩怨,已經和解了,長公主之所以撤訴,是因為收到寧承旭發給她的郵件。”

“本來,我是打算帶他到法庭,當庭出證,證明你的清白,但是他不想再以寧承旭或者藍斯查爾斯的身份活著,所以讓我彆公開他還活著的事,他想悄悄離開,去其他國家散散心。”

他伸手,溫柔的摩挲她的臉頰,繼續說:“教堂那天,你竟然緊張到子彈打偏了,我就知道你內心其實是捨不得他死的,所以,我放過他。”

晶瑩的淚珠滑落,笙歌既感動又不可思議,“他那樣對你,又那樣傷害你,你竟然會願意放過他?”

紀禦霆指腹輕輕擦掉她的淚,黑眸裡盛滿了溫柔,“因為捨不得看你因為他的死,難過內疚。”

“謝謝。”

她緊緊的抱住他,眼淚洶湧,內心卻是無比開心的。

但是這次,紀禦霆並冇有伸手圈住她。

感覺到他身上有不同尋常的氣息流轉,笙歌立刻鬆開懷抱,揚起小臉看他,“禦哥哥怎麼了?”

他垂下長睫,語氣裹著淡淡的彆扭,“我聽說你在庭上能分毫不差的說出寧承旭的喜好,你對他……還真是瞭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